彭博專欄:做空中國恆大再度成了時尚

·4 分鐘文章

【彭博】-- 想想這位基金經理的進退兩難境地吧。要是她管理的資產只有2億到3億美元,那麼就連這間豪華的辦公室和賴以維持基金運營的六七位分析師她都幾乎租不起、用不起。所以她才努力打拼創建良好業績紀錄並在此基礎上啟動了管理資產規模約在20億到30億美元的基金。但是在這樣的資產規模下,她又會遇到一系列其他的問題,有時必須得做空股票以平衡她的超多頭寸,進而使其投資組合顯得依然保持市場中性(畢竟她所運營的是一只對沖基金)。但是她又如何砲制出一個良好的多空組合,在讓投資者感到安心的同時又保持一定的優勢呢?

在她的投資者眼中,找到一個令人信服的空頭標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在一個不斷上漲的市場中,可以心安理得做空的公司寥寥無幾。有哪家公司可以篤定做空呢?比如說,如果她挑中了馬雲的阿里巴巴,那麼投資期限通常長達10年左右的捐贈基金客戶可能會說,反托辣斯監管靴子已經落地,該公司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其他的中國科技巨頭,諸如騰訊和美團,也都躋身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頂級持股之列。最好不要跟被動基金的資金流向對著干。

然而就在中國開始打擊過度舉債之際,有了債務負擔最重的中國地產開發商中國恆大集團。這家公司的億萬富豪創始人許家印努力想把所有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到。在該公司6月初舉行的戰略合作伙伴年度大會上,背景幕布用了像國旗一樣的紅底黃字,被賦予了一絲愛國情懷。許家印承諾,公司將儘一切努力使自己到本月底達到所謂「三條紅線」中的至少一項指標要求。為此他一直在回購本公司股票,儘管其價格已經跌到了抗疫封鎖時期的低點。

但那一切都是徒勞。儘管許家印百般努力,若按做空量計算,中國恆大依然躋身香港交易所最不受待見的股票之列。多年來,對沖基金一次又一次地大規模做空該股。對於我們的對沖基金經理來說,在向客戶解釋她的做空策略時,這是一個可以信手拈來的敘事方式。

即便是想反駁,許家印所作所為也是事與願違。在6月份的一次會議上,他把他的商界大亨聚到一起以顯示他仍有實力強大的盟友為他的商業帝國提供支持。但那最終只是讓人看明他的投資者基礎有多麼狹窄。從債券到股票發行,從電動車到地產管理企業,中國恆大的融資所依賴的只是寥寥可數的幾位富豪,要是有一天其中的一位決定退出呢?

周三,曾在去年秋天幫助許家印躲過資金荒的蘇寧電器集團自己也陷入了困境。據Debtwire報導,蘇寧在最後一刻提出將29億元人民幣票面利率7.3%的私募債券的兌付日延長兩年。與此同時,在深圳上市的蘇寧易購在一份披露文件中稱,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凍結了該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張近東持有的5.4億股股份,價值約30億元人民幣(4.72億美元),凍結期3年。張近東也是許家印的朋友。在自己面臨巨大流動性壓力時,患難朋友想成真朋友也難。

所有這一切也都是對沖基金經理何以會進退兩難的答案之一。

(Shuli Ren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Evergrande Shorts Are Back in Fashion: Shuli Ren

(新增後三段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