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對於香港 阿里巴巴看起來更像是一頭特洛伊木馬

·5 分鐘文章

【彭博】-- 阿里巴巴集團在2013年放棄香港、選擇在美國上市時,並沒有掩飾自己的沮喪之情。

「我想問的是:香港資本市場的監管,是被急速變化的世界拋在身後,還是應該為香港資本市場的未來做出改變,迅速創新?!」聯合創始人蔡崇信當時在批評港交所拒絕阿里巴巴治理結構的博客文章中寫道。八年過去了,這些話被證實了是有先見之明的。歷史站在了蔡崇信那邊,香港市場也因此發生了變化。然而,爭議不會消失:結果表明,股東保護在未來會減弱。

阿里巴巴最終還是於2019年在香港發售了股票,通過規則修訂之後、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的首宗第二上市,籌集了約130億美元資金。在那之前,針對加權投票權、雙重股權等曾被視為對股東構成了不可接受風險的結構,監管機構放鬆了立場。閘門從此打開。自打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以來,香港前十大首次公開募股(IPO)裡逾半數都來自尋求「回歸」的其他海外上市中國科技公司。

光這個可能還不足以說明該群體的重要性。還有兩筆此類交易來自在美國上市的京東的子公司。京東是阿里巴巴的競爭對手,並已於去年6月通過自己的第二上市籌集了46億美元資金。雖然網易、百度和嗶哩嗶哩等巨鯨已經在香港完成發售,但還有幾十個公司可能跟進。這是一個利潤豐厚的潛在未來業務池。

這也解釋了為何香港交易所正在採取進一步的行動為第二上市申請人鋪平道路。該交易所提議改革針對海外發行人的上市制度,以一套適用於所有發行人的「核心水平」取代一大堆零散的監管規定。香港交易所表示,目前的規定可能「對潛在申請人造成過度負擔、削弱對他們的吸引力」,其建議代表著「確保有提供適當保障」的最佳發展方向。

一些投資者並未被說服。總部位於香港的亞洲公司治理協會(ACGA)稱,核心水平在某些領域設置的門檻低於香港公司法,代表著對股東保護的減弱;該協會由管理著超過40萬億美元資產的機構投資者資助。「這將加劇監管上的分歧——不同類別的發行人遵守不同的規則,」秘書長Jamie Allen和研究主管Jane Moir在ACGA對港交所諮詢文件的回應中稱。「龐大且在市場中有影響力、而遵循的治理標準遠弱於第一上市發行人的第二上市公司越來越多。」

該協會的反對項目清單很長。第二上市公司豁免於嚴格遵守香港的公司收購守則和應通報及關聯交易規定、提交ESG報告和遵守企業治理標準。這些建議將使股東更難召開股東大會(根據香港《公司條例》,股東投票權的要求是10%而不是5%)。依賴上市規則而不是要求公司修改章程,將使股東更難採取法律行動並質疑公司不當行為。

一個關鍵問題是,香港交易所的建議讓公司能夠進行雙重第一上市,同時又保留加權投票權和可變利益實體架構。可變利益實體(VIE)幾乎是所有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在海外上市都會所使用的一種方法,而且在中國內地的合法性存疑。如果這些公司從其他市場退市,那麼在香港的股票就可能成為第一上市。這不只是一個學術性問題,鑒於近期美國對中國發行人充滿敵意: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個月確認了應川普行政命令要求,讓中國移動、中國聯通(香港)和中國電信退市的決定。

8年前,阿里巴巴的蔡崇信正確預見了全球改革之風。市場日益遠離具有數百年歷史的一股一票原則。回過頭去,原因一目了然。在這個成長稀缺的世界裡,能提供成長的公司就是王者,處於發號施令的地位。美國的圖片共享應用程序Snap更是把這一概念展現得淋灕儘致:在IPO中向投資者提供零投票權。自2017年開始交易以來,其股價已上漲逾兩倍。

但香港等市場在這類創新上需要謹慎。美國擁有著與其截然不同的結構,股東保護更依賴法律制度。正如香港交易所在其諮詢文件中指出的那樣,集體訴訟可以讓股東尋求對公司不當行為的補償,並作為對不當行為的有力威懾。香港則嚴重更為依賴監管機構作為看門人,這也是他們曾經反對接受加權投票權架構公司的原因之一。

這類發行人本應與市場其他部分隔離開來。現在阿里巴巴是恒生指數成份股,權重排第五位。隨著港交所考慮修改規則、便利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2019年阿里巴巴的香港IPO看起來更像一頭特洛伊木馬,而不是一道柵欄。

原文標題Was Alibaba a Trojan Horse for Hong Kong?: Matthew Brooker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