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收息股的最危險之處

Motley Fool Staff
Risks of REITs to be aware of

很多投資者,特別是那些即將退休的投資者,都被收息股所吸引。對很多人來說,無論市況如何,股息均能提供穩定的收入流,而且有望不斷增長。

或者很多人是這想認為。

當然,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後,很多旅遊和休閒、航空、石油及天然氣公司均削減派息。即使是強大的迪士尼(NYSE:DIS)亦暫停下一次的半年度派息。該公司可以作出更多舉措。

然而,我所說的危險與冠狀病毒無關。一旦病毒消退,不論行業、債務水平或派息率如何,收息投資者亦應該意識到適用於所有收息股的巨大風險。

不要盲目

公司達到一定規模後,通常會開始派付股息。 此一般發生在公司取得一定成功之後。隨著好景持續及公司發展,公司通常會對每年提高股息感到壓力。如果他們不這樣做,投資者的不滿情緒可能會增加。管理層不喜歡讓投資者失望,而很多公司亦宣佈其股息為不可或缺。尤其是當一家企業成為股息貴族,即一家至少連續25年提高股息的公司。一旦成為股息貴族,便很難降低身價!

然而,可能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股息(即企業的現金流出)成為一種負擔,而並非紅利。儘管任何一次派息均不太可能改變公司的發展軌跡,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高額且不斷增長的股息可能會導致企業對其業務投資不足。

最壞的情況是,投資不足可能會令看似「安全」的公司容易受到顛覆影響。顛覆通常來自新興、渴望成長的公司,該等公司沒有股息負擔,並旨在以一種新及更好的方式重塑行業。

顛覆性公司傾向將所有利潤─甚至更多─再投資到業務中。如果成功的話,顛覆性的成長型公司可以成為長期的大贏家,以至於他們的回報足以彌補股息的不足,且有時數額驚人。

不相信我嗎?看看以下幾個例子。

Netflix擾亂了大媒體

曾幾何時,大媒體股是全球最好、最令人垂涎的公司之一。該等有線電視及廣播公司從發行商獲得合作收益,並從希望接觸到廣大觀眾的大型公司獲得廣告收益。此導致1990年代及2000年代初期出現大幅增長,且利潤和股息豐厚。

其後出現了Netflix (NASDAQ:NFLX),該公司以低廉的月費推出頂級無廣告互聯網串流媒體服務,擾亂了整個媒體格局。儘管很多傳統媒體公司的利潤不斷增長,並經常支付股息,但Netflix卻將其所有收入重新投資於製作越來越多的內容。事實上,Netflix不僅花費了全部收入,而且還花了更多的錢,承擔增加的債務,以為原創內容提供資金,同時還向合作夥伴支付高昂的授權費。

傳統媒體不願打亂自己的高利潤業務,此讓Netflix獲得了一個巨大優勢。現在,其他人要趕上來可能已經為時已晚。

結果怎樣?大多數傳統媒體公司的股價均大幅下跌,而其他公司則與大型有線或電訊公司合併,基本上是在情況惡化之前「出售」。與此同時,Netflix的股票亦繼續擊敗競爭對手。

T-Mobile擾亂了大型電訊公司

同樣的故事亦在電訊領域上演。多年來,Verizon (NYSE:VZ)和AT&T (NYSE:T)這「兩大」電訊網絡與美國兩大領先流動網絡享有有效的雙頭壟斷地位。高且不斷上升的股息亦令其成為退休人士及其他收息投資者非常受歡迎的避險選擇。

之後出現T-Mobile USA (NASDAQ:TMUS),此為由Deutsche Telekom (OTC:DTEGY)控股的美國電訊公司。在2013年與規模較小的營運商MetroPCS合併後,T-Mobile在行政總裁John Legere的帶領下,進行了重大的品牌重塑活動,作為「非營運商」。T-Mobile在客戶體驗上投入大量資金,提供可負擔的計劃,並消除了一般行業難題,例如年度合約、超額收費及隱性稅費。

與此同時,T-Mobile繼續對其網絡進行大量投資,從不派息,從而使其質量越來越接近大型企業。如今,T-Mobile終於能夠與排名第四的營運商Sprint合併,合併後的公司實際上有機會在爭奪卓越的5G網絡中超越兩位領先者。

在剛發表財務報告的季度中,除收入增長5%外,T-Mobile的市場份額繼續增加,後付費淨增加數目為777,000個及品牌後付費收入增長為7%。雖然此並非一個很高的指標,但代表了該季度整個行業的增長約70%,亦是T-Mobile連續25個季度在淨增加數目增長方面領先同儕。

儘管您可在過去五年享受AT&T和Verizon的股息,但T-Mobile的顛覆帶來更大的整體收益。

亞馬遜擾亂了…所有人

最後,或許是世界上最具顛覆性的股票─亞馬遜 (NASDAQ:AMZN),該股票已經擾亂了並非一個而是兩個大型獲利行業。首先是傳統的實體零售,尤其是購物中心零售,過去曾享有豐厚的利潤率、高額股息及回購。

然而,亞馬遜引領電子商務行業建立了一流的網上體驗,其中包括大量的庫存選擇及快速的發貨時間。這一切均是由亞馬遜Prime提供的服務所帶動,Prime為大多數商品提供免費的兩天送貨服務,並收取年度訂閱費,從而將客戶「鎖定」在其生態系統中。

當然,提供低價格和高客戶滿意度會花費很多錢,而且亞馬遜從未派付過股息。事實上,自亞馬遜成立以來,大部分時間要麼收支平衡,要麼虧損。然而,這並沒有阻止亞馬遜的股價繼續攀升,因為該公司所得的收入及市場份額不斷增加:

但亞馬遜並不滿足於只打亂零售業。或許更重要的是亞馬遜對企業技術領域的顛覆,特別是通過發明雲端運算概念。雖然高接觸諮詢和內部科技管理令傳統的企業資訊科技服務成為一項非常有利可圖的業務,但公共雲令企業能夠更靈活、更實惠,並可按需使用最新技術。這令很多曾經「統治」企業資訊科技並派發高股息的大型資訊科技公司失去市場份額,如IBM (NYSE:IBM)、Oracle (NYSE:ORCL)及Cisco (NASDAQ:CSCO)。

對於那些說顛覆性業務永遠不會獲利的人來說,Amazon Web Services雲端運算部剛公佈上季度的增長率為33%,經營利潤率超過30%,證明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即使是顛覆性業務亦可獲利。

甚至巴郡亦試圖干擾公用事業

華倫・巴菲特的長期支持者知道,他的企業集團巴郡(NYSE:BRK.A) (NYSE:BRK.B)從未派息。雖然主要原因是為了給巴菲特和他的合夥人盡可能多的資本,以在市場上進行有利可圖的投資,但由於並無派付股息,巴郡的全資附屬公司亦可在不受資本限制下,盡可能地投資。

巴郡能源(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公司是巴郡於1999年收購中美能源(MidAmerican Energy)時成立的附屬公司。在巴郡的領導下,中美能源已經發展為行業領導者,一般比競爭對手提供更好的服務及更低的價格。事實上,在去年致股東的年度信函中,巴菲特告訴股東,由於過去在風能領域的巨額投資,巴郡的愛荷華公用事業公司的電價比主要競爭對手低驚人的70%!

在今年的年會上,巴菲特和可能的繼任人格雷格•阿貝爾(Greg Abel) 概述了未來幾年巴郡能源另一個1,000億美元的投資機會,原因為美國需要更新能源基礎設施,對此,巴菲特補充說(筆者加上重點):

[我們]在能源行業比任何人都具有優勢,只是因為我們沒有派息要求。我們過去20年保留了280億美元的盈利。如果您經營一家普通上市公司,便做不到。 我們的胃納很大,且這個國家有此需要;世界有此需要。 

不要忽視收息股,但要確保該等股票受到保護

如這些例子所示,沒有股息負擔的顛覆性競爭對手可以犧牲現有的派息公司,以為股東帶來非常豐厚的收益。現在回想起來,之前買入這些顛覆性公司,然後或許每年賣出一些股票,而並不依靠定期派息可能更好。所以這是另一種可以考慮作為替代股息策略的方法。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您應該完全忽略股息。畢竟,巴菲特本人亦持有大量收息股。然而,如果您因收取股息而持有一隻股票,您便需要問,該企業是否存在潛在的顛覆性威脅,以及該企業是否正在進行一切其增長和適應改變所需的投資。

重點是,股息及股息增長無法勝過優越的業務策略及較佳的客戶體驗。因此,收息投資者,請確保您投資組合中的公司能提供這些要素,不管他們會否派息!

【延伸閱讀】業績期將血流成河 巴菲特教您如何度過

【延伸閱讀】爲何巴菲特和芒格可能不會在這場「疫市」中變得貪婪?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