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38 分鐘
  • 恒指

    18,434.03
    +3.64 (+0.02%)
     
  • 國指

    6,589.41
    +1.64 (+0.02%)
     
  • 上證綜指

    3,014.62
    -3.43 (-0.11%)
     
  • 滬深300

    3,517.54
    -11.21 (-0.32%)
     
  • 美元

    7.8046
    -0.0016 (-0.0211%)
     
  • 人民幣

    0.9297
    +0.0006 (+0.06%)
     
  • 道指

    38,834.86
    +56.76 (+0.15%)
     
  • 標普 500

    5,487.03
    +13.80 (+0.25%)
     
  • 納指

    17,862.23
    +5.21 (+0.03%)
     
  • 日圓

    0.0491
    -0.0000 (-0.06%)
     
  • 歐元

    8.3835
    -0.0038 (-0.04%)
     
  • 英鎊

    9.9200
    -0.0080 (-0.08%)
     
  • 紐約期油

    81.38
    -0.19 (-0.23%)
     
  • 金價

    2,349.50
    +2.60 (+0.11%)
     
  • Bitcoin

    65,132.26
    -287.32 (-0.44%)
     
  • CMC Crypto 200

    1,383.41
    +45.66 (+3.41%)
     

洪恩以靜制動 應對經濟不確定性

這家兒童教育產品和服務供應商,第二季度營收僅增長4.5%,但得益於研發支出削減,利潤近乎翻倍

重點

  • 洪恩二季度營收增長4.5%,表現平平,但受益於成本控制,力保利潤率,實現利潤的強勁增長

  • 在去年底達到峰值後,該教育公司的遞延收入連續第二個季度下降

陽歌

中國兩年前對教育行業的嚴厲整頓摧毀了整個行業,包括數十億美元計的市值,因為這個行業的很大一部分在短短幾個月里就被抹去。但現在塵埃落定,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那就是剩下的幸存者,是否有可能真的再次得以蓬勃發展?

在這一點上,洪恩教育(IH.US)的最新財報看上去不太令人鼓舞。季報顯示,該公司的業務實際上處於暫停狀態,勉強實現了個位數的收入增長,這對於雜貨店等增長緩慢的行業來說可能還不錯,但從增長的角度來看,實難令人興奮。

洪恩本季度利潤幾乎翻了一番,乍看令人印象深刻。但細看就不難發現,其利潤增長和前幾個季度的三位數增長相比,其實有所放緩。更重要的是,大部分增長都來自該公司削減研發支出而節省的成本。

這種削減現在可能對利潤有利,但同樣,它們並不是一家渴望增長的公司該有的標誌。

洪恩在兩年前的整頓行動中幸存了下來,至少這一點應該受到稱贊。那次整頓行動主要針對的是K12學科類課後輔導服務提供商。由於產品和服務更多聚焦於培養幼兒的創造力和學習技巧,而不是特定的學校科目,洪恩得以幸免。

但在經歷了這次打擊之後,該公司始終未能用2020年IPO前後取得的那種兩位數,甚至三位數的高收入增長來激起投資者的興趣。因此,其股價較IPO價格下跌了約四分之三。這可能比很多破產的教育機構要好,但如此疲軟的增長很難吸引新投資者購買它的股票。

廣告

洪恩較為正面的一個特點就是它的盈利能力,因為它的大多數同行還在虧錢。相比之下,該公司去年扭虧為盈,並在最新報告期內連續第六個季度實現盈利。但其市盈率目前僅為7倍。

其市銷率略好一些,為1.2倍,因為投資者認可該公司至少實現了盈利這一點。相比之下,還處於虧損的網易有道(DAO.US)市盈率僅為0.63倍,不過瞄准成人教育的粉筆(2469.HK)在今年首次實現盈利後,市銷率漲到了3.3倍。

洪恩的股價在上週四公佈業績後的兩個交易日內上漲了5.5%。 但後來又在週一回吐了所有漲幅,這很好地總結了投資者對這家公司,可能也是對當今中國教育行業缺乏興趣這一現實。

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在短期內做出改變,因為目前中國經濟的不確定性導致消費者控制支出。儘管中國家長以捨得在教育上投資而聞名,但在經濟不確定時期,這類支出也是相對容易最先被砍掉的支出之一。

謹慎行事

近來,洪恩似乎也變得更為謹慎,在當前的經濟氣候下,這或許是一個值得稱贊的品質。該公司在二季度將總體運營成本實際削減了7.6%,至1.3億元,其中研發支出削減19%。

與此同時,銷售和營銷支出增長21%,表明該公司仍在為現有產品爭取新客戶。因此,洪恩在二季度的平均月活躍用戶數(MAU)同比增長11.7%,達到 2,030萬,這是其主要業績指標中為數不多的兩位數增長之一。

另一個積極的趨勢來自遞延收入和預付款,在去年底達到峰值後,過去兩個季度一直在降。這一數字在2021年底為3.03億元,但在去年底急劇上升至3.79億元,因為在中國採取嚴格的疫情限制措施期間,消費者難以支付賬單。

但這一數字今年開始下降,到6月底回落至3.26億元。雖然中國取消「清零」政策可能是這種改善背後的主要推動力,但洪恩在當前經濟放緩的環境下變得謹慎起來,也應該是原因之一。

然而,在經濟不確定時期,謹慎是值得稱贊的事情,但它很難讓人感到興奮。洪恩二季度的營收僅增長4.5%,從上年同期的2.31億元增至2.41億元。這一小幅增長,加上對成本的控制,幫助該公司將毛利率維持在相對強勁的70.9%,與上年同期的70.8%大致持平。正如我們之前提到的,該公司的利潤增長了93%,達到4,210萬。

洪恩的財報中另一個略顯積極的因素是現金持有情況,這個數字從去年底的10.5億元小幅升至6月底的11億元。雖然這看起來可能並不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數字,但在目前的環境下,任何增長都表明該公司不會很快面臨現金短缺的問題。

最後,我們還是要回到開頭提出的問題,也就是:洪恩和其他民辦教育公司還能恢復它們之前的高速增長嗎?實話說,中國人一直非常重視教育,幾千年來的傳統現在也很難改變。

這意味著該市場在未來仍有很大的潛力。但首先,中國必須克服當前的經濟放緩,恢復更穩定的增長。而且,未來的打擊行動總是有可能發生的,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仍會是一個主要的風險因素。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