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3 小時 56 分鐘
  • 恒指

    17,977.73
    +679.79 (+3.93%)
     
  • 國指

    6,155.26
    +282.88 (+4.82%)
     
  • 上證綜指

    3,146.51
    +67.96 (+2.21%)
     
  • 滬深300

    3,844.03
    +110.79 (+2.97%)
     
  • 美元

    7.8104
    -0.0031 (-0.04%)
     
  • 人民幣

    0.9189
    -0.0030 (-0.33%)
     
  • 道指

    33,849.46
    -497.57 (-1.45%)
     
  • 標普 500

    3,963.94
    -62.18 (-1.54%)
     
  • 納指

    11,049.50
    -176.86 (-1.58%)
     
  • 日圓

    0.0562
    +0.0002 (+0.30%)
     
  • 歐元

    8.1060
    +0.0266 (+0.33%)
     
  • 英鎊

    9.3740
    +0.0310 (+0.33%)
     
  • 紐約期油

    78.26
    +1.02 (+1.32%)
     
  • 金價

    1,749.00
    +8.70 (+0.50%)
     
  • Bitcoin

    16,322.62
    +129.44 (+0.80%)
     
  • CMC Crypto 200

    384.22
    +3.93 (+1.03%)
     

研發開支遠超收入 商湯盈利之路艱鉅

作為中國「AI四小龍」之一,商湯的研發開支持續增加,離收支平衡之路相當遙遠

重點:

  • 商湯的研發開支連年遞增,今年上半年高達20.4億元,為總收入的144%

  • 兩大核心業務收入下降,而且客戶延遲付款,令公司減值撥備增加逾五成

羅小芹

無止境的研發投入,無否令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0.HK)盈利無期?.

在中國電腦視覺的人工智能(AI)初創企業中,商湯與雲從科技(688327.SH)、曠視科技依圖科技並列「AI四小龍」,當中以商湯居首。公司通過開發AI軟件平台,向政府及企業客戶提供應用於智慧城市、監控及自動駕駛等人工智能即服務(AI-as-a-Service),其中堪稱皇冠上明珠的,是商湯AI旗艦平台SenseCore。

SenseCore是使用海量數據和深度學習,為不同行業提供價格合理的模型,隨着商湯於上海建設的人工智能計算與賦能數據中心(AIDC)今年初投入服務,SenseCore的總運算力大增,足以讓商湯在計算機視覺的超大型賽道上與Alphabet(GOOG.US)及微軟(MSFT.US)等全球科技巨擘一較高下。然而,建立SenseCore平台的投資不菲,未來要看SenseCore能否為公司帶來新商機。

由於研發開支持續高企,商湯截至今年6月底的的中期業績沒有太大改善。期內,該公司虧損32.1億元,雖然表面上較去年同期的虧損額37.1億元低,但非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的經調整虧損為25.64億元,比去年同期的虧損7.03億元擴大265%。商湯解釋,期內虧損增加,主要是研發投入上升、金融資產及合約資產減值,以及外匯虧損所致。

客戶需求轉弱

翻查過去四年半業績,商湯的研發開支逐年遞增,從2018年的8.49億元,上升至去年的36.1億元,今年單是上半年已高達20.4億元,估計全年很大機會突破40億元。

不幸的是,今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反覆,拖累商湯收入按年倒退14.3%至14.15億元,意味期內研發開支比例,竟高達同期收入的144%,遠高於大型AI科企的平均水平。當研發投入持續增加,研發成果卻未能及時轉化為收入,遇上客戶需求因經濟轉差而顯著放緩,對業績自然構成不利影響。

商湯在財報指出,由於中國若干城市的封控措施,令客戶的人工智能支出及相關產品部署延遲,亦拖慢智慧城市項目的建設進度,因此公司把增長焦點轉移,認為智慧生活與智能汽車板塊在下半年將加速實現其潛力。

回顧上半年,商湯的四大業務板塊中,智慧商業收入按年下降12.2%,智慧城市收入更大挫44.8%,成為總收入下挫的元兇。反觀智慧生活與智能汽車收入表現強勁,分別按年大升97.6%與71.1%,但兩者貢獻總收入不足三成,難以扭轉整體收入跌勢。

減值撥備大增

此外,中國多個城市上半年為防疫推行封禁措施,不但智慧城市客戶推遲項目建設進度,智慧商業客戶也延後AI相關支出,由於客戶延遲付款,令商湯6個月至1年、以及1年至2年的應收款合計增加近20億元,公司因此作出15億元減值撥備,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半以上。

慶幸的是,由於公司成功集資上市,截至6月底止的存款、手頭現金、結構性存款及債券等總結餘達195.1億元,中期仍可應付研發及營運所需。

由於商湯被指控涉嫌侵犯人權,一直是美國政府重點「關注」對象。早於2019年10月,商湯旗下附屬公司北京商湯已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去年12月再被美國財政部列入「中國軍工複合體企業」清單,連累商湯將香港上市計劃推倒重來,但最終都能趕及於12月底掛牌,以招股價3.85港元發行15億股,成功籌資約59億港元(48.5億元)。

美國的持續打擊看來沒有停止跡象,上周還禁止英偉達(NVDA.US)和超微半導體(AMD.US)向所有中國客戶出售其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晶片,恐怕令商湯再次遭受打擊。

該公司中期業績未更新美國制裁措施對其業務的影響,但財報披露中國內地及境外收入貢獻的佔比分別為81%和19%,而境外收入佔比較去年全年增加約7.6個百分點,但相信該變動與內地收入基數大減有關,不代表商湯境外業務未受美國制裁所影響。

商湯的股價曾經於1月漲至9.7港元,但走勢每況愈下,至6月29日禁售期屆滿後,股價曾低見2.04港元,比招股價腰斬半,截至上週五收報2.26港元,最新市值約760億港元。

該公司未錄得利潤,最新市銷率(P/S)約4.2倍,比較同屬AI四小龍的雲從科技市銷率10.79倍,估值相對便宜的商湯,正好反映投資者對公司持續投入巨款研發的憂慮。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