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293.38
    +461.05 (+2.59%)
     
  • 國指

    6,532.63
    +160.85 (+2.52%)
     
  • 上證綜指

    2,971.29
    +0.91 (+0.03%)
     
  • 滬深300

    3,472.40
    +4.23 (+0.12%)
     
  • 美元

    7.8073
    +0.0006 (+0.01%)
     
  • 人民幣

    0.9281
    -0.0010 (-0.11%)
     
  • 道指

    40,000.90
    +247.15 (+0.62%)
     
  • 標普 500

    5,615.35
    +30.81 (+0.55%)
     
  • 納指

    18,398.45
    +115.04 (+0.63%)
     
  • 日圓

    0.0492
    +0.0003 (+0.65%)
     
  • 歐元

    8.5131
    +0.0305 (+0.36%)
     
  • 英鎊

    10.1380
    +0.0580 (+0.58%)
     
  • 紐約期油

    82.18
    -0.44 (-0.53%)
     
  • 金價

    2,416.00
    -5.90 (-0.24%)
     
  • Bitcoin

    58,179.94
    +876.49 (+1.53%)
     
  • CMC Crypto 200

    1,214.19
    +15.62 (+1.30%)
     

經濟強勁令「債券之年」憧憬落空 但多頭仍不言輸

【彭博】-- 一些全球最大的資管公司仍堅持它們看漲美債市場的觀點,儘管這類交易看起來風險越來越大。

B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和Vanguard Group Inc.仍堅信固收市場將迎來奪目漲勢,但美國經濟展現出的韌性以及聯儲會有意繼續加息正讓它們的這一立場受到嚴峻考驗。

另外一些市場觀察人士則不那麼確定:摩根大通策略師上周放棄了對5年期美債的做多建議。

如果聯儲會當下已轉向降息,那這的確會是固收市場輝煌的一年,債券將強勁反彈,收復2022年的慘烈失地。

但穩健的就業市場和頑固不退的通膨讓這一憧憬未能實現,導致對貨幣政策放鬆的押注落空。

因而,多數債券基金在2023年只實現了小幅反彈,而且主要是得益於殖利率處於多年高位帶來的收益,為等待經濟滑坡的多頭們爭取到了更多一點時間。

「關於債券之年有過許多討論,但如果現實是票息之年,也不要驚訝,」 Brandywine的投資組合經理Jack McIntyre說。

正如1月時那樣,他協助管理的規模21億美元的Global Opportunities Bond Fund依舊青睞較長期限的美國國債和新興市場債券,如果經濟衰退真會出現,這樣的投資組合勢將取得更佳整體表現。McIntyre承認,如果經濟和通膨再度升溫,這種配置就麻煩了。

風險

而風險也顯而易見,當6月29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就業和經濟成長意外強勁時,短期美債殖利率錄得3月以來最大單日漲幅之一。

廣告

這樣的波動是一些基金經理極力想要避開的。他們滿足於持有大量現金,超安全的美國國庫券殖利率在十多年來首次突破了5%。

但債券多頭還不願認輸。他們表示,這是等待聯儲會加息完全生效的問題。隨著該行最快本月有可能進一步緊縮,市場或再度迎來動盪,就像3月時地區銀行危機推動美債大漲那樣。

Vanguard Asset Management的全球利率主管Roger Hallam稱,「債券回歸的說法仍然成立,它們有誘人的票息,而且固收類產品為投資組合提供了壓艙石,正如你在3月份時看到的那樣,如果形勢變得不妙,債券就會大幅反彈。

「現金收益並不持久,」他說。「一旦宏觀環境發生變化,你就無法鎖定高回報。」

關鍵爭論

變化的時機在目前市場爭論的核心:財政刺激措施和仍然強勁的消費者支出將繼續挑戰當前債券多頭們的共識——面對更高的利率,經濟將會崩潰。

Hallam指出,市場仍預測2024年和25年將出現衰退式降息,這有助於把較長期限美債殖利率維持在4%以下。他說,這一觀點面臨的威脅是住房市場反彈以及經濟能承受得住聯儲會加息。

Columbia Threadneedle的全球固定收益主管Gene Tannuzzo表示,該公司仍維持今年初的策略,超配10年期至30年期美債,安心等待未來幾個月的形勢變化。該公司管理著2,250億美元的債券,大部分是主動型策略。

「我預計2023年餘下時間,聯儲會將再加息兩次,」 Tannuzzo說。「至於2024年,我預計緊縮政策的滯後效應意味著聯儲會將降息。」

最終,債券市場的表現將取決於數據以及聯儲會會把利率維持在5%以上多久。正如Brandywine的McIntyre指出的那樣,對於靜候時機的多頭來說,至少票息收入能讓他們感到些許安慰。

「好消息是,與去年和前十年不同,那時候時間對你是不利的。但今年,債券票息升高讓情況比較有利。」

原文標題Year of the Bond Loses Luster as Robust Growth Imperils Bulls

(新增兩個小標下的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