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3 分鐘
  • 恒指

    19,186.39
    -34.23 (-0.18%)
     
  • 國指

    6,816.76
    -4.21 (-0.06%)
     
  • 上證綜指

    3,158.54
    +0.57 (+0.02%)
     
  • 滬深300

    3,684.45
    +8.29 (+0.23%)
     
  • 美元

    7.8056
    +0.0015 (+0.02%)
     
  • 人民幣

    0.9269
    0.0000 (0.00%)
     
  • 道指

    39,872.99
    +66.22 (+0.17%)
     
  • 標普 500

    5,321.41
    +13.28 (+0.25%)
     
  • 納指

    16,832.62
    +37.75 (+0.22%)
     
  • 日圓

    0.0497
    -0.0001 (-0.12%)
     
  • 歐元

    8.4741
    +0.0039 (+0.05%)
     
  • 英鎊

    9.9450
    +0.0270 (+0.27%)
     
  • 紐約期油

    77.55
    -1.11 (-1.41%)
     
  • 金價

    2,421.00
    -4.90 (-0.20%)
     
  • Bitcoin

    69,673.27
    -1,252.90 (-1.77%)
     
  • CMC Crypto 200

    1,468.53
    -57.89 (-3.79%)
     

美元強勢斷 亞幣望逆轉

不少大行對美元看法轉趨審慎,非美貨幣來年有望扭轉弱勢。
不少大行對美元看法轉趨審慎,非美貨幣來年有望扭轉弱勢。

俄烏戰爭觸發今年外匯市場上演「零和博弈」,亦即美元升、主流非美貨幣跌的情景。由於戰事推高能源等物價,歐美均陷入半世紀以來的高通脹困局,聯儲局不得不加息收緊銀根,首3季資金更一面倒泊入美元避險;此消彼長下,日圓等避險貨幣一律「無運行」,至年底才漸見起色。另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盟,自俄烏開戰以來亦頻頻出招制裁俄羅斯,將俄國主要銀行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訊系統(SWIFT),變相加劇「去美元」進程,當中又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乘勢崛起尤為矚目,來年發展同樣值得市場關注。

美匯年內漲8% 估跌至百關

今年是美元的「超級年」,截至12月23日為止,反映美元兌一籃子貨幣的美匯指數年內累計上升逾8%,是自2015年來最大升幅,且連續第二年做好。美匯指數傲視群雄,背後原因不外乎資金因俄烏戰爭竄入美元避險,疊加聯儲局為壓抑高通脹自3月起重啟加息,累計加足7次,加幅達4.25厘,以利息優勢壓倒其他主要央行,造就美元一枝獨秀。

回顧美匯指數由今年初的96水平起步,9月曾攀升至114.78的廿年高位,及至年底才輾轉回落至104。不過,所謂「針無兩頭利」,美元強勢同時衍生外溢效應,亦即對美國民眾而言,進口商品價格下跌,變相增強其購買力的同時,對一眾新興國家而言卻是無妄之災,皆因以美元計價的商品變得更貴之餘,亦更難償還以美元計價的債務。

展望來年,恒生銀行首席市場策略員溫灼培認為,美匯指數再大幅上升的空間不多,因其已經連升兩年,料指數調整至100大關,亦不排除有炒家看淡跌見96。

大行方面,不少亦對美元看法轉趨審慎。其中,摩根士丹利率先吹奏,估計美元已見頂,料美匯指數將會隨當地通脹放緩向下,明年底在104水平。

人民幣曾破底 後市看高一線

美國連環加息掀起全球金融市場大動盪,就連一向被外界視為新興市場定海神針的人民幣亦不例外,人民幣兌每美元離岸價10月曾跌至7.37的歷史低位,每百港元一度兌近94元人民幣,年內累貶近10%,至於在岸價年內亦跌10%,創1994年以來最大年度跌幅,及至年底重上7算大關。

事實上,人民幣在岸及離岸價年初仍高企6.35及6.36,惟在美元走強下後勁不繼,隨着人民幣匯價9月中旬跌穿7算,中國人民銀行及國家外匯管理局亦隨之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同時有傳國有大型銀行出手拋售美元助捍衞匯價,穩定市場預期。

俄烏戰加快國際化

溫灼培料人民幣後市看高一線,但難升穿6.3關。在俄烏戰爭和中美關係緊張下,以中俄兩國為首的金磚國家亦銳意「去美元化」,改寫美元領導全球的貨幣秩序;事關今年首3季通過CIPS處理的人民幣支付金額達70.63萬億元,按年升21%,被外界視為是取代SWIFT的工具之一,加上沙特油氣將用人民幣結算,加速人民幣國際化。

日圓32年最弱 大行睇升35%

美日貨幣政策分歧,在息差擴闊影響下,日圓兌每美元今年來「一底低過一底」,傳統避險能力失效。

每百日圓曾兌5.1港元

圓匯由年初的115水平拾級而下,先在4月失守「黑田防線」125水平,雖則年中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令外界一度對賭安倍經濟學「蓋棺論定」,殊不知日本央行堅持寬鬆貨幣政策,圓匯應聲跌穿140關,更在10月逼近152的32年低位,亦即每百日圓兌港元低見5.1算。隨後日本多番干預匯市,以及美元高位回落,圓匯在12月才得以回升至132,惟年內累計跌幅仍達15%,是自2013年來最傷。

與此同時,弱日圓引起的問題亦值得關注。隨着圓匯大幅貶值,進口商品成本飆升,推高當地物價,全國通脹已創逾40年新高,可惜民眾工資卻跟不上物價升幅。

另邊廂,市場觀望弱日圓對振興日本經濟的效用有多大。此外,近日日本央行突上調10年期國債孳息率波動區間上限,惹來欲改變極寬鬆幣策的猜測,日圓亦現反彈。

至於後市表現,巴克萊和野村預期,明年圓匯將由現水平上升逾9%,瑞萬通博看法更進取,指未來日圓將較現價升35%。

此外,有「日圓先生」之稱的榊原英資亦改口風,料日央行下月再調高10年期孳息率區間上限,變相進一步加息,料日圓兌每美元將升至120,亦即每百日圓兌6.5港元。

歐元失守一美元成為新常態

全球各國央行與美國聯儲局息差拉闊,固然是非美貨幣匯價年內滑鐵盧的導火線。惟對歐盟而言,俄烏戰爭激化能源危機及區內經濟衰退,才是歐元的致命傷,今年貶值逾6%,亦凸顯歐元在美匯指數佔比逾半的弱點。

回顧歐元兌美元年內跌穿一算的廿年低位,始於7月中旬,而隨着歐元區8月通脹達9.1%的紀錄新高,更加劇外界對歐元「先沽為敬」,低見95.35美仙,是自2002年來最低,當時大家只須要7.48港元便可兌換一歐元,及至11月才重上一算關口。

經濟難翻身拖累

不過,溫灼培續看淡歐元走勢,指長遠兌美元失守一算是新常態,因為歐洲經濟翻身困難,美國通過《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變相挖空當地工業,打擊前景。

英鎊累插10% 難突破10港元

至於與歐元一樣淪為苦命鴛鴦的英鎊,年內走勢亦不遑多讓。受困於英國通脹高企、更換首相,以及蘇格蘭又再醞釀脫英的因素影響,英鎊兌美元由年初的1.35每況愈下,在9月初更跌穿1.14「脫歐價」。

迷你預算案衝擊大

要數年內英鎊最不堪一擊的原因,乃前任首相卓慧思上場後,隨即派出時任財相關浩霆公布大灑金錢的「迷你預算案」,令市場極不受落之餘,連累英鎊兌美元低見1.0384,創1977年新低,每英鎊兌港元亦僅報8.1514。及後卓慧思宣布撤回相關預算案,英鎊匯價才見曙光,兌美元及港元分別重上1.2算及9.4算,全年跌10%。

溫灼培直言,繼續看淡英鎊走勢,估計兌港元難以升穿10算(亦即兌美元難攻破1.3)。

他解釋,英國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已經歷結構性轉變,在金融業加強監管下逐漸失色,加上早年脫歐後遺症接二連三,所以難以看好。

澳元抗跌強 受惠商品出口升

要數強美元下抗跌力較強的貨幣,非澳元及紐元莫屬,兩者年內跌幅僅約8%,事關澳洲央行及新西蘭央行早有先見之明,較聯儲局先行一步啟動加息,加上兩國原材料及農產品資源豐富,得以在強美元升浪下避過一劫。

澳元及紐元今年呈反覆靠穩格局,其中澳元兌美元在4月更一度突破76美仙,只是美匯指數在9月大升之際,澳元稍稍受影響,回落至61美仙附近的兩年半低位,不過,年底澳元重上66美仙。至於澳元兌港元的匯率表現,全年則在4.84至6算徘徊。

紐元方面,兌美元同樣在4月上試70美仙,年內低位則為55.12美仙。至於紐元兌港元,全年高低位分別在5.51及4.32。

紐元勢重上70美仙

獨立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表示,隨着內地鬆綁防疫政策,有助澳元及紐元表現,因為兩國的大宗商品出口可能會提升,所以對兩種貨幣前景看法樂觀。盧楚仁又預期,澳元在明年第一季有望升抵71、73美仙,紐元則重返70美仙。

人民幣年內累貶近一成。
人民幣年內累貶近一成。
市場觀望弱日圓對振興日本經濟的效用有多大。
市場觀望弱日圓對振興日本經濟的效用有多大。
英國早年脫歐後遺症接二連三,令英鎊難以看俏。
英國早年脫歐後遺症接二連三,令英鎊難以看俏。
美匯指數年內走勢
美匯指數年內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