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6,251.84
    +2.87 (+0.02%)
     
  • 國指

    5,749.69
    +5.91 (+0.10%)
     
  • 上證綜指

    3,071.38
    +64.31 (+2.14%)
     
  • 道指

    37,741.04
    -57.93 (-0.15%)
     
  • 標普 500

    5,042.34
    -9.07 (-0.18%)
     
  • 納指

    15,808.85
    -56.40 (-0.36%)
     
  • Vix指數

    17.88
    -0.52 (-2.82%)
     
  • 富時100

    7,860.62
    +40.26 (+0.51%)
     
  • 紐約期油

    84.60
    -0.76 (-0.89%)
     
  • 金價

    2,408.90
    +1.10 (+0.05%)
     
  • 美元

    7.8310
    -0.0002 (-0.00%)
     
  • 人民幣

    0.9239
    +0.0004 (+0.04%)
     
  • 日圓

    0.0504
    0.0000 (0.00%)
     
  • 歐元

    8.3306
    +0.0171 (+0.21%)
     
  • Bitcoin

    60,944.98
    -1,292.33 (-2.08%)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美「非典型」減息周期或令投資者懊惱

【彭博】— 對於聯儲會的利率政策有一種說法:加息時像自動扶梯,降息時像直達電梯。但這一次情況可能正好相反,從而令冀望快速降息的投資者感到沮喪。

2022和2023年,聯儲會以四十年來最快的速度加息,以遏制飆漲的通膨。而眼下,隨著物價壓力的緩和、且經濟仍然強勁,聯儲會官員準備以更慢、且可能更不規律的方式降息。

最近幾天,幾位官員暗示了可能的實際降息路線,大部分官員偏好謹慎、緩慢的方式。聯儲會副主席Philip Jefferson提到上世紀90年代中,當時聯儲會以降息、暫停三次會議、再進一步降息的方式實現了經濟的軟著陸。

「這一次,聯儲會在各個方面都可以保持耐心,」Stifel Financial Corp首席經濟學家Lindsey Piegza表示。「一旦解除緊縮政策的過程啟動,接下來的一段路可能不像市場預期的那樣一致且可預測。聯儲會沒有匆忙放鬆政策的動機。」

本次降息周期的基本面與過去大多情況相比不儘相同。聯儲會一般通過降息來回應衰退,而眼下經濟卻異常堅韌。位於3.7%的失業率基本上與2022年3月聯儲會開始加息時的水平相仿。

這樣的強勁表現,再加上1月份高於預期的通膨,強化了決策者不僅謹慎推行首次降息,也包括後續降息行動的理由。官員們也一再強調,要以新公佈的數據為基礎來做出決定。聯儲會理事Christopher Waller上周表示,應當「耐心、謹慎、有條不紊」。

彭博经济研究认为:

“我们不认为降息一定要在发布经济预期的会议,或者每隔一次会议。取决于经济数据的变化。但我们预计2024年降息125个基点,从5月份开始。”

廣告

—— 首席美国经济学家Anna Wong

「鑒於失業率較低,經濟似乎正在以健康的步調前行,政策理念估計是‘首先,不要構成損害’,」嘉信理財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Kathy Jones表示。「如果經濟走弱,降息空間很大,但如果通膨反彈,就比較困難了。」

根據經濟學家的預期,定於周四公佈的數據預計將顯示,由聯儲會青睞的通膨指標所衡量的通膨率在1月份的環比增速有所加快。

根據官方12月預測中值,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預計今年降息3次。決策者將會在3月19-20日發布新的展望,但降息時間可能難以預測。

2004-2006年,艾倫·葛林斯潘以每次會議25個基點的「審慎有度」的步調加息,部分聯儲會官員認為,此舉令金融市場過於自滿,這一次聯儲會可能不會想要效仿這種可被輕易預測的做法。

德意志銀行的Matthew Luzzetti等經濟學家周一在一份報告中指出,選擇之一是分兩個階段,先降息25個基點幾次,然後暫停較長一段時間。

「他們很難說,要讓利率走上一條下滑的通道,一路調低到他們所認為的中性水平,如果他們不知道中性利率在哪個位置的話,尤其是如果要比他們先前以為的水平高很多的話,」Luzzetti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如果發生意外情況,可能導致聯儲會面臨政治批評。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已經表示,如果在11月獲勝,將不會再次委任傑羅姆·鮑威爾為聯儲會主席。

「如果行動看起來很隨機,那就可能產生問題,」桑坦德美國資本市場首席美國經濟學家Stephen Stanley表示。「假定他們是在回應經濟數據。只要他們可以令人相信的確是以數據為導向,那我認為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原文標題Fed’s Rate Cut Path Likely to be Slow, But Maybe Not So Steady

—聯合報導 Rich Miller.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4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