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會決策日指南:鋪墊減碼料無懸念 鮑威爾將淡化加息前景 (更正)

·4 分鐘文章

【彭博】-- 聯儲會主席傑羅姆·鮑威爾本周面臨的挑戰是,如何說服投資者相信減碼購債並非2018年以來首次加息的前兆。

「你手頭有兩個工具,」 巴克萊駐紐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Michael Gapen在提到購債和利率時表示。「如果你在使用其中一個工具方面取得了進展,那意味著另一個也是如此。」

聯儲會將於美東時間周三下午2點發布貨幣政策聲明,預計會維持基準利率在接近於零的水平不變並討論縮減每月1200億美元的購債規模。

彭博調查的經濟學家預計聯儲會會發出減碼暗示,並在11月正式宣布。

這次為期兩天的會議將是鮑威爾擔任主席以來與外界最艱難的溝通之一,眼下總統拜登正在考慮是否讓他再連任四年。

預計拜登會在秋季就聯儲會主席提名人選做出決定。彭博新聞社報導,白宮幕僚考慮建議總統仍然選擇鮑威爾。

實質性進展

在轉向減少債券購買的過程中, 聯儲會主席會宣布減碼的前提條件已經達到,即就業和通膨朝著目標取得實質性進一步進展。

鑒於聯儲會周三還將發布最新季度預測,如何結合它來解讀減碼的訊息,如何評估加息對市場的影響可能不是容易的事情。

「目前沒有經濟或流動性方面的依據來支持聯儲會每月購買1200億美元債券,」 Janney Montgomery Scott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Guy Lebas表示, 「減少債券購買的緊迫性在於,當我們評估物價上漲是否會持久時,減碼購債可以提高升息方面的整體靈活性。」

儘管德爾塔變異株帶來了威脅,但美國經濟仍在繼續從疫情中反彈。上個月失業率降至5.2%,通膨率有所回落,但仍然保持高位。

鷹與鴿

聯儲會官員大致分為兩個陣營,其中鷹派對通膨持謹慎態度,傾向於必要時較快減碼,為2022年下半年加息鋪平道路。

另一方是「通膨暫時論」派,其中可能包括主席鮑威爾,理事Lael Brainard,明尼阿波利斯聯儲行長Neel Kashkari等鴿派官員。

他們認為疫情相關的供應鏈扭曲情況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緩解,從而降低通膨壓力。他們還沒有準備好就疫情消退時勞動力市場規模或人們的工作意願得出結論。這些人士希望從更多數據中尋找線索。

在7月會議紀要中,不少官員列出提前減碼的理由。他們認為,減碼步伐可能會更加漸進,從而對金融狀況保持較小影響,這將打破減碼即緊縮的鏈條,因為這個過程會在聯儲會加息前瞻指引達到前結束。

但當聯儲會發布最新預測時,他們可能對利率路徑表現出更少的耐心。

利率期貨定價顯示首次加息時間可能在明年3月。快速減碼和聲勢浩大的鷹派可能會給市場留下加息將提前的觀感,特別是如果更多官員加入6月份點陣圖的7名官員行列,預測2022年將升息的話。

華盛頓政策分析公司LH Meyer的經濟學家Derek Tang表示,「鮑威爾的困難在於如何講出一個邏輯連貫的故事」。

加息條件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設定了三項加息條件:第一通膨率必須達到2%,第二通膨率勢必會在一段時間內超過2%;第三勞動力市場必須處於充分就業狀態。

很難說前兩個條件沒有達到,唯一能讓聯儲會掌握主動權的就是勞動力市場目標了,到目前為止聯儲會還沒有對此給出數字上的定義。

「關於充分就業的辯論將是非常有爭議的」,Tang說。

克利夫蘭聯儲行長Loretta Mester和聖路易聯儲行長James Bullard等官員認為,走出疫情的美國出現了勞動力人口減少,這意味著在達到充分就業目標之前,可削減的閑置勞動力數量變少了。兩人都在2022年擁有投票權。

Tang表示,聯儲會對新框架的承諾將在本次會議上遭遇考驗。一年前,聯邦公開委員會表示其就業使命是一個「廣泛且具包容性的」目標,這表明其中將考慮勞動力市場的多元化指標。

目前就業人數占人口的比例仍比疫情前的峰值水平低2.5個百分點。

現在首當其衝失業的主要是低收入工人和少數族裔。上個月黑人失業率為8.8%

「通膨目標已經得到滿足,」Macropolicy Perspectives創始人Julia Coronado表示。 「問題是通膨率超調的情況會持續多久,以及聯儲會對2022年充分就業的重視程度如何」。

原文標題Fed Seen Signaling Taper as Powell Plays Down Liftoff Countdown

(更正第三段中購債規模的數字單位)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