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4 小時 45 分鐘 開市

財經八一八: 澳最大煤商或轉行養牛

財經八一八: 澳最大煤商或轉行養牛

撰文:戴道鍾

美術:Ricky

今年以來商品價格大跌,週前更發生嘉能可(Glencore)債務危機疑雲,難怪澳洲最大上市煤礦商新希望集團(New Hope Corp)不排除轉去養牛或發展房地產。原來該公司在過去幾年,已在舊有礦區養殖約二千五百頭牛,該公司行政總裁Shane Stephan最近受訪時提到,隨規模效益顯現,相信有助公司跨入養牛業,他更預期公司在未來十年都不太可能在其土地上開設新礦區。

此外,該公司因澳洲東部擁有一萬五千公頃土地,管理層已明言希望活化土地用途,以增加投資回報,市場相信該公司在跨入養牛業同時,將會發展房地產業務,以補貼目前處於虧損的煤礦業務。

說起養牛業,對澳洲而言確是一門利潤豐厚的生意,事關目前除了美國進口澳牛較多外,南韓近年也進口更多澳牛,皆因被他們視為國寶的韓牛近年價格屢創歷史新高,高至已不是一般小市民可以負擔的水平。據悉,目前一百克的當地本土韓牛就索價四千九百一十二韓圜,即相當於三十二點二港元。在本地街市買一斤牛肉只是幾十元,視乎質素而定,而一斤大約六百克,即要買一斤韓牛相當逾一百九十三港元。據當地農業經濟學院的調查發現,韓牛的價格較澳洲牛肋內貴一點六七倍,所以當地近年輸入了更多澳牛。

史丹福大學創業風盛行

老戴最近在網上讀到一篇文章,題為「如何用一塊錢賺到一百塊?史丹福大學是這麼教的?」內文提到有一位教授要學生分組,再給予他們每組五美元作為動基金,任務就是要在兩小時內用五美元賺最多的錢,當中有建議用作賭博,也有實務派買來抹車工具,出賣勞力賺錢。當然,這些都不能賺最多的錢。

頭幾名原來可以賺逾六百美元,而他們有些在繁忙時間預訂了市內熱門餐廳,再賣出這些預訂位子賺錢;有的協助校內同學的單車車胎打氣賺錢。結論就是賺錢不一定要單看這微不足道的五美元,而應該把可能性放大至無限。老戴不知道這篇文章的真偽,但史丹福大學的名頭確是響噹噹,且內確又出了不少企業家及科技公司高層。

亞太區第一大、全球三大連機智能卡讀寫器供應商的龍傑智能卡(02086)的聯席行政總裁黃智豪就是史丹福大學的碩士畢業生,老戴日前與之飯聚,在談到這家全球知名大學時,他即滔滔不絕的說起這所大學的成功之處絕非虛名。他提到校內有不少創業坊之餘,教授們原來不少都有創業經驗,且從他們的經歷可知道成功非僥倖。

黃智豪說到,當年有一名教授曾經創立了八間公司,當中四間已經上市,由此可知在成立公司至上市當中,已發展成既定系統,並非「好運」。而學校內因為創業風氣盛行,加上校內的工管及科研課程了得,所以很容易找到創業夥伴。同時,學校也不時請來成功人士演講,如已故的蘋果創辦人喬布斯就曾經到來演講。

聽他說說,老戴當然也做些資料搜集,原來在二○一二年底史丹福大學曾經對校友進行全面調查,題目是「史丹福的創新與創業精神創造的經濟影響力」,結果發現校友們在Google、Nike、Cisco、 Hewlett-Packard、Charles Schwab、Yahoo!、Gap、VMware、IDEO、Netflix和Tesla等公司,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另有兩成九受訪者已成為創業家,三成二曾經是投資者,逾半人士表示當初選擇史丹福,就是因為其創業環境。

中國安芯董事輪流跳船

自從今年四月停牌至今,中國安芯(01149)近日再出現董事跳船事件。上月二十三日,原財務總監楊淑顏才請辭,理由是包括公司實際存款訊息與部分銀行資料可能有重大偏差;公司資產可能有所流失;以及對部分公司高級管理層的誠信有所懷疑等。

至本月二日,公司公布謝柏堂及李安國已於二○一五年十月一日辭任為公司之獨立非執行董事。換言之,公司僅餘一名非執董為Adiv Baruch,不符合上市條例要求上市公司最少有三名非執董的要求。幾天後,連董事會主席兼總裁劉中奎都辭任,由十月六日起生效。

此外,公司於上月二十九日更被一間名為溢域有限公司向高院提出清盤呈請,法庭已於本月二日委任羅申美企業顧問有限公司的馬德民、黎穎麟、黃國強為臨時清盤人。 由臨時清盤人代表公司發出的公告中指出,已向若干銀行取得確認函,並發現公司管理賬戶的餘額與銀行確認函之間出現重大差異,臨時清盤人已獲授權對安芯及附屬公司進行評估,適當時候另作公布。

換言之,該公司的復牌機會愈來愈細。今年二月曾發盈警的中國安芯,是智能安防領域的整體方案提供商、運營服務商及設備製造商,因未能於三月底死線前公布年度業績,致從四月起「拉閘」,至五月聯交所曾向公司提出復牌條件,當中一項要求是要回應核數師意見,集團在六月底宣布聘用羅申美進行獨立法證會計調查,亦即是今次的臨時清盤人所在公司,至九月羅申美辭任,並表明對中國安芯提供的資料及公司管理層一位或多於一位成員誠信有很大保留。

資深財演逢睇廠必做SPA

如果有留意一些新上市公司的業績報表,就知道上市費用少至幾百萬元,多至以千萬元計,有視乎集資規模,當然亦有視乎找那家投資銀行任保薦人。

不過,其實這些上市費也包括了一些宣傳、推廣費用在內,當中宴請一班「財經演員」參觀公司的費用就佔了好一部分。

老戴最近同公關老友飯聚,聽他們提到這些財經演員的好些習慣,如一位較早期的財演,他曾任職券商高層,之後除牌成為獨立股評人,免招「魚缸糾察」的煩擾。據悉,他每次隨隊參觀上市公司廠房或路演之類,必定要求主辦商安排他做SPA(水療)。

話說某次到訪一個內地的偏遠地區,當地的酒店其實並無提供水療服務,他這位資深財演竟也可能享有得有關服務,事後該家上市公司老闆簽賬時,就發現一筆數千元賬目,並向代安排的公關笑言,想不到我們這不毛之地,竟然也有水療服務,真是大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