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48 分鐘 開市
  • 恒指

    18,335.32
    -95.07 (-0.52%)
     
  • 國指

    6,556.10
    -31.67 (-0.48%)
     
  • 上證綜指

    3,005.44
    -12.61 (-0.42%)
     
  • 道指

    39,181.40
    +346.54 (+0.89%)
     
  • 標普 500

    5,478.10
    -8.93 (-0.16%)
     
  • 納指

    17,737.61
    -124.62 (-0.70%)
     
  • Vix指數

    13.15
    +0.67 (+5.36%)
     
  • 富時100

    8,272.46
    +67.35 (+0.82%)
     
  • 紐約期油

    82.34
    +0.77 (+0.94%)
     
  • 金價

    2,373.80
    +26.90 (+1.15%)
     
  • 美元

    7.8039
    -0.0023 (-0.03%)
     
  • 人民幣

    0.9298
    +0.0007 (+0.08%)
     
  • 日圓

    0.0489
    -0.0003 (-0.51%)
     
  • 歐元

    8.3614
    -0.0259 (-0.31%)
     
  • Bitcoin

    65,006.70
    -10.67 (-0.02%)
     
  • CMC Crypto 200

    1,363.72
    -18.94 (-1.37%)
     

內地大批白領失業 變身網約車司機

對於暫時失去工作的中國辦公室白領,網約車司機、外賣員等工作往往成為過渡期的選擇。
對於暫時失去工作的中國辦公室白領,網約車司機、外賣員等工作往往成為過渡期的選擇。 (Costfoto via Getty Images)

對於暫時失去工作的中國辦公室白領,在找到下一份滿意工作前,網約車司機、外賣員等工作往往成為過渡期的選擇。

據《第一財經》報導,上海網約車司機王晨(化名)表示,2022 年年底,他所在的公司解散,所有員工都失去了工作。以前他也兼職過網約車司機,於是他在 2023 年年初開始當起全職網約車司機。

相較於此前工作,網約車司機給王晨帶來更多收入,「我原本的工作是做一休二,一個月到手(人民幣,下同)3,000 元,混個五險一金。全職網約車司機每月流水在 1.3 萬元左右,扣掉油錢,還剩 9,000 元左右,自己沒交五險一金。」

雖然收入比以前多,但王晨始終沒有長期當網約車司機的打算,這只是無奈之舉。

「我算過一筆賬,網約車司機月流水達到 15,000 元的話,不如找個到手 6,000 元到 7,000 元的工作。」

據王晨估算,如果他租車接單,扣除 5,000 元左右的租金以及 1,500 元左右的電費(燃油車費用更高),15,000 元的流水到手約 8,500 元,如果司機想要自己交金,則需要再扣除 2,000 元到 3,000 元,實際到手只有 5,500 到 6,500 元,性價比不高。

與此同時,以 2023 年接單的情況看,想要達到 15,000 元的月流水,每天需要跑九小時以上。

因此,在全職跑網約車初期,王晨就請朋友幫忙留意工作,「我周圍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想開網約車,所以都幫我留意著,到了 2023 年 8 月有個朋友介紹了個挺不錯的工作,工資到手 7,000 元左右,還交金」。

廣告

王晨說,坐班有兩個優勢,一是有五險一金,二是工作壓力更小,「當白領下班後,可以直接回家,網約車作為外快,想跑就跑,不想跑也無所謂,全職網約車不跑就沒錢。」

去年 9 月,王晨選擇果斷選擇了朋友介紹的公司。

王晨說,坐班有兩個優勢,一是有五險一金,二是工作壓力更小。
王晨說,坐班有兩個優勢,一是有五險一金,二是工作壓力更小。 (HECTOR RETAMAL via Getty Images)

和王晨不同,南京的網約車司機陳琳(化名),轉做網約車司機已經有三年了。2020 年之前,她是一名軍事類雜誌的編輯,負責內容編輯和排版發行。陳琳表示,當時工作強度並不算高,稅後薪資 8,000 元左右。

不過,後來所屬單位調整,員工需要轉崗,導致陳琳離職。「轉崗後的薪資待遇和原來的崗位相比差距較大,稅後收入大概在 5,000 元左右,而且人事變動後也不是很適應,在 2019 年 9 月我選擇離職。」

陳琳離職後找工作上並不順利,「考慮到當時快到年底,原本想等過完年再說,結果當時出現了疫情,年後也沒有繼續找工作,待業了好幾個月。後來,有開網約車的朋友介紹,說一天開 10 個小時左右能有 400 到 500 元的收入,因為一時半會兒很難找到比較滿意的工作,我就想先過渡一下。後來,借車開了兩天覺得還行,就正式入行了,和原來朝九晚五的工作相比,網約車時間比較自由,約束也比較少,開網約車也沒有技術性的工作,覺得還不錯。」

和王晨急切尋找新工作不同,陳琳沒有轉行的想法,她表示:「一旦享受自由的話,後面再坐班什麼的就有難度。」

此外,也有白領把網約車當成副業。今年 38 歲的黃竹(化名),在 2021 年選擇從外企管理崗轉為自由創業,並把網約車當作副業。

她透露,2021 年公司負責的渠道被取消,成都公司的員工都被併入其他渠道,她在公司調整中選擇創業,並開始開網約車,增加收入。

雖然是副業,黃竹每天都會出車,「最少每天也跑 5 個小時,最多會有 13 小時。」

從薪資看,黃竹表示,目前兩份工作的收入和此前在外企差不多。「有時候因為創業不穩定也會低於過去的薪資。」

工作時間和過去則有較大差異,過去她是外企人力資源管理崗,基本能準時下班,現在則是「除了睡覺,想的都是賺錢」。

和陳琳類似,黃竹近一年來也感受到訂單價格在下滑,「2021 年我剛開始接單時候,起步價好像是 10.25 元,現在來自第三方平台的訂單有時起步價僅為 7 元。20 公里的訂單,之前基本都能到手 40 多元,現在下降了不少。」

除了價格,訂單量也在下滑,黃竹回憶剛開始跑單那年,忙碌時一天可以接 20 單,目前最多就 15 單。「之前跑一天輕輕鬆鬆就有 500 多元的流水,現在 200 多元的流水都是正常的。周末如果平台有獎勵補貼跑個 10 個小時可能有 400 到 500 元,周一到周四就算有獎勵可能也就 300 多元。」

更多鉅亨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