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3 小時 46 分鐘
  • 恒指

    18,934.74
    +107.39 (+0.57%)
     
  • 國指

    6,731.29
    +43.16 (+0.65%)
     
  • 上證綜指

    3,124.23
    +0.19 (+0.01%)
     
  • 滬深300

    3,626.28
    -9.42 (-0.26%)
     
  • 美元

    7.8073
    0.0000 (0.0000%)
     
  • 人民幣

    0.9276
    +0.0002 (+0.02%)
     
  • 道指

    39,069.59
    +4.29 (+0.01%)
     
  • 標普 500

    5,304.72
    +36.88 (+0.70%)
     
  • 納指

    16,920.79
    +184.79 (+1.10%)
     
  • 日圓

    0.0496
    +0.0001 (+0.14%)
     
  • 歐元

    8.4935
    +0.0190 (+0.22%)
     
  • 英鎊

    9.9760
    +0.0090 (+0.09%)
     
  • 紐約期油

    78.92
    +1.20 (+1.54%)
     
  • 金價

    2,351.90
    +17.40 (+0.75%)
     
  • Bitcoin

    67,866.11
    -941.05 (-1.37%)
     
  • CMC Crypto 200

    1,476.86
    -7.34 (-0.49%)
     

韓國影子銀行業壓力 向全球投資者發出警告

【彭博】-- 韓國正在成為規模63萬億美元影子銀行世界一個備受關注的薄弱環節。

在利率上升後,國內外的房地產風險敞口都出現了裂痕,這促使包括普徠仕和和野村控股在內的金融公司表示,向該行業的影子貸款面臨的壓力值得擔憂。

韓國一個關鍵銀行集團的貸款拖欠率去年幾乎上升一倍,達到6.55%;花旗集團經濟學家估計有111萬億韓元(800億美元)的項目融資債務「有了麻煩」。韓國資本市場研究院的數據顯示,韓國影子銀行對房地產行業的融資去年增加到創紀錄的926萬億韓元,是十年前的四倍多。

政策制定者通過擴大某些貸款擔保試圖遏制風險蔓延,但去年底開發商泰榮工程建設發布重組公告令人震驚,凸顯了風險爆發的危險。其最大債權人上周表示,這家公司將需要大約1萬億韓元的債轉股,以消除資本減值。

此類重組勢將加劇影子銀行的壓力。據金融穩定委員會(FSB)數據,與其他發達經濟體相比,韓國影子銀行業中可能構成穩定風險的貸款活動規模很大,相對規模僅次於美國。

「韓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是其他地方也在發生事情的一個縮影。」普徠仕全球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Quentin Fitzsimmons說,「這讓我感到擔憂。」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影子銀行貸款迅速成長,因為銀行撤出高風險貸款,促使規模較小、利潤較低的企業轉向其他資金來源。

在韓國央行2021年成為率先升息的主要央行之一後,為這些貸款進行再融資的風險浮出水面。當然韓國現在遠不是唯一一個應對融資成本上升意外後果的經濟體。

廣告

但在韓國從政策反應的迅速程度就可以看出這種擔憂的嚴重程度。韓國金融監督院一位官員本月早些時候表示,該院可能在評估了第一季度的貸款拖欠情況後,對儲蓄銀行進行現場檢查。

野村控股經濟學家Jeong Woo Park表示,政府將加快房地產行業的重整,泰榮工程建設的債務化解不是終點,反而可能是項目融資債務壓力的起點。

小機構

不過,總體信用風險並未引發更廣泛的經濟損失,這和中國不同。中國史無前例的房地產市場滑坡,引發了超過1,300億美元的債券違約和持續通縮。還導致中國影子銀行巨頭中植企業集團今年申請破產清算。

許多被中國此類風險嚇到的私募貸款人考慮將資金引向包括韓國在內的亞洲其他地區。例如KKR公司今年早些時候達成協議向房地產公司Innovalue提供4,000萬美元貸款。

但韓國房地產市場最糟糕的時刻可能尚未到來。花旗集團經濟學家Jin-Wook Kim本月重申該行觀點,即在基本情景情境中,項目融資債務重組將導致下半年經濟增速放緩至0.2%。

韓國信貸市場遇到麻煩的最初跡象出現在大約19個月前,當時位於首爾東北部一個樂高樂園的開發商沒有按時償還項目融資貸款,引發當地短期債券殖利率創下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升幅。然後在去年7月,由於對房地產押注時機不當的擔憂,迫使一家非銀行機構的一個支部關閉,該機構是韓國最大信用合作社之一。

到目前為止韓國當局已經設法控制住了痛苦。在泰榮事件之後,他們承諾擴大660億美元的穩定資金安排,以防風險外溢。上個月政府又承諾數十億美元的更多支持。

「他們正在管理風險,但必須密切監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主管Krishna Srinivasan對彭博表示,「一些規模較小的機構可能面臨風險。」

政策制定者無法承受房地產價格急劇下跌,因為可能會加劇不良貸款並損害經濟,就像日本在1990年代發生的情況那樣。

韓國的非銀行機構在過去十年中對海外商業地產進行了大量投資,其中有匯率有利因素,還有在疫情之前普遍認為長租辦公樓可以提供安全回報的觀念。

其中許多資產在新冠疫情後的暴跌中遭受重創。Hana Alternative Asset Management對倫敦No. 1 Poultry零售及辦公物業的投資就是個例子。

小型機構面臨的威脅最為嚴重,至少在亞洲它們通常被視為私人信貸市場的一部分。

「鑒於政府打算重組一些表現不佳的開發項目,我們認為一些規模較小的和非銀行金融機構更容易受到衝擊。」惠譽評級的亞太區金融機構主管Matt Choi說。

原文標題Shadow Banking Stress in Korea Sends Warning to Global Investors

--聯合報導 Shinhye Kang、Jaehyun Eom、Daedo Kim、Kyungji Cho、Whanwoong Choi、Kari Soo Lindberg、Hyosung Kwon.

(新增小標「小機構」之後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4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