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2,069.73
    -619.17 (-2.73%)
     
  • 國指

    7,496.07
    -277.54 (-3.57%)
     
  • 上證綜指

    3,269.32
    +4.50 (+0.14%)
     
  • 道指

    33,978.08
    +28.68 (+0.08%)
     
  • 標普 500

    4,070.56
    +10.13 (+0.25%)
     
  • 納指

    11,621.71
    +109.31 (+0.95%)
     
  • Vix指數

    20.07
    +1.34 (+7.15%)
     
  • 富時100

    7,754.79
    -10.36 (-0.13%)
     
  • 紐約期油

    79.61
    -0.07 (-0.09%)
     
  • 金價

    1,939.10
    -6.50 (-0.33%)
     
  • 美元

    7.8350
    +0.0060 (+0.08%)
     
  • 人民幣

    0.8607
    -0.0051 (-0.59%)
     
  • 日圓

    0.0600
    -0.0000 (-0.02%)
     
  • 歐元

    8.5375
    +0.0293 (+0.34%)
     
  • Bitcoin

    23,254.88
    -149.28 (-0.64%)
     
  • CMC Crypto 200

    525.25
    +8.25 (+1.59%)
     

高途轉型初現曙光 大手筆回購振股價

這家教育機構的收市價連續30個交易日平均低於1美元,已收到紐交所的退市警告,公司決定回購支持股價

重點︰

  • 高途第三季收入按季重拾增長,虧損也比去年同期大幅收窄94%

  • 該公司宣佈未來三年回購最多3,000萬美元股票,董事長陳向東也會增持最多2,000萬美元股票,希望支持股價以逃過退市命運

葉天娜

「名師出高徒,向上有高途」,但這家上市教育公司,會否踏上被強制退市之途?

無論在百度還是Google,只要輸入「高途」二字,置頂的搜尋結果,總會顯示上述兩句標語。從標語內容來看,作為曾經的課外教育行業領頭羊,高途科技教育公司(GOTU.US)因中國官方教育「雙減」政策被迫放棄K-12業務後,看來仍然未願意放棄教育賽道。其創辦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向東盯上了考研培訓等成人教培市場,目標是在兩年內成為考研教育行業領頭羊。

在還沒有成為第一名之前,我們先看看高途在轉型期的表現。根據該公司上周二公布的第三季度業績,收入比去年同期減少45.6%至6.06億元,已是連續第五個季度出現按年下跌,但值得留意的是,如果與今年第二季比較,其收入錄得12.7%的按季增幅,反映營收表現回暖,主要受惠於新客戶的貢獻。

雖然高途在第三季仍然錄得6,135萬元淨虧損,但相比去年同期的10.45億元,其虧損幅度已大幅收窄94%,主要因為銷售、研發及行政成本全線大降59%至68%,而且期內沒有錄得與業務重組相關的資產減值及資產處置損失。

事實上,在被迫放棄K-12業務後,陳向東將目標轉移到職業教育、大學生和成人教育、素質教育以及數字產品四大領域。據管理層在業績電話會議上透露,高途第三季學習服務業務的收入佔總收入約90%,當中約30%來自大學和成人教育服務;至於數字產品及教育內容業務的收入佔整體10%左右,只有約6,062萬元,大幅落後於同行網易有道(DAO.US)同期的智能設備收入約3.57億元。

收紐交所退市警告

過去兩年,高途的遭遇可謂一波三折,除了在2020年被一系列沽空報告狙擊,更引來美國證監會調查,但由於當時受到在線教育熱潮的「東風」之助,在K-12業務「愈做愈火」的大環境下,高途同年收入仍大增2.4倍,股價更無懼沽空機構大舉沽空,全年大漲1.2倍。

然而面對去年突如其來的教育「雙減」政策,高途也難逃業績下挫與股價跳水厄運,以周一的收市價1.06美元,對比去年初的130美元高位,其市值已蒸發99.2%,長期持有的投資者恐怕損失慘重。

高途在最新的業績報告中提到,今年10月19日已收到美國證監會通知,得悉2020年起因應外間造空報告展開的調查已經結束,基於已獲取的資訊,不會對該公司進行指控。

可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於高途股價在10月時表現低迷,截至11月15日,過去30個交易日的平均股價只有0.9美元,因此紐交所向高途發出警告,要求該公司在收到通知後6個月內,將股價和平均股價恢復至1美元以上,如果屆時未能達到合規標準,紐交所將啟動停牌和退市程序。

為了挽回市場信心,高途公布在截至2025年11月22日的三年間回購最多3,000萬美元(2.15億元)股票;同時,陳向東也會自掏腰包,計劃以個人名義增持最多2,000萬美元股票,其背後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全力把股價支撐在1美元以上,以免被紐交所退市。

截至9月30日,高途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資金及短期投資總計33.4億元,雖然比去年底減少約3.3億元,但回購的「彈藥」應該不成問題。

虧損收窄加上大型回購計劃,高途在公布業績當天的盤前交易價格曾經急升20%,然而最終只高開約5%,更一度倒跌1%,收盤僅能微漲1.9%,反應投資者對其前景仍有保留。

直播帶貨關注度低

另一方面,除了放棄K-12業務並部署其他教育領域外,也有同業努力另謀出路,當中不乏成功例子,例如新東方教育(EDU.US; 9901.US)和新東方在線(1797.HK)創辦人俞敏洪轉戰直播帶貨,新成立的「東方甄選」更引起熱潮,帶來可觀銷售收入,協助兩家公司的股價在6月大漲數倍。

看到俞敏洪的成功,陳向東也有樣學樣,旗下的直播間「高途好物」今年9月20日登陸抖音平台,首播由原高途物理老師劉賢明主持,到11月中,旗下子公司更申請註冊「高途好物」與「高途佳品」等多個商標。

可惜的是,「高途好物」並沒有像「東方甄選」般快速走紅,成立兩個月後,其平台的「粉絲」只有1.9萬名,遠遜東方甄選逾2,800萬的粉絲數目,平均每場直播的銷售額更只有1,000元至2,500元。

為了生存,中國私營教育機構近年努力尋求出路,陳向東的選擇,是在教育賽道另闢途徑,再學習俞敏洪在直播帶貨領域小試牛刀。但資本市場很現實,前者的轉型需時觀察,後者也欠缺先行者優勢,要重拾投資者信心,讓股價維持1美元以上水平來維持上市地位,單靠回購可能並不足夠,管理層應盡快交出一張扭虧的成績表,以可持續的新業務模式換取股東長期支持。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