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在 3 小時 16 分鐘 開市
  • 恒指

    16,536.85
    -253.95 (-1.51%)
     
  • 國指

    5,688.46
    -118.44 (-2.04%)
     
  • 上證綜指

    2,957.85
    -57.63 (-1.91%)
     
  • 道指

    38,949.02
    -23.39 (-0.06%)
     
  • 標普 500

    5,069.76
    -8.42 (-0.17%)
     
  • 納指

    15,947.74
    -87.56 (-0.55%)
     
  • Vix指數

    13.84
    +0.41 (+3.05%)
     
  • 富時100

    7,624.98
    -58.04 (-0.76%)
     
  • 紐約期油

    78.29
    -0.58 (-0.74%)
     
  • 金價

    2,043.50
    -0.60 (-0.03%)
     
  • 美元

    7.8279
    +0.0037 (+0.05%)
     
  • 人民幣

    0.9190
    -0.0004 (-0.04%)
     
  • 日圓

    0.0517
    -0.0000 (-0.06%)
     
  • 歐元

    8.4810
    -0.0026 (-0.03%)
     
  • Bitcoin

    61,077.68
    +4,402.85 (+7.77%)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KingSir傾樓│我可能係香港第一個染新冠病毒的人(葉景強)

我可能係香港第一個染新冠病毒的人
香港已被新冠疫情蹂躪了兩年多,相信大部分港人已確診,而筆者早前亦不幸地成為其中一員。 (ChakisAtelier via Getty Images)

香港已被新冠疫情蹂躪了兩年多,相信大部分港人已確診,而筆者早前亦不幸地成為其中一員。事緣筆者出席一社團晚宴,當晚筵開十多席人數過百,筆者對個人防疫一向都非常小心謹慎,但眼見人數眾多已心知不妙,整晚都不敢離座瑟縮一角,誰知主人家及部分嘉賓實在太熱情,硬要跟筆者敬酒交談,守身如玉兩年多的我最終都「失守」。在家隔離期間,筆者驚覺自己原來已是「二次感染」,而第一次中招應該是早於2019年12月31日發生,地點是瑞士日內瓦。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疫情前,筆者每年聖誕新年都會和家人外出度假,因兒子在英國唸書,近年都會選擇在歐洲地區過聖誕。在2019年12月中,我和太太在倫敦接過了兒子後就一同飛往西班牙馬德里,抵步後再租車自駕遊。由馬德里開始,經過巴塞隆拿,再到法國南部城市馬賽、康城、尼斯,之後一直向北走 ,12月31日下午到達瑞士日內瓦,計劃參與一年一度在日內瓦湖畔大噴泉舉行的除夕倒數。

晚上11時,筆者和家人從酒店徒步到湖邊,坐在已安排好的座位上静候新年來臨。而坐在我身旁的是來自加拿大的遊客,他們早前到了意大利遊覽,我們談得非常投契,大半個小時很快過去,最後我們還交換了whatsapp和facebook,倒數後便和家人返回酒店休息。

早年歐洲病倒 病徵一模一樣

兩日後的晚上,我開始微燒忽冷忽熱整晚難眠,到早上我感到肌肉關節酸痛四肢無力、頭暈頭痛不斷咳嗽、喉嚨痛如刀割,吞口水都感到劇痛,其後吃了些藥劑師開的止痛藥及口糖後舒緩了些。渡過了三天刀割喉嚨只能渴水的慘痛日子,完全唔知自己患咗甚麼病,真係成世仔都未試過咁辛苦,完全有死去活來的感覺。

筆者得此「怪病」,最初還以為是西方的病菌特別奇異和兇猛,直至我早前再次確診時發覺病徵跟上次一模一樣,但可能是因為已打了三針,辛苦程度只是上次的一半。

世界各國很多都認為新冠病毒源於中國武漢,但早前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一個研究小組,在2019年3月採集到巴塞羅那廢水樣本中檢測出新冠病毒,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稱美國在2019年12月已出現新冠病毒,而意大利研究也指出新冠病毒早於2019年10月就已在歐洲傳播。

雖然直至今天,全球醫學權威仍未能引證新冠病毒是源於中國,還是其他西方國家,但筆者相信自己卻是首批中招的港人,甚或可能是全港「第一人」。

葉景強(King Sir)

本欄隔周二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