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9 小時 1 分鐘 開市

【財經追擊】缺政策配合 港共享經濟難發展

【財經追擊】缺政策配合 港共享經濟難發展

本港的共享單車流下第一滴血,首間來港經營共享單車業務的Gobee.bike宣布,下周三(十八日)正式結束在香港的業務,在港的「生命」只有短短十五個月。

同樣由投資推廣處引薦,共享經濟卻始終無法在香港落地開花,政府不肯協助,制度僵硬,將令香港錯失共享經濟的大好機遇。

在投資推廣署穿針引線之下,由居港法國人Raphael Cohen創辦的Gobee.bike,去年四月於香港引入共享單車,首輪在沙田、大埔及馬鞍山推出服務,成為行業的第一人。Raphael Cohen表示,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公司仍未能錄得盈利,單車維修開支龐大,難以繼續營運。他坦言,自去年十月起一直未找到投資者,但如果將來找到資金的話,希望可以捲土重來,再在香港營運。該公司於本週二(十日)起將停止接受新用戶登記或帳戶增值服務,而現有用戶在一星期內,即至下週二(十七日)為止,可繼續使用單車,而全數按金將會退回。

雖然Gobee.bike陣亡,但其他公享單車公司就聲稱業務運作正常,更朝收支平衡方向邁進。HobaBike創辦人及首席執行官宋賢邦表示,該公司經營非常健康,雖財務上未算有很大收益,但開業兩年內做到收支平衡的目標已逐步達到。他坦言,租賃單車只是公司項目之一,透過單車業務掌握營運經驗,以助未來發展租賃電動車等業務。另一間LocoBike亦指,該公司現時收支平衡,平穩發展,但現時仍未回本。

Gobee.bike在其短暫的壽命中,亦曾經風光過,除了飲到頭淡湯,去年八月更由Grishin Robotic領投,連同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合共獲得超過九百萬美元(約七千萬港元)的投資。不過,開支龐大加速Gobee.bike的燒錢速度,最後亦難以為生。共享單車自推出以來,引起大量問題,令經營者及市民都非常頭痛,形成「雙輸」局面。

天災人禍送前程

Gobee.bike於去年進駐香港僅兩日,就有人惡意將多部單車丟進城門河。其後其單車亦不斷遭惡意破壞甚至被偷走,更有單車懷疑遭縱火。人禍之外亦有天災,去年超強颱風天鴿襲港,就有近五十部單車因水浸而損毀,部分更被沖落海中,令該公司損失慘重。再加上Gobee.bike的技術存在問題,不時出現亂扣錢的情況,惹來用戶不滿。

另一個令Gobee.bike短期內死亡的原因,正是共享單車公司愈來愈多,但香港市場極小。政府未對共享單車進駐作出任何阻撓,先後讓大量公司進場,包括有HobaBike、oBike、LocoBike、Ketch’Up Bike及滴滴出行投資的ofo小黃車等,令市場出現一片亂像,共享單車數目高峰期估計近兩萬部,嚴重供過於求。

共享經濟是否駐定死路一條?其實只要「識玩」,大量商機有待開發,今個星期就有多個來自共享經濟範疇的好消息。東南亞叫車服務平台Grab,在區內發展極為成功,今年更成功令共享汽車始祖Uber敗走。

Grab今年三月宣布收購Uber的東南亞業務,Uber則收購Grab的百分之二十七點五股分。Grab將接管Uber在柬埔寨、印尼、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的業務和資產,並會將Uber在區內的共乘及送餐業務整合到Grab現有的多式聯運和金融科技平台中。

Grab是成功典範

為了再下一城,Grab週二亦宣布將轉型為「超級app」,新的Grab Platform將提供外賣和雜貨速遞、電子支付。Grab共同創辦人陳慧玲估計,今年收入將超過十億美元。Grab用了六年時間建立其龐大網絡,現時召車服務覆蓋八個國家的二百二十五個城市,部分地區已錄得盈利。新業務會透過旗下七百一十萬個司機、代理商氶商家的網絡,擴大其在東南亞的核心乘車業務擴張。該公司正處於轉型階段,將成為消費者技術集團,並提供貸款、電子貨幣轉帳、支付和食品配送服務。

Grab的載客量已衝破二十億大關,在過去十二個月叫車業務的成交總額增長一倍以上,而金融服務方面,今年首五個月其Grab Financial 的總支付額增長一倍以上,已成為東南亞領先的移動支付平台。

另一方面,美國共享單車和電動滑板車公司Lime亦在週一宣布,已完成一輪三億三千五百萬美元的融資,投資者包括Uber及Google母公司Alphabet。Uber成為其策略夥伴,與Lime在電動滑板車領域展開合作,打造Lime的共享電動滑板車品牌,並在Uber應用程序上提供該服務。

Lime現時在美國約六十個城市及大學校園內提供共享單車和電動滑板車服務,並已在德國城市柏林和法蘭克福,以及瑞士的蘇黎世開通服務,經過今輪融資後,該公司的估值已達到十一億美元。

星洲政策避亂象

要讓共享經濟有秩序發展,清晰的政策屬必然。新加坡政府於今年三月規定共享單車業者必須取得營業執照,並在指定地點停放單車,以避免市容亂象。根據發牌制度,當局會評估營運商打擊違例泊車的能力、單車使用率、服務需求量、可用泊車地點等因素,決定是否批出為期兩年的牌照。新加坡現時有多達十萬輛共享單車,但單車使用率估計只得一半。雖然新政策公布後,Obike及GBikes選擇撤出星市場,但短痛之後,才可以更有效提升單車的使用率,以及發揮出共享經濟的最佳效益。

共享經濟未來一定成為新經濟中的重要元素,掌握好監管才不會錯過這次機會。中國國家訊息中心今年二月發表「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二○一八)」,顯示截至去年底,中國六十間獨角獸企業,就有三十一間具備共享經濟的特性,其中有十七間是於一七年新上榜,而去年共享經濟在中國交易額高達四萬九千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百分之四十七,並創造七百一十萬個工作機會。

共享經濟在香港再遇滑鐵盧,政府又成眾矢之的,因為去年聲勢浩大的引入後,卻沒有後續的支援及協調,令共享單車業務成為共享汽車業的翻版。雖然Gobee.bike由投資推廣處引薦,但其後未有作出合適的跟進,明知共享單車一定是「週街泊」,未引入之前已見內地有亂泊問題,但仍放任由商家自行處理。

截至一六年十二月,全港公眾單車泊位約有五萬八千個,但主要集中新市鎮,以元朗區最多,達逾一萬四千個,反觀黃大仙區及觀塘區則是零公眾單車泊位,灣仔區及南區亦僅得八個及十三個。泊位不足,共享單車又突然大軍南下,令香港不少地區均出現亂泊單車的問題,政府部門去年就清理了約五千九百輛違泊單車,包括三百輛為共享單車。運輸署的顧問研究建議,在九個新市鎮的二百九十個地點增加共約七千個單位泊位,預計當中約一千個可於今年前陸續完成,但始量始終追不上單車的增加速度。

推廣署跟進太遲

運房局去年九月公布,在過去一年共有一萬一千萬輛單車被沒收,當中就有約七十輛屬於Gobee.bike。該公司指,損失為其次,影響較嚴重是人手和單車管理安排,以至各區市場佔有率、經營模式等方面預算全皆失準,並批評推廣署太遲才聯繫到角色重要的區議會。由於在港發展不如預期,該公司去年十一月開始抽調近三成單車到歐洲市場發展。Gobee.bike原先計畫在港放置一萬部單車,但最後規模要大減三成,打亂原先的部署。

政府「過橋抽板」式引資已有先例,早於一五年投資推廣署曾於網頁上介紹Uber為成功個案,並給予正面評價,形容Uber可以接通全世界。不過,Uber這類共享汽車在港一直未能合法經營,更有司機因而被拘捕,而其後推廣處更立即與Uber劃清界線,將網頁上有關Uber個案下架,做法「卸膊」。

市場人士認為,問題出於政府上層推行政令時未有顧及架構問題,投資推廣署辦事時諸多制肘。推廣署隸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但外地企業要於本地立足,則要與大大小小的政府部門接洽,但彼此互不統屬,各部門在「少做少錯」的大前題下,不會主動合作以協助海外企業,令企業來港後,才陸續發現經營上的問題。

短期民宿具潛力

面對新經濟上場,香港未來需要應對更多新的經營模式,而共享經濟在香港遇到的問題多多,亦會打擊到外資日後來港投資的信心,去香港的營商形象百害而無一利。本港政府在共享經濟上一直未有新政策配合,共享經濟聯盟早前就已經主動顯計,希望政府支援共享經濟的發展,從而帶動本地經濟增長。

共享經濟聯盟發布政策研究白皮書,指出短期民宿平台如Airbnb等,對香港發展可持續旅遊有三大好處,包括更靈活運用土地、更有彈性地處理住宿供應和人手調配,而且亦提供更深次的旅遊體驗,聯盟建議,政府應推出新的短期民宿發牌制度,並分為與屋主同住,及非同住兩種。

撰文︰伍逸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