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29 分鐘
  • 恒指

    18,875.49
    +278.26 (+1.50%)
     
  • 國指

    6,438.66
    +64.22 (+1.01%)
     
  • 上證綜指

    3,165.47
    +14.14 (+0.45%)
     
  • 滬深300

    3,894.77
    +41.73 (+1.08%)
     
  • 美元

    7.7848
    -0.0249 (-0.32%)
     
  • 人民幣

    0.9068
    -0.0003 (-0.03%)
     
  • 道指

    34,589.77
    +737.24 (+2.18%)
     
  • 標普 500

    4,080.11
    +122.48 (+3.09%)
     
  • 納指

    11,468.00
    +484.22 (+4.41%)
     
  • 日圓

    0.0569
    +0.0006 (+1.08%)
     
  • 歐元

    8.1286
    +0.0103 (+0.13%)
     
  • 英鎊

    9.4080
    -0.0070 (-0.07%)
     
  • 紐約期油

    80.12
    -0.43 (-0.53%)
     
  • 金價

    1,793.40
    +33.50 (+1.90%)
     
  • Bitcoin

    17,116.39
    +233.21 (+1.38%)
     
  • CMC Crypto 200

    405.10
    +4.40 (+1.10%)
     

中國信貸水龍頭越關越小 飢渴的非洲市場岌岌可危

【彭博】-- 過去很多年,一直有一個金主讓非洲的開發中國家可以獲得廉價貸款,利率要低於他們在金融市場可以拿到的水平。但現在,這個金主正在離他們而去。

在自身陷入成長困境的情況下,作為非洲最大的雙邊債權人,中國正在削減對該地區的貸款。再加上全球利率上升和流動性萎縮,導致加納和贊比亞等風險最高的非洲借款人的債券重挫,南非蘭特等非洲貨幣的匯率也接近疫情期低點。

中國與非洲之間的債務動態有可能迫使非洲國家不得不求助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IMF的經濟計畫通常會限制商業借款,並要求中方與西方坐下來談判債務重組。

「我們對中國的擔憂是,我們希望看到這些貸款的透明度和責任性提高,」安本資產管理駐倫敦的投資組合經理Kevin Daly表示。該公司超配贊比亞、安哥拉和奈及利亞債券。「他們必須更願意加入其他債權人的行列,提供更全面的債務減免。」

前沿市場發行的高殖利率債券是全球表現最差的債券之一,許多債券在俄烏戰爭顛覆通膨和成長軌跡之前就已經陷入困境。摩根大通分析師Milo Gunasinghe和Amy Ho稱,失去市場、貨幣貶值以及能源和食品成本上升,也正在加劇社會和政治緊張局勢。

在聯儲會9月加息並表示將儘一切努力控制通膨之後,非洲美元債券的殖利率已經達到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水平。

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債的平均殖利率過去一周漲幅超過100個基點,達到14.3%左右。相比之下,整個新興市場平均水平只升高了50個基點,至8%。隨著中國退出,走向國際債券市場可能是獲得融資的唯一選擇——但對某些國家來說,成本非常昂貴。

「美元走強、大宗商品價格高企、美國利率上升、量化緊縮,都使得前沿市場到期債務展期或為預算赤字融資的難度大大增加,」法國興業銀行駐倫敦的新興市場策略師Gergely Urmossy說。「解決他們的硬通貨需求,例如填補經常項目赤字,是另一個重大挑戰。」

根據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中心的數據,從2000年到2020年,接受中國貸款最多的前10大非洲國家分別是:安哥拉,埃塞俄比亞,贊比亞,肯尼亞,埃及,奈及利亞,喀麥隆,南非,剛果和加納。

其中,摩根大通認為埃塞俄比亞存在較高的還款風險,有可能在2023年底前耗儘外匯存底。贊比亞(已經對歐洲債券違約)和加納已經向IMF尋求幫助,可能要涉及債務重組;埃及正在尋求新的貸款。

原文標題

China Tightens Lending Taps, Leaving African Markets Vulnerable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