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6,162.64
    -433.33 (-2.61%)
     
  • 國指

    5,562.73
    -150.10 (-2.63%)
     
  • 上證綜指

    3,047.79
    +8.49 (+0.28%)
     
  • 道指

    38,989.83
    -97.55 (-0.25%)
     
  • 標普 500

    5,130.95
    -6.13 (-0.12%)
     
  • 納指

    16,207.51
    -67.43 (-0.41%)
     
  • Vix指數

    13.76
    +0.27 (+2.00%)
     
  • 富時100

    7,614.53
    -25.80 (-0.34%)
     
  • 紐約期油

    78.56
    -0.18 (-0.23%)
     
  • 金價

    2,129.90
    +3.60 (+0.17%)
     
  • 美元

    7.8239
    -0.0002 (-0.00%)
     
  • 人民幣

    0.9196
    +0.0002 (+0.02%)
     
  • 日圓

    0.0518
    +0.0000 (+0.06%)
     
  • 歐元

    8.4846
    -0.0085 (-0.10%)
     
  • Bitcoin

    66,749.80
    +1,513.90 (+2.32%)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中國在吸引外資上入不敷出 企業或分散供應鏈以降低風險

【彭博】-- 數據顯示,流出中國的直接投資多於流入,這表明企業可能正在分散供應鏈以降低風險,中國努力吸引外資的作為似乎尚未奏效。

中國收支金融帳戶海外直接投資總額在過去兩年一直迅速下降。2022年第一季觸及逾1,010億美元,接近創下高峰後,幾乎每季都走弱。7月至9月期間減少118億美元,是自1998年有記錄以來的首次下降。

ING Groep NV亞太區研究主管Robert Carnell表示,令人擔憂的是,在中國儘最大努力向新資金流入開放——尤其是製造業——之際,直接投資總額卻出現淨流出。也許這只是一個征兆的起頭,表明人們越來越尋找中國以外的投資目的地。

近幾個月來,中國政府大力推動吸引外資回流。中國網信辦8月份據悉會見了數十家外企高管,以緩解他們對確保合規的疑慮;同時,政府也發布計畫,要求進一步優化外商投資環境,加大吸引外資力度,包括採取稅務和簽證方面的措施。

但對一些企業來說,北京的承諾是空洞的,外國商業團體指出,外國企業已經出現「承諾疲勞」的跡象,人們懷疑是否將出台有意義的政策支持。由於中美之間的巨大利率差距,外企也有動機將收入匯回海外,這可能會促使他們在其他地方尋求更高的回報。

海外直接投資(FDI)流出令在岸人民幣承受更大壓力,今年早些時候,人民幣已跌至2007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中國基準10年期國債殖利率比美國國債低191個基點,過去十年的平均溢價約為100個基點。

標準普爾全球評級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Louis Kuijs指出,外匯管理局公佈的FDI數據下降,與中國「脫鉤」或「去風險」是一個重要原因。上海美國商會9月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外企看法悲觀的主要原因是對地緣政治和中美關係的擔憂。

一些企業將該地區多個國家列為轉移供應鏈的目的地。在瑞銀集團的春季企業調查中,日本、印度和越南被列為「獲得更多關注的熱門目的地」。美國商會3月的報告指出,亞洲開發中國家和美國是其成員考慮將產能從中國移出的目的地。

影響廣泛

全球企業不在中國投資可能會對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產生深遠影響,尤其是中國試圖反制美國限制其取得先進技術的作為。

除了地緣政治風險外,隨著中國推出防疫限制措施,企業去年也減少在中國的投資。儘管這些禁令已被取消,但隨著北京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而審查外企的活動,企業仍在應對中國製造成本上升和監管障礙等其他挑戰。

「最具破壞性的因素之一是突如其來的監管變化,」Carnell指出,他提及今年的反間諜活動,這導致一些公司的辦公室遭到地方當局的突擊搜查。他指出,對商業環境的認知一旦破壞了,就很難恢復信任。他認為這需要一些時間。

根據官媒報導,外資企業僅佔中國企業總數的不到3%,卻創造了40%的對外貿易、超過16%的稅收收入和近10%的城鎮就業。新華社報導,它們也是中國技術發展的關鍵,自2012年以來,中國高技術產業引進外資年均增長速度為兩位數。

Kuijs表示,與已開發經濟體的貿易和投資聯繫的下降,對於中國這種在後追趕的經濟體來說將是一個特別重大的阻力,從而拖累生產率增長和技術進步。

樂觀情緒有限

未來幾周和幾個月有一些樂觀的理由。美國總統拜登本月稍晚料將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期間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這可能有助於穩定緊張的雙邊關係。

Kuijs表示,如果加強溝通能夠帶來地緣政治方面更加穩定和明確的結果,那將是有幫助的,不過他補充說,美國不太可能有意義地改變其政策立場。

仲量聯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龐溟表示,情況並不像外管局數據顯示的那麼糟糕,否則就會看到中國收緊資本項目管理政策。

無論如何,中國仍然需要讓投資者相信他們在中國受到歡迎。

Kuijs說,中國越能提供穩定、有利的政策環境,對FDI就越好。這包括盡量減少國家安全相關措施對經濟和情緒的影響。

原文標題China Is Having a Hard Time Wooing Foreign Investors Back

--聯合報導 Wenjin Lv.

(增加小標「影響廣泛」後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