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3 分鐘
  • 恒指

    17,407.30
    -453.01 (-2.54%)
     
  • 國指

    6,014.94
    -135.53 (-2.20%)
     
  • 上證綜指

    3,060.37
    -33.50 (-1.08%)
     
  • 滬深300

    3,855.10
    -37.19 (-0.96%)
     
  • 美元

    7.8496
    -0.0002 (-0.00%)
     
  • 人民幣

    0.9197
    +0.0060 (+0.66%)
     
  • 道指

    29,134.99
    -125.82 (-0.43%)
     
  • 標普 500

    3,647.29
    -7.75 (-0.21%)
     
  • 納指

    10,829.50
    +26.58 (+0.25%)
     
  • 日圓

    0.0541
    +0.0002 (+0.30%)
     
  • 歐元

    7.5006
    -0.0304 (-0.40%)
     
  • 英鎊

    8.3540
    -0.0670 (-0.80%)
     
  • 紐約期油

    77.20
    -1.30 (-1.66%)
     
  • 金價

    1,631.20
    -5.00 (-0.31%)
     
  • Bitcoin

    18,667.43
    -1,309.30 (-6.55%)
     
  • CMC Crypto 200

    427.57
    -31.57 (-6.88%)
     

中國平安針對滙豐的分拆大計凸顯馬明哲的求變之心

【彭博】-- 馬明哲面對巨變一無所懼。

在過去三年中,中國最大保險公司這位66歲的董事長裁減了超過80萬個職位,相當於其人壽保險代理人大軍的60%,這場痛苦的改革旨在提高中國平安的生產力和恢復其價值。 在追求增長的過程中,他不斷重組自己在過去30年一手打造 的公司,汰弱迎新,關閉沒有前景的業務並進軍新領域。

現在馬明哲著眼於分拆歐洲最大銀行滙豐控股,其中平安持有主要股份。據一位熟悉該保險公司想法的人士稱,中國平安戮力於分拆滙豐,根本原因在於擔心滙豐應對地緣政治風險的能力(它總部位於倫敦,但香港為其最大市場),以及對其業務表現的失望。由於此事未公開,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

馬明哲雖然身居幕後,但依舊運籌帷幄,平安希望分拆滙豐的建議在香港得到了散戶的支持──香港股東占據了滙豐整體的三分之一。這場紛爭又正值北京加強對香港管控的大背景之下。

《通往中國之門,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新史》一書的作者Michael Sheridan指出,這種公開的分歧不僅罕見,而且是獨一無二的。他說,一家大型中資保險公司與一家在香港占主導地位的銀行針鋒相對,意味著戰術上的改弦易轍,影響深遠。這不僅僅關乎金錢,還關乎權力;以及在這個中國的國際門戶中,誰才能在其金融版圖上發號施令。

滙豐也有所反制,最近一次是在香港一場場面混亂的股東大會上,抗議者手持支持中國平安立場的標語表達抗議。董事會主席杜嘉祺和行政總裁祈耀年認為,分拆計劃是行不通的,將對該行產生重大負面影響。祈耀年警告,這也會危及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與滙豐的情誼久遠

一位了解中國平安觀點的人士週四透露,滙豐誇大了分拆計劃的挑戰,滙豐需要緊迫和重大改革。

仔細觀察中國平安這位沉默寡言的董事長,可以看出馬明哲為這家擁有157年歷史的銀行規劃的遠景。

父親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的馬明哲,因文化大革命干擾了中國的教育體系,他從未拿到大學學位。他靠背字典學習英語,從零開始打造中國平安,如今成為全球第二大保險公司。幾乎所有的新業務都出自他手,甚至在型塑商業模式之初就投入,彷彿他童年時把玩自己親手製作的玩具一樣。

自1988年創立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以來,馬明哲已將其打造成為橫跨保險、銀行和資產管理的金融集團。中國平安孵化並上市多個價值數十億的獨角獸,如今正在轉型為可媲美華為和騰訊的科技巨頭。

他與滙豐的情誼始於2002年,當時這家英國銀行入股中國平安,持股10%。滙豐在幫助中國平安建立後台平台並改善風險管理後,於2012年出售中國平安所有股權。五年後,中國平安披露其持有滙豐5%的股份,雙方關係易位。2020年滙豐股價跌至25年低點時,平安提高其在滙豐的持股至8%,有助於股價觸底。

滙豐的杜嘉祺曾經問過多年交情的馬明哲,為什麼中國平安不斷挑戰極限。馬明哲的回應是:一種「危機感」。這個回答一針見血,認識他的人描述馬明哲就是執著於變革、永遠居安思危和對於計劃的執行力。

熟悉中國平安觀點的人士表示,儘管雙方關係密切,但兩家公司的文化差異在過去十年中變得更加明顯,並補充說,特別令中國平安失望的是:滙豐的表現不如其他專注於亞洲的銀行,且在疫情期間暫停派發股息。

它還擔心地緣政治風險。該人士表示,鑑於滙豐的總部位於倫敦,主要受英國監管,因此在西方國家與中國脫鉤的風險下容易受到衝擊。

該人士表示,儘管中國平安是滙豐最大股東,但滙豐對於中國平安的提議置之不理後,雙方緊張態勢加劇。

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8月9日說,她「當然」希望滙豐把總部設在香港,2015年曾經提過此議,在在評估後遭到滙豐否決。

滙豐和中國平安都拒絕置評。

原文標題

Ping An’s HSBC Breakup Gambit Shows Peter Ma’s Thirst for Change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