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7,222.83
    +56.96 (+0.33%)
     
  • 國指

    5,914.08
    +1.83 (+0.03%)
     
  • 上證綜指

    3,024.39
    -16.81 (-0.55%)
     
  • 滬深300

    3,804.89
    -22.26 (-0.58%)
     
  • 美元

    7.8498
    +0.0003 (+0.00%)
     
  • 人民幣

    0.9057
    -0.0015 (-0.17%)
     
  • 道指

    28,725.51
    -500.10 (-1.71%)
     
  • 標普 500

    3,585.62
    -54.85 (-1.51%)
     
  • 納指

    10,575.62
    -161.89 (-1.51%)
     
  • 日圓

    0.0540
    -0.0001 (-0.18%)
     
  • 歐元

    7.6939
    -0.0121 (-0.16%)
     
  • 英鎊

    8.7600
    +0.0320 (+0.37%)
     
  • 紐約期油

    79.74
    -1.49 (-1.83%)
     
  • 金價

    1,668.30
    -0.30 (-0.02%)
     
  • Bitcoin

    19,323.58
    -176.05 (-0.90%)
     
  • CMC Crypto 200

    443.49
    +0.06 (+0.01%)
     

中芯預告行業調整 美國制裁更添陰霾

中芯第二季業績優於市場預期,但管理層警告全球半導體產業將進入雙重下行周期,引發投資者憂慮

重點:

  • 中芯第二季收入按年大漲四成,按季則上升3.3%,但公司預計第三季可能錄得零增長

  • 近月美國收緊對華出口的晶圓製造設備,市傳中芯12吋晶圓廠的建設進度因此受到影響,惟財報沒有作出交代

羅小芹

中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0981.HK; 688981.SH)是中國半導體邁向國產化的希望,但也是美國頭號打擊的行業巨頭,因此該公司近年不敢宣示與先進製程有關的業務數據,為財報添上神秘面紗。

根據中芯的最新季度業績,公司截至6月底的第二季收入為19.03億美元(128.6億元),稍高於市場預期的18.94億美元,按年大升41.6%,按季則升3.3%。

公司解釋,季內因疫情管控人員流動,部分工廠歲修沒有在第二季進行,使疫情對產出的影響低於預期;期內,公司淨利潤同比下跌25.2%至5.14億美元,主要因為錄得8,695萬美元的外幣報表折算損失。

股價下挫

中芯預期本季收入按季增長介乎0%至2%,管理層更煞有介事警告,全球半導體產業將進入雙重下行周期,而調整至少持續到明年上半年。消息公布後,中芯的股價翌日下挫3.6%,並在隨後兩個交易日再挫7.1%,本周二以15.86港元收市,接近14.64港元的52周低位,可見投資者對該股的前景並不樂觀。

美國國會於7月底通過《芯片及科學法案》,向全球合資格的晶圓廠提供高達527億美元補貼和稅收抵免,條件是晶圓廠未來十年不能在中國等地投資,該法案已由美國總統拜登簽署,反映美國正致力壓制中國半導體行業發展。

事實上,在該法案正式生效前,中芯已是華為以外,其中一家美國最重點關注的中國科技公司。美國商務部早於2020年12月已將中芯列入“實體清單”,限制設備商向中芯提供高端產品及服務,自此中芯將研發重點從10納米及以下的先進製程,轉向28納米及以上的成熟技術。

踏入今年,中芯處境更加不利。《彭博》上月底引述消息報道,白宮已私下把出口到中國的製造10納米及以下晶圓設備禁令,收緊至14納米及以下的製造設備。據報新禁令已影響中芯在建中的12吋晶圓廠建設進度,但中芯未有在其最新季度財報交代。

為免披露過多先進製程的生產數據予美國制裁口實,自2020年起,中芯已不再把14納米及以下的製程收入單獨列帳,而是將之併入28納米的收入欄目下。踏入今年,中芯直接不披露所有技術節點收入結構,只會按8吋及12吋晶圓兩類收入列帳,兩者於第二季的收入佔比分別為31.7%與68.3%。

最近市場傳聞中芯能夠製造7納米製程芯片,據報是在聯合首席執行官梁孟松的技術指導下,能利用製造14納米的深紫外光刻機(DUV)通過N+2代製程工藝,發展出7納米的晶圓產品,但新產品仍然面對良率不足、難以量產的技術問題。

可能是為了避免台積電(TSM.US; 2330.TW)猜疑,中芯對7納米製程工藝諱莫如深,畢竟該製程工藝是台積電早期研發技術,而梁孟松曾經長期作為台積電研發團隊核心,所以中芯的7納米產品一旦量產,台積電可能會提出侵權指控。

內外交迫

除了外憂,中芯在國內也面對挑戰。中紀委上月底通報,有“大基金”之稱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丁文武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當局調查。在此之前,華芯投資前總裁路軍、華芯投資前副總裁高松濤,以及“大基金”深圳子基金合夥人王文忠等人,均相繼受到調查。

多名晶片業高管受查的消息,引發行內高度關注,增加行業前景的不確定性,尤其是憂慮國家會否在整頓行業的背景下,削弱對中芯的扶持力度。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藺常念認為,美國加強對中國高科技行業的強力打壓,如果中芯連新建成熟製程項目都受到阻撓,未來恐更難作出技術升級。

“雪上加霜的是,近期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手機銷售出現放緩,削弱對芯片的需求,令中芯前景的不確定性增加,因此現時並非投資該股的時機。” 藺常念說。

凱基證券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則指出,中芯有兩點比較需要擔憂。首先昰管理層表示行業正受兩大下行周期同時影響;其次是獨立非執行董事、半導體設計公司Arm Ltd.聯合創辦人Tudor Brown辭任。這些消息都令市場擔心中芯的發展前景,令股價趨向反覆,因此其投資潛力並非特別吸引。

作為中國最大的芯片垂直整合製造商(IDM),可與全球最大IDM廠商台積電作比較估值。根據雅虎財經數據,台積電的預測市盈率為14.5倍,最遠高於中芯的僅1.8倍,可見台積電存在非常明顯的溢價,正好反映市場對中芯受美國打壓、難以涉足高端市場以賺取更大利潤的擔憂。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