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9 分鐘
  • 恒指

    17,269.23
    +67.96 (+0.40%)
     
  • 國指

    6,116.35
    +16.13 (+0.26%)
     
  • 上證綜指

    3,052.90
    +8.08 (+0.27%)
     
  • 滬深300

    3,530.28
    +8.66 (+0.25%)
     
  • 美元

    7.8301
    -0.0008 (-0.01%)
     
  • 人民幣

    0.9250
    +0.0003 (+0.03%)
     
  • 道指

    38,460.92
    -42.77 (-0.11%)
     
  • 標普 500

    5,071.63
    +1.08 (+0.02%)
     
  • 納指

    15,712.75
    +16.11 (+0.10%)
     
  • 日圓

    0.0501
    -0.0001 (-0.26%)
     
  • 歐元

    8.3942
    +0.0185 (+0.22%)
     
  • 英鎊

    9.7920
    +0.0350 (+0.36%)
     
  • 紐約期油

    83.06
    +0.25 (+0.30%)
     
  • 金價

    2,336.60
    -1.80 (-0.08%)
     
  • Bitcoin

    63,997.98
    -2,782.13 (-4.17%)
     
  • CMC Crypto 200

    1,382.64
    +0.07 (+0.00%)
     

一個高歌猛進一個獨自向隅 中國市場與全球似已脫節

【彭博】— 今年中國市場的動盪引發了一連串反應,股市崩盤,結構性金融產品遭重創,公眾不滿,此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又剛剛給證監會任命了一位新掌門人。

中國市場告急之時,全球股市卻在美國科技股狂熱的推動下逼近創紀錄高點。避險資產失寵,甚至鄰近的亞洲市場也基本上沒有受到中國局勢影響。正如一個全球金融市場波動率指標今年呈下降趨勢所顯示的那樣,中國資產正在與世界其他地區日益脫節。

這與2015年中國資產泡沫破滅、還有2018年全球兩大經濟體爆發貿易戰時形成鮮明對比,當時全球股市同步暴跌。這一次,在國際資本出逃之後,中國的困境成了一起孤立事件。

隨著中國股市連續三年下跌後仍然拋盤不斷,甚至高盛集團等一度堅定看多中國的機構也被迫重新審視他們的觀點。如果海外資本不回歸,中國政府讓市場復甦的目標將更難實現,也會促使投資者將資金投向美國以及亞洲其他市場。

「中國似乎與世界其他地區脫離了,」 盈透證券首席策略師Steve Sosnick表示。「股市缺乏反應的部分原因是全球經濟在沒有中國的情況下也表現良好。以往市場那種表現是因為當時中國是搖搖欲墜世界中的成長堡壘。」

出現這種巨大分化的背景是,受房地產危機加重、通縮壓力以及政府對私營部門的全面整頓等因素影響,中國股市自2021年見頂以來市值已經損失了4.8萬億美元,也導致截至1月份中國內地股市出現了創紀錄的連續六個月資金外流。

推薦閱讀:外資連續六個月淨賣出中國股票 創下紀錄

廣告

中國的經濟困境,以及與雪球衍生品和追加保證金相關的技術觸發因素都加大了股市賣壓。儘管本周反彈超過5%,但滬深300指數今年仍下跌2%。中國政府試圖通過限制做空和國有資金入市干預來拯救市場,或許最終會證明並不足以扭轉彌漫的悲觀情緒。

與此同時,對美國經濟軟著陸的信心推動標普500指數創出歷史新高。在其他地方,全球人工智能熱潮支持了台灣等科技股權重高的市場,而印度——因為其龐大的消費者群體而被視為中國的替代市場——也在大步向前。

北京在科技等關鍵行業實現自給自足的努力也使其經濟與世界其他地區脫鉤。美國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遏制中國科技實力的制裁措施,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此舉也激勵了一些中國公司著力發展自己的優勢。

推薦閱讀: 變美國制裁為中國勵志故事 中芯國際給科技自強帶來希望

由於貿易緊張局勢促使各國實現供應鏈多元化,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增速放緩所造成的影響自然減輕。2023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下降20%,20年來首次低於墨西哥對美國的出口,突顯出全球貿易格局的劇變。

中國「正試圖降低對外國技術的依賴,並阻止外國投資進入許多行業,以抗衡西方的影響,」 FL.Putnam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場策略師兼投資組合經理Ellen Hazen說。」眼下,鑒於人口問題、債務問題和房地產問題,以及少數股東真正擁有什麼模糊不清,我們認為對於美元資產客戶來說還沒有便宜到值得持有倉位的程度。」

總而言之,根據MSCI指數,中國與全球股市的月度聯動程度接近歷史低點。在2015年8月,中國讓人民幣貶值引發了全球市場的連鎖反應,打壓了股市和大宗商品,同時提振了債券。全球股市兩周之內市值損失超過5萬億美元。

現在這種相關性的下降不僅限於股票。離岸人民幣與彭博亞洲貨幣即期匯率指數的相關性已經從四個月前的0.70上方跌至0.47,該指數為1則意味著同步波動。使用相同的標準衡量,中國10年期國債殖利率與美國國債殖利率之間的相關性接近於零。

「市場基本上是在說,或者是在承認,中國存在的一些問題本質上是其獨有的,」 Causeway Capital Management的投資組合經理Arjun Jayaraman表示。」我們確實發現從各種指標來看中國股票都非常便宜,但你必須有高風險承受能力才能買入中國股票。」

所有這一切都又回到這樣一個問題上:中國政府的托市措施是否會讓其股市追趕上全球市場的上漲。滬深300指數目前仍比2021年高點低40%以上。

然而要實現持續反彈,需要投資者改變中國投資前景不佳的看法。花旗集團1月的一項研究顯示,一些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已經將中國頭寸調整為「完全中性」,想要贏回它們的資金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Vantage 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資官Nick Ferres說,通過所謂的國家隊進行直接市場干預最終可能證明不足以支撐市場。

「國家隊入市,禁止賣空,更換證券監管機構領導層,所有這些支持措施都沒有解決債務和成長這些關鍵基本面問題,」 他說。

原文標題As China Markets Flail, Rest of the World Is Roaring Ahead

—聯合報導 Marcus Wong.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4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