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視野:美元轉強 邊國最受害?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起源於泰國的1997年金融風暴給亞洲國家上了寶貴的一課。
起源於泰國的1997年金融風暴給亞洲國家上了寶貴的一課。

最近兩個月,投資者開始擔心極寬鬆的貨幣政策會令通脹回歸。於3月下旬,美國10年期債息因此由去年低位的0.5厘回升到1.7厘以上。美息上升也使美元開始獲得支持,暫時緩和了由去年3月開始的跌勢,美元對新興市場的走勢有直接影響。想前兩步是基金經理的工作,現在也許到了分析如果美元真的轉勢,哪個新興市場風險最高的時候了。

雖然在過去幾年,美元地位有所下降,但很多新興國家的融資活動都是以美元結算。美元匯價下跌通常代表美國正推行貨幣寬鬆政策,錢多自然會流向國外,這不但令新興市場債務再融資更加容易,美元流入也對經濟和股價有利。相反當美元轉強,資金流走,風險自然也會增加。

然而,美元轉強對每個國家影響不盡相同。有些國家出口長期大於入口,有穩定的外匯流入,外幣負債極低,所以美元升跌對其經濟風險影響不大。但有些國家,如1997年前的亞洲,入口長期高過出口,外匯不停流走,所以要依賴股票資金流入和外幣借貸等來補充流失資金。

巴西南非土耳其等最危

要了解哪個國家會比較容易受到美元升值所影響,有3點投資者需要留意:第一,出入口情況,若再加上盈利匯款等,可被統稱為經常帳。如果一個國家經常帳長期出現赤字,很大機會代表外幣入不敷支,投資者需要加倍留心。第二,外幣債務情況。如果一個國家外幣債太多,當環球資金短缺時,便不一定能把現有債務再融資,繼而容易增大違約風險。第三,現有外匯儲備。如果國家有足夠外匯儲備,最低限度能抵擋一時三刻的國際流動性緊張情況,減低違約風險。

從經常帳角度來看,亞洲區新興市場國家中,有兩國較長時間出現赤字,分別是印尼和印度。可幸的是這兩國整體外幣債水平都不太高。截至去年首季,印尼和印度的外幣債分別只佔兩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3.1%和12.5%,主要新興國家平均數字約40%。至於整體外匯儲備,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央行在2018年估算,印尼和印度的儲備都是足夠的。

至於1997金融風暴的起源地泰國,2019年經常帳盈餘更達GDP大約7%,再加上採用浮動匯率制度,所以再發生金融危機的機會應該不算太大。

目前,假如新興市場再因美元升值而出現問題,應該不會來自於東亞,反而更有可能發生在阿根廷、巴西、智利、南非和土耳其等國。這些國家通常長時間受經常帳赤字影響,或者是外幣負債偏高,更有可能是兩者均有。亞洲國家在1997年上了寶貴一課,經一事長一智,不知道其他國家何時才會長一智呢?

行健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分銷總監 石醴泉(作者為註冊持牌人士,以上只反映當時觀點,並非投資建議,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