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028.52
    -306.80 (-1.67%)
     
  • 國指

    6,439.82
    -116.28 (-1.77%)
     
  • 上證綜指

    2,998.14
    -7.30 (-0.24%)
     
  • 滬深300

    3,495.62
    -7.66 (-0.22%)
     
  • 美元

    7.8049
    +0.0001 (+0.00%)
     
  • 人民幣

    0.9298
    0.0000 (0.00%)
     
  • 道指

    39,157.41
    +22.65 (+0.06%)
     
  • 標普 500

    5,465.45
    -7.72 (-0.14%)
     
  • 納指

    17,692.61
    -28.98 (-0.16%)
     
  • 日圓

    0.0487
    -0.0002 (-0.41%)
     
  • 歐元

    8.3446
    -0.0099 (-0.12%)
     
  • 英鎊

    9.8700
    -0.0080 (-0.08%)
     
  • 紐約期油

    80.60
    -0.69 (-0.85%)
     
  • 金價

    2,334.80
    -34.20 (-1.44%)
     
  • Bitcoin

    64,181.96
    -744.02 (-1.15%)
     
  • CMC Crypto 200

    1,325.22
    -35.11 (-2.58%)
     

宏觀分析:高息環境有利增長型企業

若利率維持在高位,增長型企業的現金利息收入將成為其相對優勢。
若利率維持在高位,增長型企業的現金利息收入將成為其相對優勢。

隨着現有債務到期並需以更高利率為債務再融資,增長型企業相對防守型和周期型企業的利息支出阻力較小,成本優勢應逐漸擴大,或能擴大增長股在較高利率環境下對比防守股和周期股的估值溢價。

自1990年代初以來,標普500指數成分股的利息開支佔總債務百分比,通常追蹤投資級別企業債收益率,投資級別企業債收益率下跌對標指盈利表現正面。按1990年代初期以來的平均值估算,投資級別企業債收益率每下降100點子,標指的毛利率就會增加11點子。

受降信用評級影響較小

由於標普500企業在2020年延長其債務期限,因此從利息支出角度分析,預計利率上升對指數層面的影響不會像歷史關係般顯著。標指成分股自2020年低利率期間平均拉長其長期債務加權期限約1.5年,如果利率穩定維持在更高水平,在加息周期前延長債務期限應能順滑利息支出增長。

標普500增長型公司在加息周期之前延長債務期限方面做得更好,在利率處歷史低位鎖定較低企業利息成本。由於增長型企業的票面利率比其他板塊企業低,導致增長型企業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面對較小的新增利息開支逆風。

另一方面,增長型企業的市值加權平均信用評級(AA-)比周期型企業(A)和防守型企業(A)高兩個等級,而增長型企業屬「BBB」級別的債券發行人相對更廣泛指數佔比較小,如果信貸狀況惡化,增長型企業可能較少受信用評級下降影響。

現金利息收入發揮優勢

從利息收入角度看,雖然利率上升增加新增利息開支,但亦可為現金餘額賺取更多利息收入以抵銷利息開支上升影響。現金類資產主要集中在增長型企業中,其現金債務比率為53%,周期型企業為28%,防守型企業為14%,增長型企業現金類資產明顯高於更廣泛指數。

如果短期利率保持在高位,增長型企業的現金利息收入將再次成為其相對優勢。因此,增長股估值與利率的關係可能比傳統更為多元。再融資利率高企時間愈長,對增長股較高的現金收入能力的正面影響就更為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