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9,763.91
    -158.54 (-0.80%)
     
  • 國指

    6,700.42
    -54.89 (-0.81%)
     
  • 上證綜指

    3,277.54
    -14.98 (-0.46%)
     
  • 道指

    33,980.32
    -171.69 (-0.50%)
     
  • 標普 500

    4,274.04
    -31.16 (-0.72%)
     
  • 納指

    12,938.12
    -164.43 (-1.25%)
     
  • Vix指數

    20.16
    +0.47 (+2.39%)
     
  • 富時100

    7,512.23
    -3.52 (-0.05%)
     
  • 紐約期油

    89.05
    +0.94 (+1.07%)
     
  • 金價

    1,780.70
    +4.00 (+0.23%)
     
  • 美元

    7.8444
    +0.0017 (+0.02%)
     
  • 人民幣

    0.8653
    +0.0013 (+0.15%)
     
  • 日圓

    0.0578
    -0.0000 (-0.03%)
     
  • 歐元

    7.9768
    -0.0039 (-0.05%)
     
  • Bitcoin

    23,526.86
    -310.87 (-1.30%)
     
  • CMC Crypto 200

    559.37
    -13.45 (-2.35%)
     

樹欲靜而風不止 利率指標顯示鮑威爾離結束戰鬥還早得很

【彭博】-- 從聯儲會重點關注的判斷金融狀況的關鍵利率指標來看,現在距離可能促使官員們暫停緊縮的水平還比較遙遠。

經通膨調整的美國利率曲線的較短端已經有所升高,但鑒於短期通膨預期普遍升溫,所以實際利率仍然低於零,而較長期限證券的實際利率本月飆升至2019年以來最高水平。

最近幾周,對經濟衰退風險的擔憂日益加劇促使市場調降對聯儲會升息速度和幅度的預估。然而,伴隨消費物價加速上漲以及通膨預期的升高,這仍然是決策者面臨的一個問題。

高通膨預期與利率的不匹配在2年期美國國債實際利率中彰顯無遺,目前該指標徘徊在負60個基點左右。這可以從美國通膨保值國債(TIPS)中衡量出來,也是許多投資者判斷金融環境收緊狀況和其他市場估值的關鍵因素。目前,其表明市場利率仍低於中性水平,因此如果通膨擔憂持續存在,該利率還有上升空間。

「如果通膨預期保持在高位,意味著聯儲會必須推高名義利率,」Barclays Capital Inc.的通膨市場策略師Michael Pond表示,「聯儲會的鷹派立場很重要。這是為了確保降低通膨預期或阻止預期上升。」

聯儲會主席鮑威爾也把全部注意力放在短期實際利率上。

「就目前殖利率曲線的主要部分而言,實際利率是正的,」鮑威爾在6月份政策決定公佈後的記者會上表示,「但短端部分並非如此」。其指出這些期限的實際利率低於零。

自1990年以來, 聯儲會從未在實際政策利率為負值時結束緊縮周期。因此,要想讓實際殖利率轉為正值,要麼短期國債殖利率進一步上升,要麼其隱含的一定程度上受油價影響的通膨預期必須下降。

對於要維持多高的利率水平,鮑威爾和他的許多同僚都強調過最關鍵一點是讓政策利率達到中性,甚至可能高於中性水平,以便充分收緊金融環境並抑制通膨。而正是在這種計算中,實際利率變得至關重要。

聯儲會官員的預測中值是,隔夜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在今年年末升至約3.375%,2023年達到3.75%。當然,後者遠低於目前8.6%的同比通膨率,但它與以TIPS市場盈虧平衡利率衡量的2年期通膨預期基本一致。

「聯儲會想要的是錨定通膨預期,」 從事通膨保值投資的Winshore Capital Partners LP的管理合伙人Gang Hu表示。「鮑威爾之所以關注殖利率是否為正是因為他希望明確表明,當基準利率達到3%-4%左右的目標時,通膨要下降,政策利率水平必須高於可預見的通膨預測」。

與TIPS相關的盈虧平衡利率指標顯示,投資者押注CPI的平均同比成長率將在未來四年保持在3%以上。較長期盈虧平衡利率相對更低,30年期約為2.5%。這說明,人們相信通膨最終將從當前水平回落,個人消費支出價格平減指標將逼近2%的目標。

歐洲美元期貨的交易員目前預計本周期內聯邦基金利率將在3.5%左右見頂,觸頂時間大約在2023年第一季度,這遠低於本月早些時候預測的逾4%的水平。

與此同時,CPI預期依然居高不下。互換合約顯示,投資者預計到2023年底CPI升幅仍將超過4%。如果當前市場對聯儲會基準利率的預測被證明是正確的,那麼其結果就是實際利率將依然為負,至少在短期內是如此。

鮑威爾之前讓交易員把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的債券市場指標上,例如圍繞名義殖利率曲線倒掛的問題。雖然一些投資者在今年早些時候呼籲人們關注2年和10年期國債殖利率之差迅速縮小,但鮑威爾指出,他更傾向於關注18個月後3個月期殖利率水平與當前3個月期殖利率的差距。

延伸閱讀:鮑威爾之所以敢放開手腳加息全賴一條殖利率曲線

儘管金融環境已經收緊,但這項指標目前依然是高於零的。

然而,雖然彭博衡量金融狀況的指標今年有所下降,但投資者對股票和債券的定期抄底時而給市場提供了一些喘息之機,這令聯儲會的任務變得更為複雜。與此同時,在通膨方面,鮑威爾上周在國會作證時重申,遏制通膨飆升是頭等要務,聯儲會將繼續加息以給通膨降溫。

JonesTrading首席市場策略師Michael O’Rourke表示,「隨著每次股市和金融市場上漲引發抄底盤進入,金融條件又開始變得寬鬆,進一步增強了聯儲會保持緊縮的必要性。市場的過度上漲本身可能阻止聯儲會短期內暫停升息」。

原文標題

Real Rates That Powell Watches Are Still Far From Shouting Stop

(更新最後一段)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