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028.52
    -306.80 (-1.67%)
     
  • 國指

    6,439.82
    -116.28 (-1.77%)
     
  • 上證綜指

    2,998.14
    -7.30 (-0.24%)
     
  • 滬深300

    3,495.62
    -7.66 (-0.22%)
     
  • 美元

    7.8047
    -0.0001 (-0.0013%)
     
  • 人民幣

    0.9298
    0.0000 (0.00%)
     
  • 道指

    39,141.70
    +6.94 (+0.02%)
     
  • 標普 500

    5,463.45
    -9.72 (-0.18%)
     
  • 納指

    17,687.89
    -33.70 (-0.19%)
     
  • 日圓

    0.0487
    -0.0002 (-0.41%)
     
  • 歐元

    8.3463
    -0.0082 (-0.10%)
     
  • 英鎊

    9.8670
    -0.0110 (-0.11%)
     
  • 紐約期油

    80.59
    -0.70 (-0.86%)
     
  • 金價

    2,335.60
    -33.40 (-1.41%)
     
  • Bitcoin

    63,996.42
    -1,070.30 (-1.64%)
     
  • CMC Crypto 200

    1,320.36
    -39.97 (-2.94%)
     

日元正經歷漫長貶值之旅!小摩點出三大原因貶勢恐增強

日元兌美元 (USDJPY) 匯率今 (20) 日向下走貶,即使美元上周弱勢表現,華爾街投行摩根大通 (下稱小摩) 最新認為,在強勢美元壓制下,日元正在經歷一場漫長的貶值之旅,日本央行 (BOJ) 按兵不動的持續鴿派立場,更讓一些市場參與者開始討論日元面臨貨幣危機的可能性。

《華爾街見聞》報導,小摩日本市場分析師 Junya Tanase 在最新出具的研究報告中預估,BOJ 會更傾向於日元貶值,而非連續升息讓日元升值,主要因為日元疲軟的經濟影響對日本可能是淨正面的,主要因為能提高企業獲利,但連續升息的經濟影響對日本經濟將是負面的。由於偏好弱勢日元,BOJ 將繼續落後於曲線,並在較長時期內保持實際政策利率為負值。

報告中表示,若上述假設正確,即便 BOJ 和日本政府對弱勢日元持開放態度,日元貶值恐自我強化。

Tanase 指出,日本家庭擁有高達 1100 兆日元的現金存款,若轉投外匯資產,對日元匯率將產生重大影響,存款比例若下降 8% 並轉向外匯資產,將導致約 90 兆資金外流。日本的實際利率在通縮環境中仍保持正值,是阻止資本外流的一個重要因素,但隨著經濟環境大幅改變,日元若持續疲軟,資本外流加速的可能性不容忽視。

其次,機構投資者也可能從日元資產轉向外匯資產,日本金融機構截至去年底持有的國內資產高達 1869 兆日元,但因結算需求,大部分日元恐難轉向外匯資產,因此潛在資本外流規模介於 700 到 800 兆日元,遠低於家庭存款。金融機構在自身投資組合中也持有了一定比例的外國資產,因此將資產轉移到海外的動機可能較弱。

廣告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退休基金 GPIF 的流動可能會減輕明年資本外流對日元的下行壓力,因為市場普遍預期 GPIF 將在投資計畫審查中減少外匯資產的比重,同時增加日元資產的比重。然而,這些預期變化不太可能減輕日元的下行壓力。

Tanase 團隊認為,考量到日本債務佔 GDP 比重為全球之冠,相當容易受到國內利率上升和債務負擔增加的影響,即便 BOJ 升息成功對抗通膨和日元疲軟,但政府利息支出成本急劇上升,對抗日元貶值將付出巨大代價。

該團隊還預估,日本政府可能選擇對私人部門徵收通膨稅來減輕債務負擔,如此可讓政府債務佔 GDP 比重到 2032 年降至 180%,目前約為 260%。

在日本,債務人主要是政府,債權人是家庭,長期的高通膨將導致政府減少自身債務,家庭資產的實際價值則會下降。

更多鉅亨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