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6,721.69
    -373.34 (-2.18%)
     
  • 國指

    5,879.58
    -124.39 (-2.07%)
     
  • 上證綜指

    3,019.47
    -14.77 (-0.49%)
     
  • 滬深300

    3,475.84
    -28.41 (-0.81%)
     
  • 美元

    7.8367
    -0.0008 (-0.01%)
     
  • 人民幣

    0.9230
    +0.0001 (+0.01%)
     
  • 道指

    38,235.97
    -223.11 (-0.58%)
     
  • 標普 500

    5,167.79
    -31.27 (-0.60%)
     
  • 納指

    16,320.80
    -121.40 (-0.74%)
     
  • 日圓

    0.0510
    +0.0001 (+0.18%)
     
  • 歐元

    8.3334
    -0.0736 (-0.88%)
     
  • 英鎊

    9.7580
    -0.0800 (-0.81%)
     
  • 紐約期油

    87.29
    +2.27 (+2.67%)
     
  • 金價

    2,415.60
    +42.90 (+1.81%)
     
  • Bitcoin

    70,180.48
    -672.97 (-0.95%)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標指六千點在望?美股目標升不停

標指六千點在望?美股目標升不停
標指六千點在望?美股目標升不停 (ARK NEYMAN via Getty Images)

標普 500 指數(^GSPC)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才升了1,000點,不過越來越多的華爾街策略師認為,未來再升1,000點,可能不需一年便能辦到。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幣即時報價 多國新聞任睇

隨著標指最近突破 5,000 點並不斷創新高,策略師們紛紛提高年底目標。 最新的是巴克萊,他們將年終目標價從4,800點上調至5,300點,原因是大型科技公司的盈利和美國經濟持續出乎意料地上漲。

但也許最值得注意的是,巴克萊也不排除最終表現比5,300點更好。巴克萊美國股票策略主管Venu Krishna 指出,如果大型科技公司的盈利持續超出預期,公司最牛看法是標指升至6,050點。

Krishna在報告中寫道:「總的來說,我們認為風險/回報傾向於牛市,因為宏觀數據反映經濟重新加速的可能性開始超過溫和衰退的可能性。」

Krishna補充說,關鍵是大型科技公司的持續優異表現,以及其他行業的盈利反彈。

Krishna寫道:「如果大型科技股延續其升勢,並且我們假設科技類以外股份估值向下趨勢已見底,我們可能會看到標指上漲至6,050點,每股收益為252美元。」

凱投宏觀和Yardeni研究公司最近都提出了類似的設想。Yardeni總裁 Ed Yardeni的目標是到2024年底標指見5,400點,預計2025年高達6,000 點,2026年6,500點。

Yardeni認為,美國經濟持續表現優異,以及生產力提高,將推動股市上漲。'

廣告

「生產力提高是個大主題。」Yardeni最近對Yahoo財經表示:「科技將實現這一點,這不限於不單是AI。在這種情況下,即使AI的潛能最終將有些令人失望,股市預料繼續走高,因為這一刻的預期實在高得不得了。」

他指出,這種情況正在美國經濟中發生,而目一時間,中國等其他經濟體則落後,這使得美股成為吸引投資的熱點。

「看起來美國將繼續成為一個真正出色的市場,並能在世界市場中鶴立雞群。」Yardeni表示:「這是大趨勢的重要元素,也是我認為市場可以繼續走高的原因。」

凱投宏觀首席市場經濟師John Higgins預測,到2025年底,標指將達到 6,500 點,假使目前由AI推動的泡沫不斷增長。

Higgins寫道,此目標的「前提是估值重上類似與科網熱潮時期的高峰。

「現時正在形成的泡沫在許多方面都與1990年代中後期的泡沫相似,尤其是試圖押注在變革性技術可能帶來的未來收益。」
「現時正在形成的泡沫在許多方面都與1990年代中後期的泡沫相似,尤其是試圖押注在變革性技術可能帶來的未來收益。」 (Capital Economics)

「現時正在形成的泡沫在許多方面都與1990年代中後期的泡沫相似,尤其是試圖押注在變革性技術可能帶來的未來收益。」

「儘管如此,目前估值仍遠低於當時的水平,這表明它還有很大的上望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