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美債遭拋售 投資者搏量化緊縮提前結束

【彭博】— 美國較長期國債遭遇40年多來最嚴重拋售,讓市場關注焦點落在了一個消失的最大買家身上:聯儲會。

聯儲會正在以每年7,200億美元的速度縮減其持有的政府證券組合,使得財政部彌補接近2萬億美元的聯邦預算赤字更加艱難。上一次聯儲會執行量化緊縮行動時,其結束的時間早於官員們的預期,一些市場參與者預測這一次也會如此。

雖然聯儲會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和其他一些決策者已經表示,較長期國債殖利率飆升可能會降低繼續上調基準利率的必要性, 但他們沒有對量化緊縮發出類似的聲音。相反,他們表示即使降息已經開始,量化緊縮也可能繼續下去。

隨著10年期國債殖利率本周自2007年以來首次突破5%,並且其攀升的速度達到1982年以來最快,聯儲會可能面臨重新考慮其立場的壓力。與此利害攸關的是,借貸成本飆升有導致經濟硬著陸的風險,股票和公司信貸等風險較高的資產將面臨威脅。

「如果有必要——假如債券警衛隊繼續發出信號的話,他們可以很快改變態度,」 B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投資組合經理Jack McIntyre在談到聯儲會和量化緊縮時表示。「眼下(國債)供應很重要,量化緊縮期間的供應才是有趣的事情。」

鮑威爾今年早些時候告訴國會議員說,他是「非常清楚認識到」縮減聯儲會資產負債表的必要性,不能在每次寬鬆周期之後都讓資產負債表保持臃腫。聯儲會過去量化寬鬆行動的代價現在已經變得很明顯:聯儲會正在為量化寬鬆創造出的銀行準備金支付高額利息,給財政部收入帶來約1000億美元的窟窿。

根據前紐約聯儲行長William Dudley的計算,流動性仍然嚴重過剩。他估計,銀行系統的準備金約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的12%,而2019年9月時才為7%。

「市場上很多人都在問聯儲會什麼時候會停止量化緊縮,答案是不會很快,」 現在是彭博專欄作家的Dudley上周在彭博電視上表示。

這對25.8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市場不是好消息。有跡象表明,投資者對消化規模不斷增加的較長期債券越來越不感興趣。本月10年期和30年期國債標售反應不佳,但由於預算赤字擴大,供應將繼續增加。在上個月結束的財政年度,美國預算赤字達到了1.7萬億美元。

「未來幾個季度可能有必要進一步逐步擴大附息國債發行規模,」 美國財政部負責金融市場的助理部長Josh Frost在上個月表示。財政部的最新借款計畫定於11月1日發布。

與此同時,其他曾經的大買家也沒有行動,其中包括日本投資者。如今的邊際買家是對沖基金之類的機構以及其他對價格更敏感的投資者,這也是推動殖利率上升的動力之一。

暫時令聯儲會官員感到欣慰的是,抽走的流動性主要來自聯儲會的逆回購工具,也就是貨幣市場基金和其他機構存放現金的逆回購安排,而不是與經濟聯繫更緊密的銀行準備金。2019年的時候,正是銀行準備金減少引發了美國金融管道出現問題,導致聯儲會叫停量化緊縮。

推薦閱讀:紐約聯儲官員Perli:資產負債表縮表進展順利 密切關注未來風險

達拉斯聯儲行長Lorie Logan上周在一次Money Marketeers活動上表示,政策制定者有一個他們關注的指標儀表板,可以了解準備金何時達到稀缺水平。她之前曾在紐約聯儲銀行負責資產負債表管理。

「還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Logan說。她表示,目前她的焦點是逆回購,「等待它接近於零」。

「自聯儲會去年6月開始量化緊縮以來,銀行準備金僅略有下降,」 PGIM Fixed Income首席全球經濟學家、曾供職於紐約聯儲銀行和美國財政部的Daleep Singh表示。「但最終,隨著逆回購耗盡,」 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聯儲會縮減資產組合將給銀行準備金帶來下行壓力,這可能會給金融體系帶來麻煩。

紐約市場周二晚些時候,10年期國債殖利率報4.82%左右,自8月結束以來上漲超過四分之三個百分點。摩根大通全球研究主席Joyce Chang在一份報告中寫道,量化緊縮是「一種被低估的風險,在推動殖利率在更長時間內走高。」

原文標題Bond Market’s ‘Vicious Cycle’ Risk Puts Spotlight on Fed’s QT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