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10 分鐘 開市
  • 恒指

    18,072.90
    +45.19 (+0.25%)
     
  • 國指

    6,464.49
    +23.33 (+0.36%)
     
  • 上證綜指

    2,950.00
    -13.10 (-0.44%)
     
  • 道指

    39,112.16
    -299.05 (-0.76%)
     
  • 標普 500

    5,469.30
    +21.43 (+0.39%)
     
  • 納指

    17,717.65
    +220.84 (+1.26%)
     
  • Vix指數

    12.84
    -0.49 (-3.68%)
     
  • 富時100

    8,247.79
    -33.76 (-0.41%)
     
  • 紐約期油

    80.76
    -0.07 (-0.09%)
     
  • 金價

    2,332.70
    +1.90 (+0.08%)
     
  • 美元

    7.8094
    +0.0008 (+0.0104%)
     
  • 人民幣

    0.9296
    0.0000 (0.00%)
     
  • 日圓

    0.0487
    0.0000 (0.00%)
     
  • 歐元

    8.3637
    -0.0016 (-0.02%)
     
  • Bitcoin

    61,724.27
    +1,574.33 (+2.62%)
     
  • CMC Crypto 200

    1,284.64
    +35.52 (+2.84%)
     

聲網業務大調整 出售非核心資產

作為精簡業務舉措的一部分,這家即時語音和視頻技術供應商正在出售部分買入不足兩年的業務

重點:

  • 聲網同意將入手不到兩年的環信客戶互動雲業務,作價約1,460萬美元出售給天潤雲

  • 交易對涉及的各方都有利,因為被出售的業務在性質上與天潤雲的業務更加互補

梁武仁

Clubhouse服務商而著稱的聲網(API.US)可能已經失去了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因為圍繞這款語音社交應用軟件的熱潮已歸於沉寂。但隨著該公司努力精簡業務以控制成本,其想辦法巧妙地擺脫不再需要的業務,這一點還是值得稱讚的。

上週四,該公司宣佈同意將不到兩年前才收入麾下的環信客戶互動雲業務,以大約1,460萬美元(1.02億元)現金的價格賣給天潤雲股份有限公司(2167.HK)。這可能聽上去像是一筆普通併購交易,但實際上並不是一宗簡單的業務出售。這是因為,大約6個月前,聲網通過購入買家天潤雲——一家面向生活方式客戶合同的軟件即服務(SaaS)供應商,其首次公開招股的股票,持有其2.8%的股份。

2021年1月,聲網以5,4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同樣是製作即時通訊應用程式程式設計介面(API)的環信,但不清楚當時該公司的客戶互動雲業務價值幾許。這意味着,沒人真的知道最近這宗買賣到底意味當初的投資是獲益還是虧損。但不管怎樣,這筆交易看上去是擺脫非核心業務的一步高招。

投資者似乎並未為之所動,交易公佈當天聲網股價下跌3.1%。天潤雲的表現也沒好到哪兒去,下一個交易日其港股下挫1.1%。但話又說回來,這類中概股目前正面臨很多更重大的問題,而這宗交易本身相對較小,對股價也許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廣告

聲網已將環信的通訊API融入了自己的技術,並在今年發佈了Agora Chat。但顯然,環信剩下的客戶互動業務並不是十分適合聲網的產品。這意味著聲網可以讓環信獨立營運相關業務,或是把它們賣了。它似乎選擇了後者。

2021年客戶互動業務收入比前一年增長約22%至880萬美元,不及聲網整體銷售額26%的增速。其毛利潤增長速度也不及收入,導致毛利率不斷下滑。這意味著聲網接手後,該業務的成本增加得比收入快,侵蝕了母公司的盈利能力。

但該業務看上去似乎更適合專門從事客戶互動雲服務的天潤雲,因此它從收購中獲得的合併效果可能會超過聲網。而且因為聲網持有可觀的天潤雲股份,如果新老闆營運該業務的盈利效果更好,聲網也能潛在受益。

雖然聲網通過這筆交易籌集的資金數額可能看上去並不大,但也幾乎相當於該公司9月底持有的3,100萬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的一半。因此,交易看上去對涉及的各方都有利。

過山車般的發展

在經歷了幾年如同坐過山車般的發展後,聲網試圖調整業務方向,它可以利用這些創意點子來簡化運營。去年年初,該公司作為Clubhouse音訊技術提供商的角色而聲名大噪。去年2月,聲網的股價飆升至100美元以上,與不到一年前上市時相比,上漲了四倍多。

但事實證明,好日子總是短暫的。根本之處在於,Clubhouse失去人氣的速度與走紅速度一樣快,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隨著許多國家取消社交限制,會議和其他社交聚會開始回歸正常,在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這款應用本來希望自己能滿足大家的聚會要求。

後來,還有報道稱, Clubhouse的網路流量是通過聲網在中國的伺服器定向的,而且該公司的加密技術存在缺陷,這讓一些人感到不安。聲網還受中國大力整治教培行業的波及,該行業的公司是它的一大客戶群。

隨著形勢的逆轉,聲網的股票從高位急劇下跌。週一的收收價只有3.67美元,甚至遠低於2020年IPO時的20美元。

新的挑戰不斷湧現。中國政府剛剛開始放鬆嚴格的防疫政策,但仍給該公司的中國客戶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其中許多客戶正在抑制支出。在中國之外的地區,經濟的放緩(對科技公司的衝擊尤其大)以及資本市場的波動,也阻礙了聲網提振銷售額的努力。

這些不利因素導致聲網三季度的收入按年下降9%至4,100萬美元。由於該公司在增加銷售和行銷成本的同時,維持了研發支出,導致其淨虧損擴大了近三分之一,至約2,800萬美元。作為專注於核心產品努力的一部分,聲網進行了裁員以減少冗餘,結果整體營運費用因遣散費而增加。

自從宣佈出售環信以來,聲網的股價一直漲跌不定,不過正如我們之前指出的,這筆交易本身相對較小,遠不及更大的宏觀因素奪目。其中包括中國突然決定放開疫情防控措施,以及根據美中監管機構新的信息共享協議,美國首次對在紐約上市的中國公司進行的檢查取得了積極結果

儘管其股價遠低於早期水平,但投資者似乎並未放棄聲網。它的市銷率約為2.9倍,高於雲通信平台Twilio(TWLO.US)的2.4倍,以及互聯網語音先驅8×8(EGHT.US)的0.76倍。

在短暫出現在聚光燈下之後,聲網一直面臨著嚴酷的現實。但如果它證明自己能夠受得住這樣的時刻,就可能重新贏得投資者的尊重和信任,這可能比它通過Clubhouse獲得的知名度持續更長時間。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