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4 小時 34 分鐘 開市
  • 恒指

    20,175.62
    +93.22 (+0.46%)
     
  • 國指

    6,857.48
    +34.09 (+0.50%)
     
  • 上證綜指

    3,276.89
    -4.78 (-0.15%)
     
  • 道指

    33,761.05
    +424.35 (+1.27%)
     
  • 標普 500

    4,280.15
    +72.88 (+1.73%)
     
  • 納指

    13,047.19
    +267.29 (+2.09%)
     
  • Vix指數

    19.53
    -0.67 (-3.32%)
     
  • 富時100

    7,500.89
    +34.98 (+0.47%)
     
  • 紐約期油

    91.88
    -0.21 (-0.23%)
     
  • 金價

    1,818.90
    +3.40 (+0.19%)
     
  • 美元

    7.8357
    -0.0074 (-0.09%)
     
  • 人民幣

    0.8600
    +0.0006 (+0.07%)
     
  • 日圓

    0.0584
    -0.0003 (-0.46%)
     
  • 歐元

    8.0349
    -0.0583 (-0.72%)
     
  • Bitcoin

    24,316.97
    -168.47 (-0.69%)
     
  • CMC Crypto 200

    574.64
    +3.36 (+0.59%)
     

車主叫苦|汽油價格高企不下 議員促政府介入

香港車用燃油價格(油價)持續上揚,無鉛氣油零售牌價已升穿每公升24元,車主叫苦連天。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易志明和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均認為,政府有必要介入,除了考慮提供補貼,長遠應檢討汽油的徵稅款額,並引入更多不同來源的汽油,以及增設油庫等。

汽油價格升穿每公升逾24元

翻看消費者委員會的「油價資訊通」,可以看到過去一年本地的車用燃油價格(油價)持續上升,車用燃油每月平均入口價由去年6月1日每公升4.31元,至今年4月尾升穿每公升6.52元,升逾51%。再計及每公升6.06元的油稅和油站地價等成本,車用燃油零售牌價已升至每公升逾24元。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易志明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易志明

油價持續高企,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易志明說: 「環境局完全不覺得自己有責任介入油的零售價格,只會覺得有引入競爭,目標便達到。」當年競爭事務委員會就車用燃油市場發表過研究報告,建議政府可以推出更多油站用地、檢討油站用地的招標制度等,但易志明直指政府根本沒有認真跟進,並錯過了介入的最好時機。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易志明一直要求檢討油站用地的招標制度。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易志明一直要求檢討油站用地的招標制度。

翻看資料,地政總署於2020年9月公布4幅加油站用地的招標結果,4幅用地的批租期為21年,地價總計為18.75億元,其中一幅觀塘道的油站地價達6.9億元,為歷來油站賣地紀錄,政府以價高者得來選擇中標者。

油站招標仍以「價高者得」

易志明說,油價的的成本除了計及原油入口價,還有政府的徵稅及油站的地價,若政府對油站的承接者以「價高者得」,有關成本只會轉嫁油價上,「租約長達21年,已無得郁,政府已錯失時機」。

議員促請政府及早為電動車提供足夠充電配套。
議員促請政府及早為電動車提供足夠充電配套。

易志明認為,撇除國際油價因素,本地油站地租已「lock死」、油稅又不減的話,「本地車用燃油價格只會升不會跌」,他認為政府一方面為有特定車主如「職業司機」提供補貼,長遠而言,政府的「電動車普及化路線圖」,訂下2035年或以前停止燃油私家車新登記的目標,他促請政府及早為電動車提供足夠的充電站等。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也看到油價高企的問題,不少市民也向他吐苦水,因為油公司之間的牌價非常接近,令市民覺得公司之間有合謀定價來獲取暴利,「其實他們根本不用坐埋一齊定價,現實上,只要有一個油商加價,另一個油商也會去加。」他指出,這樣做可能沒有違法,但令公眾的觀感較差;他又稱,近月俄烏戰事炒高油價,令市民百上加斤,他批評政府沒有及早引入不同燃油。

香港目前只供應三款燃油,分別是 98 辛烷值標準無鉛汽油、98 辛烷值特級無鉛汽油和一種柴油,而沒有較便宜的 92 和 95 辛烷值汽油供選擇。

議員促引入擴大油的來源

陳恒鑌說:「惠州其實有煉油廠,我們是否不用只依賴新加坡?油的來源可否擴大?政府可以做好多嘢。」他指油站地價太高,最終又轉嫁在市民身上,並不公道,「以前政府話擔心寛減油稅會變相鼓勵人買車,但其實現在人要買也買電動車啦。我看不到去年油價低啲,私家車的數目便會大增,現在高油價,便會少好多車。」陳恒鑌自己也有駕車,因為每日也到處開會和做社區服務,「一個月單是入油便要六七千元,之後也要諗諗係咪買電動車」。

消委會曾統計,3間油公司(加德士、埃索及蜆殼)的市場佔有率由1998年約93%下降至2020年下半年約67%,不過,即使香港引入新的油公司後,消委會發現,油公司之間的牌價水平一致的情況加劇,在2020年第1季,5間油公司相同牌價的日子多達92.3%。

不過,雖然各油公司的牌價時有相同,但它們為了爭取客戶,會提供不同優惠,包括不同日子或時段、指定油站會有額外折扣,折扣五花八門,款額也有差異,可以由每公升減0.9元至5.63元不等;油公司又會與信用卡合作,車主以某信用卡入油達指定價格,可獲額外送特定的汽油,或有更多積分等,例如加德士稱,匯豐信用卡客戶可享每升0.9元汽油即時折扣及賺3倍獎賞錢;埃索稱, 以中銀Esso World萬事達卡於Esso簽帳入汽油可專享額外即時汽油折扣每升0.4元等。

香港油價是全球排第一

香港汽車會會長李耀培表示,車主目前只能靠油公司提供不同折扣,選擇較便宜的油,但認為政府在油價問題上仍責無旁貸,「我們一直有向政府要求,包括減少油稅和監管油公司的定價,否則油商賺取暴利,受害也是車主」。他盼望來屆新政府可以打破舊思維,成立獨立組織,監管油公司的定價,「香港油價是全球排第一,車主身受其害,政府不應放棄呢班油車的車主」。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在美國會駕駛汽油車,但早於8年前他在香港便轉用電動車,全因香港油價太貴,「我住的屋苑停車場可以充電,現在不少商場停車場更可以只付泊車費,便免費充電;若用電動車,一個月大約三百多元,但若入油,一缸油三百元也不夠,一個月可以數千元,若每天也要駕車,是很大負擔。」要解決問題,引入新競爭有否幫助?徐家健說,中海油和中石化當年打進香港市場,大家也有期望,但結果油價的跌幅不太明顯,根本源頭仍是油稅和地價。

政府不同意要介入干預油價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5月書面回覆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提問時,引述油公司表示,近年營運開支增加,令入口價與零售價格的差距擴大,因此單純以零售牌價與國際油價的調整作直接比較,或會令大眾產生油價有「加快減慢」或「加多減少」等過於簡化的觀感。他重申在自由市場經濟運作下,香港車用燃油價格向來由個別油公司按商業運作原則和本身的營運成本而釐定,政府不會干預。

密切留意BossMind動向!立即CLS

FB Instagram Youtube

Powered by Mercury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