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稅種的命運將是習近平的「共同富裕」面臨的最嚴峻考驗

·6 分鐘文章
這幾個稅種的命運將是習近平的「共同富裕」面臨的最嚴峻考驗

【彭博】— 不管是鎮壓香港異見,還是報復美國制裁,中國都能比世界上幾乎任何國家更快通過複雜的立法。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這就是為什麼房地產稅姍姍來遲一事如此扎眼。一位高級官員2018年時曾表示,制定房地產稅非常重要。在全國人大常委會2018年公佈的最新五年立法規劃中,制定房地產稅被列為優先事項,但直到近日習近平主席才宣布房地產稅計畫,而其與立法者的期望相去甚遠。

作為旨在促進經濟平等、縮小貧富差距的「共同富裕」行動之一,中國政府宣布將在部分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目前試點城市有哪些還是個未知數。正在變成自由貿易樞紐的海南,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深圳,都可能有份。

這是朝著北京渴望多年但缺乏建樹的稅制改革邁出的最新一小步。在一黨掌權、政治反對罕有的中國,用稅法來推進社會政策似乎並不困難。但中共對輿論——尤其是中產階級的輿論——很敏感,稅收問題在中國跟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樣充滿政治危險。

根據一份官方通知,早在2013年,中國最高政府機構就呼籲逐步擴大個人住房房產稅改革試點範圍,並研究遺產稅。經過了數月的內部辯論之後,這一建議的級別從指南降為了「意見」。為了進一步減輕衝擊,國務院選擇的發布時機是中國最繁忙的假期到來前夕。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說,所有的棱角都被磨平了。他曾任中國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

北京在房地產稅方面的最新舉措,展現出習近平有多麼依賴中國龐大中產階級的支持;反過來,在他的領導下,這個階級也變得更加富有。政府一直不想因不受歡迎的新稅而與中產階級「離心」,但如果未來鼓起更大勇氣,它可能會這樣做:

房地產稅

北京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對全國房地產征稅。對城市居民來說,房地產大約占到了他們家庭財富的70%。房地產稅實際上是一種財富稅,有可能穩定中國最熱門樓市的價格。

然而,飆升的房價讓地方政府變得富有。在2021年的頭九個月,土地出讓收入約占地方政府總收入的35%,因此他們抗拒一切可能壓抑房地產價值的措施。

2014年,市縣一級的反對,阻礙了中國建立全國統一不動產登記平台;據中國媒體報導,不動產登記工作嚴重滯後,以至於在實施的第一個月,只有16%的地市和4%的縣完成了不動產登記職責整合。

中央政府官員試圖向公眾保證,登記的目的不是徵收房產稅,而該項目直到2018年才完成——同年,中國最高立法機關在官方的五年計畫中增加了房地產稅。

麥格理經濟學家胡偉俊和季心宇上周在報告中寫道,房地產稅反對者「不僅人多而且強大」。這「遠不止是從富人到窮人的財富再分配,還是從老輩和大城市居民到其他人的財富再分配。」

房地產稅是否會按設計發揮作用也是個未知數。十年前,上海對本市居民二套房及非本市居民新購房徵收0.4%-0.6%的房產稅。胡偉俊和季心宇說,去年房產稅給上海帶來逾190億元人民幣的收入,不到土地出讓收入的7%。與此同時,上海房價持續飆升。

一句話:北京暫時將滿足於地方試點。

所得稅

幾年前,中國改革了個人稅制,以減輕較低收入者的負擔,並促進整體消費。但是這一稅制仍然偏向富人,對經營和投資所得的稅率比個人所得稅率低得多。

安永稅務合伙人糜懿全表示,它很容易成為改革的對象。「高收入者主要的收入來源是經營收入等,這些未來都可能被納入個人所得稅當中,」他說。

與此同時,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中國可能將包括薪資在內的總體稅率從45%降至35%,這一舉措的目的是鼓勵中產階級。

早前,中國也成功推行了個人所得稅改革。2018年,政府將所得稅征稅門檻從每月3,500元(548美元)提高至5,000元,並納入了子女教育、重病醫療等新的抵免項目。政治和商界領袖呼籲進一步將起征點提高至每月10,000元。

最近,中國政府強調了稅收工作的執行,對知名藝人採取行動,其中上月鄭爽被稅務部門追繳稅款、罰款2.99億元。

一句話:中國已經重新彰顯了應對富人逃稅問題的決心,但是並無進一步改革的明確時間框架。

遺產稅

中國是為數不多不徵收遺產稅的主要經濟體之一。中國直到不久前還不需要這一稅種,因為沒有太多的財富可傳給下一代。但是近年來,百萬和億萬富豪人數日漸成長,對保護子女財富也愈發感興趣,而政府則將其視作是打破長期不平等現象的一種手段。

中國政府最早在1995年涉足遺產稅的想法,據當地媒體報導,當時稅務部門起草了規定,瞄準擁有超過100萬元的人(當時相當於15.7萬美元)。四年後,財政部官員表示,遺產稅法可能最快於2000年通過,但卻從未實現。

中國官員上一次談及遺產稅是2013年,國務院稱將研究這一措施。但是謠言四起,2017年官方媒體鼓勵政府關注財富的積累和追求,暗示遺產稅只會鼓勵富人將資產轉移到海外。

反對意見十分現實(因為沒有可以追蹤或核實個人資產的系統),同時也極富政治性。賈康在個人微信賬號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在老百姓同意被征稅前,或許希望看到高級別政府官員先披露個人財富。這有可能是令遺產稅難產的原因。

一句話:如果執行遺產稅需要富人充分披露財產,那就不可能執行。

原文標題Xi’s Toughest ‘Common Prosperity’ Test Is Raising China’s Taxes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