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Stapps投資百萬元創私人補習配對平台 不足一年月賺60,000元兼獲Google頒獎

職場

全港學校因疫情停課,面對面的補習課堂也相應減少,私人補習配對平台Stapps也受到一定影響,惟這只是暫時性,相信疫情減退,市場對教育的需求仍然龐大。Stapps是一個手機應用程式(App),讓家長 / 學生隨時隨地物色導師,省卻第三方介入,節省時間之餘,同時只收取一堂學費為中介費,改變傳統行業的弊病。自2019年5月推出以來,Stapps平均每月收入達60,000元,並且獲得Google Play獎項。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Stapps將補習的供應方(導師)與需求方(家長或學生)連繫起來,因此設有導師版及家長 / 學生版,概念像大家認識的叫車App。現時Stapps共有12,000名通過認證的導師,涵蓋中學文憑試(DSE)、國際及公開考試的科目,主力為幼稚園至高中學生提供導師配對服務。Stapps共同創辦人Andy說:「高中學生大多會自行找尋合適導師,至於幼稚園至初中,較多由家長代為物色。」

首兩星期「白做」

家長 / 學生可以在Stapps翻查導師資訊,包括學歷及經驗,也可以設定不同的篩選條件,例如科目、大學、地區,甚至以導師名字等關鍵字搜尋。找到合心意的,家長 / 學生可以打開聊天室,與導師直接對話,倘若雙方覺得合適,便可以在App確認上課日期及時間,在正式上課前,雙方可以交換電話方便溝通。完成首次課堂的48小時內,Stapps向導師收取相當於一堂的費用,約為220元,至於家長 / 學生則為免費使用,而系統會邀請家長 / 學生填寫問卷,為導師評分。

Stapps於2019年5月正式推出,現時共有逾5,000名家長 / 學生登記成為會員,平均每月成功配對約300宗,若以每宗收費220元計算,每月營業額約60,000元。Andy求學時期曾找導師補習,大學時代也曾替人補習賺外快,主要透過補習中介公司介紹學生,察覺到傳統模式的弊病。Andy認為傳統中介在溝通方面不便,配對往往因第三方的交涉令過程費時失事,找到的導師有時不能令家長 / 學生滿意,因為傳統中介公司一般著重家長 / 學生與導師的配對,卻忽略雙方溝通的重要性。

此外,中介一般會抽取導師首兩個星期的補習費作為佣金,大約相等於兩至四堂的學費,即是每次找到一名學生,首兩個星期都是「白做」。

Stapps贊助大學的學生會活動,吸引大學生加入成為導師。圖片:由Stapps提供

大學年代數千元創業

Andy與同學Kit,於大學時代,以兼職形式創辦尋補(Tutor Circle),這是一個私人補習的中介平台,將導師資訊放到網絡平台,仍是傳統的補習中介模式,投資成本僅數千元。

Andy於2014年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化學系後,最先擔任大學科研機器的銷售工作,其後轉至建築公司,從事環保及安全的工作,但覺得兩份工作均不適合自己,最終決定創業。Kit大學畢業後,在金融公司擔任客戶服務工作,她與Andy有意將補習中介業務進一步發展,打破地域的界限,並且解決行業的問題,最終與Kit的弟弟Charles,共同創辦Stapps,三人加上投資者,合共投資約100萬元。Charles於2015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資訊工程系,曾經從事數據處理、編寫程式及手機應用程式的工作。

三人於一年半以前開始構思Stapps,並且於2018年底落手落腳籌備,結果於2019年5月正式推出。Charles負責資訊科技層面的工作,Andy專注App的成長及業務發展,Kit負責產品及客戶服務。Stapps需要吸引導師及家長 / 學生使用,公司2019年贊助了逾200個大學的學生會活動,接觸近30,000名大學生,吸引他們加入平台成為導師,同時推介給朋友使用。至於家長 / 學生方面,Stapps主力做線上推廣,包括Google、facebook及IG,另外推出轉介優惠,吸引用戶介紹給其他人使用。

Stapps推出初期,不少用戶批評使用者介面過於簡陋,團隊隨即作出針對性的改善,並接納Google Play對App於運作上的建議,提升用戶體驗。

Google Play香港 2019年度最佳排行榜剛於12月舉行,Stapps是其中一間獲獎公司。圖片:由Stapps提供

拓展亞洲市場

自推出至今,Stapps累積下載量超過30,000次,並於2019年底獲得Google Play 2019年度最具潛力應用程式獎,與騰訊、競舞娛樂等資歷深厚的科技公司同場競爭。Stapps預期於3月加入更多功能,包括讓家長 / 學生在App內繳交學費,讓導師上載練習及筆記,協助管理補習課堂。現時Stapps的用戶以個人為主,目後計劃加入企業用戶,例如方便補習社在平台上物色導師以及學生。此外,除了正規科目,學習樂器是大勢所趨,Stapps計劃加入興趣類別的導師,為家長 / 學生提供一站式服務。Stapps還計劃日後讓導師在平台進行推廣,以及加入更多與教育相關的內容。

Andy說:「Stapps的模式可以拓展至亞洲不同地方,我們計劃於2020年底前,進入新加坡及台灣市場,因為這兩個地方的文化及教育情況與香港近似。」Stapps雖然已有收入,但是預期2020年底才達致收支平衡。而公司正在接觸不同的投資者,吸納更多資金,以配合未來業務發展。

Stapps獲得Google Play 2019年度最具潛力應用程式獎。
Stapps不時參加活動,向潛在投資者介紹平台的特色及發展。圖片:由Stapps提供

每小時可達500元

Stapps推出以來,最多家長 / 學生找尋英文導師,也有不少人物色普通話、數學導師,中文科則較少。Andy說:「家長 / 學生找尋導師的主要目的是應付各式考試,現時家長緊張子女教育,除了DSE,還會報考IB、GCE等國際試,以便鋪路到海外升學。」除了高中學生,也有幼稚園學生家長找尋導師,教導幼兒英語或講故事;成人教育也有市場,約佔整體一成,主要學習英語,以及應付專業試,例如CFA(特許財務分析師)

小學生的家長,喜歡找尋全科的補習導師,替子女對功課、溫習默書。小學至高中學生的家長喜歡小組上課,讓兩至三名學生一起學習,大家互動,以提升學習氣氛。不少家長喜歡使用聊天室功能,甚至會找同時在線的導師交談,因為他們大多比較心急,希望即時找到合心意的導師。一般而言,補習費用每小時約100至250元,視乎科目及師資等因素,最貴收費達每小時300至500元,主要是教授IB、GCE等國際試,因為導師數目相對較少。

Stapps方便家長/學生隨時隨地找尋補習導師。圖片:由Stapps提供

延伸閱讀:

滙豐Rewards+新增兌換里數、禮品功能 優惠期間Asia Miles里數回贈達4.4%、禮品價格低至半價

電子簽名減低人為輸入錯誤 減少紙張交易 未能普及竟因為普通法?|吳漢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