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娛樂圈靠不住了,她花了半個月工資去學麵點

疫情淡去,娛樂行業受到的衝擊還在。對於失業、降薪的恐懼,對生存方式的彷徨。有人惡補行業技能,有人轉投其他行當。

刷掉5024元學費後,化名倪羅的她成為新東方大興分校中式麵點班的正式學員。34歲的影視傳媒公司中層管理者倪羅,好不容易盼到4月復工,倪羅所在運營部,一周接不到一個影視劇宣傳項目。宣佈降薪30%那天,倪羅的部門很平靜;但兩天后,裁員還是開始了。

一季度全國有6600多家影視文化機構註銷。下游荒蕪的背後,是一整個鏈條的危機。如今寒冬撞上疫情,資本萎縮、退出,千萬人作為生產鏈條上的服務者,處於被拋棄的邊緣。上游的製作方一旦萎縮,演員的事業也被迫匍匐。明星可以投身直播,“腰部藝人”賦閑在家,底層演員熬不起,只能另尋出路。

她認真查詢了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園招聘飼養員的條件,打算去給河馬鍘草、送水、餵食、洗澡……那是一種想像中更詩意,卻更難獲得的生活。人生不再是線性財富積累的遊戲,不再考慮成本和利潤,和剩餘價值無關,不用害羞、煩躁和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