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4,127.85
    +15.07 (+0.06%)
     
  • 國指

    8,441.69
    -7.31 (-0.09%)
     
  • 上證綜指

    3,558.18
    -11.73 (-0.33%)
     
  • 道指

    35,368.47
    -543.34 (-1.51%)
     
  • 標普 500

    4,577.11
    -85.74 (-1.84%)
     
  • 納指

    14,506.90
    -386.86 (-2.60%)
     
  • Vix指數

    22.24
    +3.05 (+15.89%)
     
  • 富時100

    7,580.46
    +16.91 (+0.22%)
     
  • 紐約期油

    86.47
    +1.04 (+1.22%)
     
  • 金價

    1,819.30
    +6.90 (+0.38%)
     
  • 美元

    7.7918
    -0.0004 (-0.01%)
     
  • 人民幣

    0.8140
    -0.0008 (-0.10%)
     
  • 日圓

    0.0679
    +0.0002 (+0.24%)
     
  • 歐元

    8.8373
    +0.0121 (+0.14%)
     
  • Bitcoin

    41,937.45
    +84.93 (+0.20%)
     
  • CMC Crypto 200

    995.36
    -14.03 (-1.39%)
     

996加班影響了青年的幸福感,獲得感和安全感 ,卻又不得加班?

996工作制現象折射在職青年超時工作問題,是當前勞動力市場討論的焦點,釐清在職青年超時工作的現狀,影響因素及其社會心理後果,對於建立和諧勞動關係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勞動力動態調查數據分析發現,超過一半的在職青年存在客觀加班,四成主觀認識加班,但近三分一是被迫加班,四成是無償加班。超時工作在男性,教育程度降低,資源與勞動密集型行業,外國合資企業的在職青年群體中最為嚴重; 但知識技術行業,非生產人員,非外國單位中無償加班比例更高。工作生活空間一體化“引誘”在職青年延長工作時間。在職青年的加班同時遵循經濟效用最大化的原則。超時工作尤其是無償的,非強制加班顯著降低在職青年的幸福感,獲得感(職業獲得),安全感(身體健康安全)。 安全感轉變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各類人員對於勞動效率的要求水漲船高,行業競爭愈演愈烈,導致受僱勞動力的超時工作現象屢見不鮮;加班演變成一種工作“新常態”和職場“新文化”。多超時加班的企業,華為,阿里,京東,蘇寧,拼多等先後被列入“ 996公司名單”。 996非互聯網等行業所獨有,2019年11月娛樂行業的高以翔由於連續錄製17小時綜藝節目而導致心源性猝死,致使996工作制再度嵌入輿論漩渦。 圍繞996工作制對個體生活和勞動權益的影響等網絡討論持續發酵,“ 996”一詞也入選了2019年《咬文嚼字》的十大流行語,折射出996工作制已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加班成為眾多人力的工作“標配”。 晚上熬夜加班,第二天咖啡續命,乾著996的工作,拖著ICU的身軀,996成青年新標籤。眾多青年時常以“感覺身體被掏空”自嘲,調侃不願加班又不得不加班背後的辛酸和無奈。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