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3 小時 48 分鐘 開市
  • 恒指

    18,597.23
    +392.55 (+2.16%)
     
  • 國指

    6,374.44
    +137.72 (+2.21%)
     
  • 上證綜指

    3,151.34
    +1.59 (+0.05%)
     
  • 道指

    34,589.77
    +737.24 (+2.18%)
     
  • 標普 500

    4,080.11
    +122.48 (+3.09%)
     
  • 納指

    11,468.00
    +484.22 (+4.41%)
     
  • Vix指數

    20.58
    -1.31 (-5.98%)
     
  • 富時100

    7,573.05
    +61.05 (+0.81%)
     
  • 紐約期油

    80.45
    +2.25 (+2.88%)
     
  • 金價

    1,783.30
    +19.60 (+1.11%)
     
  • 美元

    7.8100
    0.0000 (0.00%)
     
  • 人民幣

    0.9076
    -0.0085 (-0.93%)
     
  • 日圓

    0.0563
    +0.0003 (+0.46%)
     
  • 歐元

    8.1274
    +0.0654 (+0.81%)
     
  • Bitcoin

    17,066.76
    +589.07 (+3.57%)
     
  • CMC Crypto 200

    405.78
    +5.08 (+1.27%)
     

中美實力差距幾何 普丁遭遇的「金融孤立」給習近平上了一課

【彭博】— 全球經濟分裂成犬牙交錯的兩大板塊,上升期的中國和下降期的美國在貿易,科技、防疫問題上摩擦不斷。這成了我們這個時代主流的地緣政治敘事方式。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引發美國和盟友的制裁後, 中美之間的楚河漢界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寬了,競爭中的力量對比也較之前更不均衡。俄羅斯受到的經濟孤立清晰無比的提醒了世人什麼是美國的實力。

中國正在努力追趕美國GDP,在貿易和製造業方面已經超越美國。但是談到支撐全球經濟的貨幣結構,美國及其美元主導的體系仍然是無可爭議的全球第一。

多年來研究中國對美元挑戰問題的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Eswar Prasad說,「金融實力的根基仍然牢牢掌握在西方世界手中」。

在普丁派兵進入烏克蘭之後,美國及其在歐洲和亞洲的盟友聯手推出的一系列嚴厲制裁行動讓這個趨勢變得再清楚不過。他們把俄羅斯與世界其他經濟領域切割得如此之深,以至於其影響可能綿延多年。

盧布崩潰,俄羅斯央行大部分外匯存底遭到凍結,政府不得不實施資本管制。蘋果、荷蘭皇家殼牌公司等大型跨國企業爭相將業務從俄羅斯撤離。

對於幾周前才宣布與俄羅斯締結「無上限」友好關係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俄羅斯如此快的被世界「孤立」正是一個警示信號,也提醒了我們,為什麼中國領導人如此千方百計想找到替代美元霸權的辦法。也許這件事可能會促使北京方面加快這個計畫。

與此同時,在大洋彼岸的華盛頓,美國領導人慷慨激昂的炫耀著美國的貨幣實力。

總統拜登在國情咨文演講中表示,「將來的史書會說普丁因為入侵烏克蘭而讓俄羅斯走向衰弱,但世界其他地區將變得更強」。他還說「在民主與專制的鬥爭中,民主力量正在上升」,這句話多半是在譏刺中國。

現在任何人宣布獲勝都還為時過早。畢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造成的衝擊波才剛剛開始。

全球化的衰敗

投資者已經在為迎接一個更加分裂的全球經濟時代做準備。在美國,當德國這種長期來不願意加大國防開支的國家突然承諾增加軍費開支後,軍工股出現一輪暴漲。而在中國,與建立國內自主開發的跨境支付結算系統有關的企業股價也是一路飆高。

許多經濟學家承認這種兩極分化態勢的真實存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總裁Adam Posen稱之為「全球化的衰敗」。他說,這發端於美國前總統川普的對華貿易戰,後來一直持續了整個疫情期,經濟轉向「內向性」。如今這個趨勢進一步加快了。

Posen說,「很長一段時間來,每個人都在說中美的分化以及全球經濟的撕裂」。

他以往對此持懷疑態度,但現在認為「這個說法的確沒錯」,隨著國家之間日益「好鬥」,最終全球經濟將出現生產力和創新力下降,所有地區的消費者都將付出代價。

但至少在短期內,有理由認為中國不會急於站在俄羅斯一邊,從而與美國發生全面經濟對抗。到目前為止,習近平還在「走鋼絲」。

彭博專欄:北京在俄烏問題上的騎牆策略能保持多久?

雖然中國拒絕對俄羅斯實施金融制裁,且很可能通過購買石油,天然氣和小麥來幫助其度過制裁風暴,但中俄「無上限」的友誼似乎正在看見天花板。中國官員多次談到俄烏儘快停火的必要性,一些中資大銀行據悉已限制與俄羅斯大宗商品有關的貿易融資。

這種模式過去就有先例:中國可能不同意西方制裁的政治目標,但往往會避免直接硬杠。例如,就連中國國有銀行都遵守了美國對香港領導人的制裁措施。特首林鄭月娥在2020年表示,她家裡放了「一堆現金」,因為美國的制裁措施令她無法使用基本的銀行服務。

「中資銀行實際上對美國財政部的制裁決定是很小心的,」布魯金斯高級研究員,前美國財政部駐北京代表David Dollar表示。 「中國的幾大銀行其規模在世界上也是數一數二,它們與全球金融體系融合很深。所以這方面會相當謹慎。」

「壞事」

中資行之所以這麼小心,其根本原因在於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和全球經濟的聯繫度遠比俄羅斯緊密。事實上,在擺脫川普貿易戰的一切影響後,中國融入全球的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

新冠疫情期間,中國對外出口屢創歷史新高。滙豐經濟學家的一項分析發現,過去三年,當中美脫鉤和經濟冷戰一說盛行時, 中國的外貿成長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五倍左右,與全球其他地區不同的是,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也在一路攀升。

澳大利亞昆士蘭格裡菲斯大學高級講師,《The Rise of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一書的作者Hui Feng表示,對於中國來說,放棄這些經濟成就,和俄羅斯並肩站到西方的對立面對中國是件壞事,的確中國能獲得便宜的俄羅斯石油和其他能源產品,但也會受到結構性的科技和投資脫鉤影響。

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將放棄挑戰美國金融霸主地位這一長期目標。聯儲會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周四在出席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聽證會時表示,俄烏戰爭可能促使中國加快相關努力。

多年來,中美在某些方面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金融脫鉤。美國不滿中國在美國重要行業開展併購活動。川普任內,美國打壓在美上市中國公司。一些中資企業開始重新考慮上市地。

去年違背北京意願在紐約進行了規模44億美元IPO的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計畫將上市地轉到香港。保險公司富衛集團也提交了赴港上市申請。

彭博專欄:習近平是在烏克蘭的事上被普丁擺了一道嗎?

起步太低

與此同時,北京正在加強經濟防禦。習近平已下令加快推動半導體等關鍵工業零組件自給自足。多年來,中國企業購買了大量鈷等戰略性礦產。

金融方面,中國創立了數字人民幣,可能很快就會為跨境使用做好準備,還有一個名為CIPS的跨境支付系統,用於替代將俄羅斯銀行剔除出去的SWIFT系統。

這些措施將有助於中國企業和其他機構在遭到制裁衝擊時繞過美元體系,比如說,如果北京武力攻台,很可能就會遇到制裁。

Rhodium Group分析師在周四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隨著中俄交易的增多,CIPS可能很快獲得更多使用。但這目前只是避免制裁的一個有限工具,該系統只有75個參與方,且都是中資銀行的海外分行,和SWIFT的銀行間報文傳送系統無法相提並論。

中國央行也在力圖實現外匯存底多元化,降低美國國債的權重,不過目前中國仍是美債第二大外國持有人,總額高達1.1萬億美元。

就所有這一切而言,中國面臨的問題是起步點都太低。

中國希望建立一個能與美元主導的貨幣體系相抗衡的系統並鼓勵全球更廣泛使用人民幣,但迄今這種努力還沒有取得太大成功。人民幣通過SWIFT在全球支付中所占比例剛剛超過3%,在官方外匯存底中的比例僅2.7%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中心主任,經濟學教授黎麟祥表示,目前還不清楚中國可以採取什麼措施來加快這一進程。他說,國際貨幣體系自身有很大的慣性。

分裂的世界

從政治上看,美國及其歐洲盟友在針對俄羅斯的外交和金融戰役中已獲得全球廣泛支持。在最近舉行的聯合國緊急特別大會上,141個國家投票贊成譴責普丁的入侵行為,35個國家棄權。只有白俄羅斯,敘利亞,北韓、厄立特裡亞和俄羅斯自己投了反對票。

新加坡政府表示將單方面制裁俄羅斯,這是新加坡數十年來首次在沒有聯合國安理會支持的情況下制裁一個國家。傳統的中立國瑞士也加入了這一行列。

但也有重要的不同意見者。墨西哥和土耳其等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拒絕制裁俄羅斯。沙烏地等石油資源豐富的海灣國家尋求保持中立。長期以來一直依賴於俄羅斯提供軍火的印度也是這個態度。

在去年12月普丁訪印期間,印度承諾將雙邊貿易提高兩倍,俄羅斯國有石油巨頭Rosneft還和印方簽署了一項大額的石油供應協議。

紐約城市大學經濟學教授Branko Milanovic表示,這種中立地位可能會給那些努力不摻和到西方和主要經濟對手對抗局面的金融中心帶來回報。

他認為,俄烏衝突和西方的回應都指向資本的「碎片化」,在這個世界中,資本不能像前半個世紀左右那樣自由流動。企業和超級富豪以及中央銀行將尋找安全的資產存放場所。

像孟買這樣的地方在Milanoovic的榜單中排名很靠前。 他說,「這是一個大型金融中心。印度是個民主國家,沒有扣押資金的前科,他們也沒有這麼做的動機。印度不屬於西方,而且正如我們在俄羅斯危機中所看到的那樣,美國無法左右印度的政策。」

你中有我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正是中美之間深厚的經濟紐帶才能阻止兩國之間發生更廣泛的金融甚至軍事衝突。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研究中國法律體系的專家張湖月就持這種看法。以華為和中興通訊為例,她認為,中國以前一直被迫面對美國制裁的影響,現在已經摸索出了應對辦法。

中國與美國的盟友也有經濟聯繫。中國是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的核心國家,這個重要的地區貿易協定中包括日本,澳大利亞和紐西蘭,但沒有美國。

像蘋果和特斯拉這樣的美國企業仍希望在快速成長的中國消費者市場銷售他們的產品。即便是在最近的動盪和由此引發的通膨加劇之後,中美相互交纏的供應鏈也證明了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因為互有需求,所以局勢應該不會升級太多。

張湖月表示,中美經濟的相互依存性將是維護和平的最佳屏障。

「重大誤判」

華盛頓的一些人認為,中國在與俄羅斯結盟這件事上存在誤判,而且中國被美國領導的對俄制裁運動的力量所震驚。

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Jude Blanchette說,「在俄羅斯災難性的入侵行動開始前與莫斯科過於交好,北京顯然在地緣政治上犯了一個非常重大的錯誤,過去一周半他們的笨拙反應正說明了他們吃得虧有多大。」

其他人則認為美國對其貨幣實力的主張存在風險。智庫Atlantic Council地緣經濟中心的主任Josh Lipsky表示,雖然美國及其盟友揮舞著「我們能想象到的最重的金融之錘」,但它並沒有能夠阻止俄羅斯的軍事攻擊。

Lipsky說,從長遠來看,一個風險是戰爭可能會以俄羅斯占領烏克蘭全境或部分地區並成立傀儡政府而結束。這將引發人們對美國展示的金融實力有效性的質疑。

從歷史上看,世界有理由擔心全球經濟會分裂成兩個相互對立的陣營:就像埋下二戰陰影的1930年代一樣。隨著俄烏戰鬥的日趨激烈,俄羅斯威脅要動用核武庫,基輔和烏克蘭其他受困城市的戰情發展給有關未來金融安排的討論投下了陰影。

中國銀保監會首席顧問沈聯濤說,大家都陷入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從當前的軌跡看,每個人都是輸家。

彭博專欄:普丁打開了地球的「核噩夢」空間

原文標題

Putin’s Financial Isolation Is a Cautionary Tale for Xi Jinping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