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離地政府 窮住戶何辜

·4 分鐘文章
天台屋的居住環境十分惡劣。
天台屋的居住環境十分惡劣。

本港堪稱國際城市,卻有逾22萬劏房人士以豪宅呎價,屈居於狹小劏房之中,令人蒙羞。立法會昨日三讀通過《2021年業主與租客(綜合)(修訂)條例草案》(下稱劏房租務管制草案),規定劏房業主續租租金加幅以10%為上限,並須為租客提供4年租住權保障等。此草案刊憲後3個月,最快明年1月下旬生效。惟條例最終未有訂立起始租金,變相讓業主任意開價。多名議員及團體狠批條例漏洞多多,勢令劏房市場出現「加租潮」;另有業主代表料會有約一成劏房業主退出市場,推算至少逾兩萬劏房戶因而流離失所,形容大批劏房戶「一係捱貴租、一係瞓街」!

葛珮帆:逾廿萬人居劏房籠屋

立法會昨日以37票贊成、2票棄權下,通過三讀劏房租務管制草案。草案建議劏房續租時租金加幅以10%為上限,同時設立「2+2」的優先續租權,即租戶可連續租住4年。但草案未有規管每份租約起租時的租金,即起始租金,惹來批評。議員葛珮帆直斥香港作為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但竟然逾20萬人居住在劏房及籠屋等,形容需在立法會審議有關草案實在「好醜」。她指出本港劏房已存在「十幾廿年」,對政府以缺乏數據為由拒絕設立起始租金說法感到不解。葛又提到,有大學畢業生為免收入超過公屋入息水平,特意尋找低薪工作,令原本可以十分上進的年輕人,為求房屋而無奈「躺平」,反問如何不怨恨政府。

促平等分配資源 加快起樓

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鄭泳舜則表示,其主力服務的深水埗區劏房不斷增加,情況令人不忍卒睹。他指劏房戶差劣的居住環境,往往出現消防安全和衞生問題,促政府於搜集到更多數據後,在兩年後實施起始租金。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批評草案漏洞甚多,除未有訂定「起始租金」、維修責任又不清不楚,擔心劏房經營者可藉條例生效前的「空窗期」避過管制。

議員石禮謙直指劏房問題不是房屋問題,而是社會問題,認為社會要共同富裕,要平等資源,只可惜社會在衣食住行都相當不平等,「樓價高但人工無增長」,而且有不少無良業主。他更提到不少長者勞碌一生,但每年有5,000至6,000人死在劏房、籠屋,批評政府政策拖延時間,起屋需時長達20年,供應少導致價格高企,促請改善程序,加快起樓。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表示,聽到議員的聲音後心情非常沉重,但心靈亦受到洗滌。對於未有設立起始租金,他重申因為每個單位的位置和質素不一,因此政府在未掌握劏房市場的數據下並不適合製訂。陳指差估署將會成立專責小組,並以不同渠道宣傳新的規管制度、設立部門熱線回答市民查詢,以及擬定個案調查和執法的措施。

劏房戶張女士表示,與兩名子女同住觀塘一個80呎單位,每月需交租5,000元。其業主表明因應租管即將成立,因此加租500元,加上單位要維修,他們只住了一年被業主迫遷,最終他們無奈搬離單位,更只能找到更貴租、租金約6,000元且差不多呎數的單位暫住。

業主退場 劏房戶隨時瞓街

香港業主會會長佘慶雲指當初正是政府起不夠公屋,令劏房行業應運而生,如今政府推出劏房租管,料條例通過後,既無新業主願意入市做劏房生意,現有劏房業主會退出市場,本身經營4間劏房的他指,已將相關單位賤價售出「退場」,他預計約一成劏房業主退出,估計逾兩萬劏房戶要另覓住處,「當他們同時間搵房住,租金自然高,勢捱貴租或等瞓街」。

本港有二十多萬人居於劏房。
本港有二十多萬人居於劏房。
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
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
房委會3年上樓的承諾難以兌現。
房委會3年上樓的承諾難以兌現。
石禮謙指劏房是社會問題。
石禮謙指劏房是社會問題。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