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愛股卡夫亨氏的高股息真是好得令人難以置信

·4 分鐘文章

卡夫亨氏(Kraft Heinz)(NASDAQ:KHC)在過去一年實現了令人驚訝的轉變。 2020年初,這家包裝食品巨頭仍在努力應對銷售疲軟、利潤率下降、大幅撇帳、削減股息,以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公司會計方法和延遲提交文件而進行調查。

然而,疫情導致消費者囤積卡夫亨氏的包裝食品,集團自機業務銷售額再次開始上升。 因此,公司股價在過去12個月上漲逾40%,並且在2019年削減36%派息後,它仍然支付3.7%的高預期股息率。

卡夫亨氏的股票只是預期市盈率16倍,也很便宜,隨著市場從增長股轉向價值股,這可能使它成為一項有吸引力的投資。但在投資者認為卡夫是一隻被低估的派息股前,他們還應該認識到該公司最大的問題。

它的派息比率仍然很高

卡夫亨氏的股息支付消耗公司2019年和2020年通用會計準則(GAAP)盈利逾100%。在non-GAAP基礎上,不包括撤資、撇帳、減值、股票花紅和其他“一次性”費用,派息比率仍然低於100%。

期間

2019財年

2020財年

2021年Q1

每股股息

$1.60

$1.60

$0.40

每股盈利(通用會計原則)

$1.58

$0.29

$0.46

每股盈利(非通用會計準則)

$2.85

$2.88

$0.72

好友可能會聲稱卡夫的以盈利為基礎的派息比率將長期穩定,特別是如果我們只留意公司非通用會計準則盈利,但這些費用仍將減少公司現金頭寸。

應該首先減少債務

卡夫的自由現金流(FCF)在2020財年飆升56%至43.3億美元,因為公司在整個危機期間的自然業務銷售額增長6.5%。

公司自由現金流在2021年第一季度再次同比增長619%至5.83億美元,這要歸功於與一年前疫情影響帶來低基數比較,因為其自然業務銷售額增長2.5%。

在過去12個月,卡夫僅將FCF的41%用於派息,而較低的現金派息比率表明支付仍然是可持續的。卡夫在過去兩年逐漸減少了長期債務,但公司淨債務與經調整EBITDA比率仍然很高。

期間

2019財年

2020財年

長期債務

282.2億美元

280.7億美元

淨債務與經調整EBITDA

4.3

3.7

卡夫有足夠的現金來支付長期債務的當前部分(1.26億美元),但在支付大筆股息前,應先改善資產負債表才是更合理做法。

它應該投資新產品和營銷活動

卡夫多年來一直在苦苦掙扎,因為它專注於削減成本,而不是投資新產品、購買增長更快的品牌和發動新營銷活動。今天,它仍然堅持“以零為基礎”預算戰略,削減現有業務的成本,以釋放更多現金。

這種節儉的做法可能會支撐公司營業利潤率,尤其是在競爭和通脹擠壓公司毛利率的情況下,但它也可阻止投資新產品和營銷活動,以保持競爭力。

在疫情結束後,購物者可能會儲存更少雜貨,並再次變得更加挑剔。來自更健康和私人品牌的競爭將加劇這種壓力。在疫情前,這些趨勢已經傷害了卡夫亨氏,並且在危機結束後可能再捲土重來。與其每年支付近20億美元股息,我認為卡夫亨氏應該減少有關支付,並將更多的資金投入業務中。

卡夫亨氏仍有很多需要證明的地方

兩年前掌舵的卡夫亨氏 (Kraft Heinz) 行政總裁Miguel Patricio,似乎正在穩定公司業務。但公司近期的大部分增長應歸因於疫情,而不是公司核心業務的有意義的改善,分析師仍預計公司年收入將在未來兩年內下降。

卡夫亨氏可能不會很快削減股息,但投資者最好還是選擇General Mills(NYSE:GIS),該公司面臨的近期逆風較少,預期收益率為3.3%,預期市盈率僅為17倍。可口可樂(NYSE:KO)是一隻股息之王,其預期市盈率為23倍,收益率為3%,並擁有更強大的品牌。

在過去五年中,這兩隻股票的股價表現都明顯優於卡夫亨氏。基於所有這些事實,我認為卡夫亨氏的股票很便宜,但箇中原因很明顯,而且它的高股息簡直好得令人難以置信。

編輯:Cyrus

相關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HK MoneyClub (www.hkmoneyclub.com)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