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608.94
    -259.77 (-1.38%)
     
  • 國指

    6,605.24
    -96.54 (-1.44%)
     
  • 上證綜指

    3,088.87
    -27.52 (-0.88%)
     
  • 滬深300

    3,601.48
    -40.32 (-1.11%)
     
  • 美元

    7.8129
    +0.0047 (+0.06%)
     
  • 人民幣

    0.9264
    -0.0005 (-0.05%)
     
  • 道指

    39,101.22
    +35.96 (+0.09%)
     
  • 標普 500

    5,293.84
    +26.00 (+0.49%)
     
  • 納指

    16,857.18
    +121.15 (+0.72%)
     
  • 日圓

    0.0495
    +0.0000 (+0.02%)
     
  • 歐元

    8.4742
    +0.0314 (+0.37%)
     
  • 英鎊

    9.9420
    +0.0300 (+0.30%)
     
  • 紐約期油

    77.53
    +0.66 (+0.86%)
     
  • 金價

    2,338.80
    +1.60 (+0.07%)
     
  • Bitcoin

    67,891.56
    -28.64 (-0.04%)
     
  • CMC Crypto 200

    1,414.02
    -54.09 (-3.69%)
     

中資券商收縮研究業務 昔日風光無限的分析師如今卻面臨職業困境

【彭博】-- 中資券商的行業分析師們正處於殘酷的處境。

中資券商聘請了數以千計的員工對經濟、不同行業及資本市場等進行研究並發布報告,經歷了多年擴張之後,當前行業正在面臨收縮。

在決定不接受降薪和更嚴格的業績考核指標後,國泰君安證券的幾位首席分析師近期提出辭職。深圳一家券商一季度裁掉了40%的分析師,並將2023年獎金削減逾50%。其他不少券商正在縮減餐飲和差旅預算以控制成本。

知情人士稱,券商研究業務的調整主要因為資本市場長期低迷導致交易佣金減少,而且政府收緊對分析師可發表研究報告內容的嚴格審查等形勢變化。這與幾年前的行業繁榮截然不同,當時券商大舉招聘,給明星分析師開出的薪酬高達1,000萬元人民幣(140萬美元)甚至更高。

「現在全行業降費了之後,這種研究的泡沫就被戳穿了,」前銀河證券首席策略師、現中閱資本負責人孫建波稱。

國泰君安沒有回應置評請求。報導採訪了近20位行業分析師,因未獲授權發表評論或個人薪酬問題等因素而要求匿名。

現年28歲的Amy表示,她2月失去了在上海一家中型券商擔任新能源行業分析師的工作。她說,她以前所在團隊的分析師數量從7人減少到2人。

幾周後,她在一家規模較小的證券公司找到了一份薪水低40%的類似工作。「沒有選擇,」她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得有一份工作,再看看接下來的機會。」

薪酬

長期以來,中資券商一直用交易佣金 —— 即所謂的「派點」 —— 而非預測準確性,來評判分析師的研究工作。這種佣金促使券商大舉擴充了研究團隊,並慷慨地向分析師提供有競爭力的薪酬待遇。

廣告

中閱資本數據顯示,過去十年中國的賣方研究分析師數量成長了近70%,目前超過4,800人。中金公司擁有超過300名註冊分析師,中信證券擁有近200名研究分析師。

獵頭公司伯樂的總監Brook Zhang表示,進入「新財富」等熱門排行榜前列的資深分析師,可輕鬆獲得1,000萬元人民幣年薪。

專注於金融專業人士招聘領域的Zhang表示,擁有10年經驗的分析師可獲得大約80萬元人民幣的基本薪資,有5年經驗的通常薪資在50萬元左右。年終獎通常相當於大約10至12個月的基本薪資;好的時候可以達到24個月,差的時候可能只有3個月。

然而,現在情況正在發生變化。中國去年末提議下調公募基金佣金費率,並要求被動股票型基金產品不得通過證券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務等費用。與此同時,在經歷三年連跌後,投資者對於中國內地股市的熱情有所降溫,進而也削弱了對股票研究的需求。

自營交易和投資銀行等其他業務的成長也乏力,促使券商削減成本。中國救市措施導致券商自營業務的賣空和淨賣出受到限制。過去一年中國的首次公開募股(IPO)活動也急劇放緩,投銀業務收入受到衝擊,而且隨著北京收緊上市規定並加強對IPO相關違規行為的審查,這種困境料將持續。

中國證券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22年中資券商利潤總額下降逾20%,告別了連續三年的成長。2023年利潤進一步下滑3%。

幾無唱空

中國的分析師很少給予股票「賣出」評級。他們對在研究報告裡發表的言論,也不得不愈發謹慎。

一些負面結論曾引起不必要的公眾關注。去年夏天,高盛分析師建議賣出中資銀行股,他們的看空觀點遭到了中國官方媒體《證券時報》批評。

中金公司在2023年末警告其分析師,無論是在正式場合還是非正式場合討論經濟或市場形勢,都要避免發表負面評論。該行業還曾發生過分析師評選賽事的拉票醜聞。

基金經理們表示,所有這些都降低了中國券商研究的質量。「現在市場上同質化的無效的研究太多了,目前的研究所是當成一個公關部門來做的,實際上注重的是公關,就是到處去拜訪,」孫建波說。

令券商處境雪上加霜的是,中國加強金融行業審查,而且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推動「共同富裕」,這引發了降薪潮和整個行業節約開支。跨國銀行這一年多來也不斷裁減專注於中國的工作崗位,華爾街機構的多數亞洲高級投資銀行家薪酬也降至近二十年最低。

在一些券商去年縮減了差旅費用後,各機構已加碼降成本。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兩家中型券商對研究部門整體差旅路演費用總額設置了上限,這意味著一同出差的團隊必須分割額度。其中一家券商將招待客戶的預算限制在每餐200元人民幣,不管人數多少。

香港大學金融教授陳志武表示,中國的分析師往往傾向於發表正面觀點,這降低了他們研究的可靠性和實用性,這會危及他們的工作。

「我認為裁員反映了證券業務的結構性變化,因此將是永久性的」,而非應對市場低迷的暫時之舉,他說。

孫建波表示,龐大的分析師隊伍需要縮小。「現在算是過剩的研究產能出清的初級階段,這個過程會很長很困難,」他補充道。

原文標題Million-Dollar Analyst Jobs at Risk in China Research Pullback

--聯合報導 Vicky Wei.

(更新第二個小標題後的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4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