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幣都有「基本因素」?高盛教你計!

·4 分鐘文章
如何為加密貨幣估值?高盛給出了一個量度加密貨幣「基本因素」的方法。
如何為加密貨幣估值?高盛給出了一個量度加密貨幣「基本因素」的方法。

為加密幣估值並不像為股票估值般容易。一隻股票就是一家公司,你可以看到公司的欠債,還有公司的盈利、成本、收益、趨勢去估量一下它的價值。

就加密幣來說就含糊得多,因為幣值與盈利、收益或任何可作估值的基本因素一般沒有連繫。幣價與大眾意見關係更大,另一種說法就是網絡效應。

在高盛經濟研究部本周的一份研究,撰寫人Zach Pandl 及Isabella Rosenberg就發掘一些與股票基本因素相當的數碼資產估值元素。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在此之前,撰文者曾指出為貴金屬如黃金(儲值資產)衡量價值的條件可以用來看例如比特幣一種的資產。其中最大的差異是黃金並沒有一個用家網絡。

但社交媒體就有了。

「加密幣的價格應與他們使用渠道的價值相關,就像為社交媒體公司如Facebook的股價估值一樣,需將其擁有的網絡計價。」撰稿者寫道: 「因此,我們將加密貨幣估值與量度網絡規模的指標比較,類似於以每月活躍用戶 (MAU) 等指標量度社交媒體估值的方式。」

一種思考加密幣基本因素的方法

高盛分析師使用區塊鏈地址來估計網絡上的用戶數量(例如比特幣或狗狗幣),並將其與貨幣的市值(流通中的硬幣數量乘以硬幣的價值)進行比較。他們比較的對象包括比特幣、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Dash、以太坊、以太坊經典(Ethereum Classic)、Litecoin、XRP/瑞波幣和 Zcash。

基於你的私隱偏好設定,此內容無法提供。
如要查看此內容,請在這裡更新你的設定。

他們寫道:「我們在不同界別的數據中觀察到,市值與網絡規模之間有明顯的相關性。」

然而,問題的相關性有多大。在網絡效應推使之下,數值往往跟參與者數量(或「節點」)的平方成正比。 (所以 10 個節點的數值為 100,9 個節點的數值為 81。)在這個理論中,數值與節點間的連接數量相關。

但是對於加密貨幣資產,已經有一個真正的價值——市值——因此高盛分析師研究了參與者數量與市值之間的關係,以了解它是否與他們在這八個加密貨幣中觀察到的「明顯相關性」保持一致。

分析師寫道:「加密幣市值通常與網絡規模呈正相關,而市值的增長速度比網絡增長速度要高。」他們根據歷史數據計算得出的平均增長曲線,類似於「價值 = 用戶數量的 1.4 次方」。這給出了基本因素「理應」為何的基準比率,類似於使用過往市盈率作為股票「理應」的定價基準。

比特幣的市值遠高於其「基本因素」

對於比特幣,基於用戶增長量度的價值(其「基本因素」),與其實價值——即市值——有嚴重偏差。

分析師表示,在過去幾年中,比特幣的價值比2018年的平均水平上漲了520%,而其網絡僅增長了60%到 100%(視乎由2018年哪個位置算起)。 

一些因素,例如市場情緒,使事情進一步複雜化。
一些因素,例如市場情緒,使事情進一步複雜化。

根據其用戶增長,比特幣價值的增長應該較低——90% 到 150%——而不是 520%。

這再次說明,這數字可以代表比特幣「基本因素」的增長(就像股票一樣),但它並不是現實的全部。

其基本價值與市值之間的差異,意味著它要麼現在被低估,要麼在 2018 年被低估,或者兩者皆是。又或者,還有其他因素正在起作用,比如比特幣被認為是酷的、新的、一種快速致富的簡單方式,或以其他方式有吸引力。

其中一些因素,例如市場情緒,使事情進一步複雜化。但實際上有不少人是因為情緒因素而使用加密資產——無論他們是加入網絡並創建地址,還是買賣加密貨幣。

這就是為什麼查看這些網絡「基本因素」,只是估值工具箱中的一套工具。

「價格上漲可能會產生更多的投機交易活動,從而刺激增長。基於這原因,網絡活動變得頻繁可能並不代表加密貨幣的「基本因素」改善:僅僅因為投機交易增長,不會令平台透過網絡效應而獲得更大的經濟價值。」Pandl 和 Rosenberg 寫道。「要使加密貨幣網絡具有可持續的價值,活動將需要由非投機性的使用例子來驅動。」

他們補充說,目前這些例子還未出現。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