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4 分鐘
  • 恒指

    16,627.14
    -98.72 (-0.59%)
     
  • 國指

    5,719.46
    -45.64 (-0.79%)
     
  • 上證綜指

    2,977.02
    -27.86 (-0.93%)
     
  • 滬深300

    3,453.36
    -36.38 (-1.04%)
     
  • 美元

    7.8243
    +0.0007 (+0.01%)
     
  • 人民幣

    0.9194
    +0.0003 (+0.03%)
     
  • 道指

    39,131.53
    +62.43 (+0.16%)
     
  • 標普 500

    5,088.80
    +1.77 (+0.03%)
     
  • 納指

    15,996.82
    -44.78 (-0.28%)
     
  • 日圓

    0.0518
    +0.0000 (+0.08%)
     
  • 歐元

    8.4737
    +0.0085 (+0.10%)
     
  • 英鎊

    9.9090
    -0.0030 (-0.03%)
     
  • 紐約期油

    76.27
    -0.22 (-0.29%)
     
  • 金價

    2,042.20
    -7.20 (-0.35%)
     
  • Bitcoin

    51,444.86
    -268.54 (-0.52%)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中国实际利率飙升 料将拖累2024年的经济增长

【彭博】-- 鉴于通缩压力挥之不去,同时央行可能会避免大幅下调政策利率,中国的实际借贷成本在2024年料将保持高位,从而对经济增长构成另一重威胁。

虽然今年央行已经下调政策利率,商业银行也调降了基准贷款利率以支持经济活动,但是中国的实际贷款利率已大幅攀升。据彭博新闻社计算,这一经通胀调整并反映实际借款成本的利率已经超过4%,甚至可能接近5%,即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那是因为消费和出厂价格的下跌速度远快于平均贷款利率,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央行和大型银行设定的基准利率的变化。基准的1年期贷款最惠利率(即LPR)为3.45%,比实际贷款利率真正估计水平要低大约150个基点。

麦格理集团中国经济主管胡伟俊说,中国的实际利率相当高,而且还在上升。他补充道,除了导致企业借款成本居高不下之外,高利率还意味着“居民更倾向于储蓄”。

考虑到中国今年已然面临商业信心疲软以及居民更可能存钱而非花钱的挑战,这是经济的不祥之兆。

问题是,没有太多迹象表明实际利率会出现逆转。中国11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创出三年最大降幅。中国最广义的物价指数 —— GDP平减指数 —— 今年连续两个季度为负,为2015年以来首次。

通缩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有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即基于对价格将继续下跌的预期,消费者什么都不买。由于对未来需求没把握,企业也可能减少生产和投资。数位经济学家认为,压力将持续到明年:高盛集团经济学家预测,2024年CPI将仅按年上升0.5%,野村控股分析师预计上升0.6%。包括澳新银行经济学家在内的一些人认为价格可能会下跌。

彭博经济研究称...

“如果没有强大的催化剂来抵消房地产市场的下滑—这是通缩下行趋势的主要驱动因素—我们认为CPI通缩至少持续到2024年上半年的可能性为50%。需要更有力的政策支持来刺激需求。” “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推动因素来抵消房地产市场下滑 —— 通缩性下行的主要驱动力 —— 的影响,我们预计CPI通缩有50%的可能性会持续并至少贯穿2024年上半年。需要更加有力的政策支持来刺激需求。”

— 经济学家Eric Zhu

点击阅读报告全文

在政策制定方面,当局通过大幅降息支持经济面临一些限制。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的表述没有使用“有力”一词,而是提到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措辞的调整暗示对未来的货币宽松政策会更加谨慎,2024年的降息幅度可能会非常小,重点将转向财政政策发力。

今年中国央行两次小幅下调政策利率,体现出近年来对刺激措施的克制态度。决策者希望留有行动余地,避免房地产等高风险行业债务堆积。降低利率还会让银行已经跌至纪录低点的净息差承压。此外,只要美联储保持利率处于高位,人民币前景就会存在不确定性。美联储预计要到明年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会开始降息。

“实际利率固然重要,但显然中国央行能做的相当有限,”龙洲经讯中国经济学家何炜表示。“中国央行不可能让利率与CPI的变化相匹配,这意味着利率要大幅调整,而这与其方针极为相悖。”

何炜表示,如果房地产行业恶化,中国央行可能明年会继续小幅下调政策利率,不过幅度只会在10到20个基点左右。只要降息,都需要银行同时降低存款利率,以保持盈利能力。

原文标题China’s Surging Real Borrowing Costs to Drag on Growth Into 2024

--联合报道 Wenjin Lv.

(新增后四段)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