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澳大利亞央行對負利率大聲說不 幫助該國債市成為投資熱土

Ruth Carson
·3 分鐘文章

【彭博】-- 澳大利亞央行拒絕接納負利率前景,正使該國成為全球債券管理公司最熱門的目的地之一。

中央銀行不願考慮低於零利率的日子,將其與已開發市場其他同行區分開來,吸引了PGIM Inc.和摩根資產管理等機構,來到這個規模4,820億美元的主權債券市場。澳大利亞10年期國債殖利率對美國國債的折讓,在3月反轉至升水,當時聯儲會削減借貸成本,刺激人們押注美國利率明年將轉向負值。

目前,澳大利亞債券「得到了有競爭性的良好支持,它們代表了一個很好的價值儲存庫,與大多數已開發市場相比」,現在投資不需要那麼大的信心飛躍, PGIM固定收益的全球債券負責人兼首席投資策略師Robert Tipp說。投資者應考慮「以核心方式做多澳大利亞」。

據彭博博巴克萊指數,一個衡量澳大利亞債券的指標在G-10國家中表現最好的,顯示截至6月1日的第二季度總回報9%。

澳大利亞央行承諾將三年期基準殖利率維持在與現金利率目標一樣的0.25%,這維持了對澳大利亞債券的需求。這與地區鄰國紐西蘭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公開討論負利率,還有日本,該國自2016年以來基準利率一直低於零。

「量化寬鬆措施和澳大利亞央行對負利率的姿態,正在幫助維持殖利率在正值,這可能對某些人具有吸引力,」Kapstream Capital的投資經理Raymond Lee說。他做多三年期的澳元債券,以對沖風險較高的信用押注。「與像紐西蘭這樣的負殖利率觀念的地區相比,甚至像聯儲會這樣將殖利率維持在較低水平的美國相比,都具有殖利率優勢。」

殖利率的魅力

在日興資產管理駐東京的首席全球策略師John Vail看來,澳大利亞央行的殖利率控制,可能對那些遭到11.7萬億美元的負殖利率債務逼迫的投資者格外有吸引力。

「從某種意義上說,殖利率曲線控制代表著幾乎是無限的火力」,Vail說。 「與其他工具(例如負利率)相比,它對銀行系統甚至對匯率的破壞要小得多--有些人會被吸引。」

澳大利亞債券對紐西蘭而言尤其突出,紐西蘭的掉期市場開始反映2021年實施負利率的機會。

「澳大利亞的長期債券有一定的價值,」倫敦BlueBay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經理Kaspar Hense說。「投資者沒有多少騰挪空間,尤其是在AAA級小國尋求殖利率時。」

外國投資者擁有超過50%的澳大利亞主權債券,並且有跡象表明,在第一季因冠狀病毒疫情引發的紀錄拋售之後,需求正在反彈。

原文標題World’s Hottest Bond Market Fueled by RBA’s Big No to Below Zero

(新增小標之後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